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残梅03、04

新手写文,情节安排不周望大家多包容。
标题线索出现较晚
以上,下面正文
—————————————————————
3.
再次见到叶秋是两年后神之领域里的国宴上。
轻裘宝带,美服华冠。整个大厅里弥漫着奢侈腐败的气息。
但是偏偏在僻静的一角,昏暗的烛火下,一双墨色的眼眸中映出跳跃的火光。
韩文清离席,从烂醉的众人中间顺着身影追了出去。围绕皇宫的是人工凿成的水道,长而不绝。繁密的树丛将人从头到脚湮没。月下黑色的流水静静地流淌着,仿佛因为过多的奢靡也沾染着美酒的味道,随水波漫溯,醉人而不自知。韩文清觉得自己因为今夜的酒精作用有些眼花,那个身影在因为水波反射而显得粼粼的月光中停驻,模糊不清得钩出一个他熟悉的轮廓。
除了手中提着一柄白伞而非是他所熟悉的纯黑的却邪,韩文清眼中的人除了比起两年前瘦了,透露出近乎病态的苍白之外和叶秋无异。那人用手上的伞拨开眼前交错的枝干,只是径直地向韩文清走来。
韩文清从来不相信叶秋在两年前就那样凭空消失,但他也不曾在脑海中抱有与他重逢的幻想,他很实际,虽然他有时候还会看见叶秋有些无所谓的笑,想起他微扬的嘴角,但他知道叶秋不会再回来。不是擅长缅怀别人的人,即使是那个和他争斗,但也相知的人,即使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叶秋抱有着什么样的感情,也毫不例外地被他选择了忘记。叶秋毫无音讯的这两年,他依旧像往常一样置身于繁忙的事务和不断地出征里,把所有的东西一点点从心里剔除掉。但是就在他心中叶秋的身影都要渐渐模糊的时候,这样突如其来的相遇让他稍微因为惊讶而无所适从了。这个人又这样出现,打乱了他早就安排好的脚步。所有的记忆在一瞬间潮水一样涌上来,压得韩文清觉得胸口一阵刺痛。自己在怕什么?韩文清从来都未曾体验过这样的感受,不但是对于叶秋这个失而复得的人,那种原本已经被忘记的复杂情感让他无从下手。
来人只是一步步向他走来,带动着轻轻地夜风。他向他笑,那种特有的嘲讽的笑,嘲讽自己身为征战沙场的将军连死亡都不畏惧,竟会被内心的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影响。他说,老韩,我回来了。但我不是叶秋,我叫叶修。
韩文清肯定这就是叶秋,即使他已经不再叫那个名字,但是管他是谁,他身上的所有所有,全都和记忆里的那个身影重叠在一起。
韩文清觉得自己完了。
4.
十年前,耀国边界外族作乱。
耀国原本是一统中原的泱泱大国,合奈白云苍狗,不过百年,外族迅速壮大,足以威胁到耀国。虽然他们依旧向耀国称臣,但狼子野心已经很明显。
塞外苦寒,韩文清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大雪天已是寻常,反而让他无从去寻找那天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带领着霸图的一对精兵在卷地的百草中穿行,马蹄声在呼啸的寒风中显得断续而不真实。他手中执一卷书信,这卷信来自和霸图同样驻守边关的嘉世,出自嘉世年少的将军叶秋,或者现在叫他叶修更好。韩文清很早以前就听闻过叶修的战绩,但他并不对这样被神化了的故事感到有什么兴趣。在战场上,即使你是无往不胜的“斗神”,和普通的士兵也是一样的,刀剑无眼,谁都料不到下一秒是生是死。这样的故事,还是留给城里的百姓去慢慢咀嚼吧。
但是韩文清承认他的战术的确巧妙。当天他顺着书信上的指示,穿过大雪覆盖过的草原,突袭、包抄。精彩的战术,加上出色的执行者,埋伏着的外族士兵被轻易围剿。战胜归来的途中,韩文清被一个身穿嘉世军服的少年拦下。少年看上去不属于战场的单薄身子披着结了一层白霜的重甲,嘴中呼出的白气半遮着他的脸。“霸图的韩将军吗?”少年向他挑挑眉,“嘉世叶秋,幸会。”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韩文清记住了天地一片白雪中那黑亮的双眸。
两人一路往回赶,一路简单地过着招。叶修在马上极快地用手中纯黑色却邪试图把韩文清挑下妈马,两人的身影在纯白一片中闪烁。快到城楼,天地间不再是茫茫一片全白,渐渐有树木突兀地钻出来。是一片梅林。
雪初霁,梅林中梅花和雪融合,呈现出一片闪烁的晶莹。叶修坐在缓慢前行的马背上,仿佛忽然玩心大起,刚刚还持着武器的手臂向斜上方的树桠伸出。他亲手折下的梅枝,递给韩文清时还带着积雪。
韩文清用一手隔空扶着梅枝,用因常年征战而布满厚茧和伤疤的手,把看似纤弱实则韧性十足的白梅上的雪一点点抖落。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2)
热度(25)
  1. 吱吱的晨光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