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残梅05,06

5.
叶修住所的小院里,石桌上放着一壶温好的酒。打开壶盖,雪落进还有些冒着热气的清醇酒液中,无影无踪。此时,一阵梅花的清香散开。
叶修端起一只酒杯,说,请用。
清酒入喉。凌冽的冰凉转化为火烧的灼热,韩文清不禁赞道,好酒。
叶修在一旁翘起一个随意的二郎腿,把玩起韩文清搭在桌面上的梅枝,问:“韩将军可知这是什么酒?”
韩文清略微思索,记忆中他不曾闻到过这股梅香,摇头,回答不知。叶修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说道,这是残梅酒。
竟是街头巷尾都能买到的残梅?韩文清疑惑中又将空了的酒杯细细嗅了一遍。看到他这般举动,叶修笑了,“这是我家乡特有的酿酒方法。”
“你从哪里来?”韩文清接上话问道。
叶修目光顷刻黯然,但很快又恢复了以往的笑容:“家?没有国,我哪里来的家啊?”
韩文清理解叶修的意思,边关战事吃紧,国土是否沦陷都不从而知,向他们这样驻守边关的将士,那里有家可言?
“等战事结束,你会去哪儿?”
叶修回答,回家。
回家。
6.
叶修战术高明,带领着嘉世胜仗连连。韩文清和他一来二去也熟了,一张石桌,一杯残梅酒,只是叶修以自己不胜酒力而推脱,每次都望着天空,喝下一肚子凉水。
只是韩文清驻守边关三年多以后,叶修的战绩远远不如从前。源源不断地败仗,代替了原本取胜的欣喜。韩文清很明白,叶修的战术不会出错,只是嘉世军营中出了乱子。叶修在这样的情况下,又硬撑了三两年,嘉世上层以修养为意,把叶修送回了神之领域里,实则是不再让他插手军营里的事务。
叶修从来都不太在乎自己的名号,“斗神”也好,普通士兵也罢,都是为了国,为了家,仅此而已。但是被调离战场,这让他觉得心中难免有不平。
叶修的住所就在田埂旁一件普通的木屋里。韩文清从关外会神之领域述职时,会顺路看看叶修。 他会陪叶修下棋,讲述边关战事,但是韩文清却对嘉世闭口不提。他性格原本直率,从不转弯抹角,但嘉世军心不齐,已经濒临衰败,他不希望叶修知道。叶修也并非猜不出个所以然,再后来也就闭口不问了。
那个端午节,韩文清走后,叶修迎来了一位稀客——陶轩。陶轩给叶修沏了一杯茶,他这样说:叶秋,国恨家仇,孰能忘却?是非对错,孰能说清?乱世之中人人不得自己。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
我不需要机会。叶修打断了陶轩。他的确不需要像陶轩一样抛下自己建立的军队,抛下自己的国,远走高飞的机会。望着窗外成排的士兵,叶修饮下了陶轩沏的茶,果然意料之中的胸痛感来袭。
叶修当晚就离开了,带着一柄白伞,留下了属于嘉世的黑色却邪。
从此以后,嘉世叶秋消失了。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
热度(24)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