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残梅11

终于把自己的第一篇文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结束了😌很感谢我为数不多的读者们的支持!
—————————————————————
11.
叶修是被鸟鸣声吵醒的。
揉了揉眼,觉得头脑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记忆才一点一点涌入。
推开木门,熟悉的青石板,熟悉的田埂上长着齐腰深地青草。
韩文清从田埂的尽头向他走过来,手里提着什么东西。一串九子粽,一小坛残梅酒,还有一支带雪的梅花。
“老韩,今天是不是端午?”“是。”韩文清回答他,把酒坛和花枝搁在了石桌上,徒手丢给他那串九子粽。九子粽,是青年送给女子的物件,其实也是可以理解是送给情郎的吧。忽然觉得怎样想都觉得别扭,叶修也不再自己琢磨什么,拨开一个往嘴里送去。
“给我留一点。”韩文清边说,边推开门朝木屋里走去。从前的一个端午,叶修一人吃掉了九子粽里的八个,只给他留下了一个。不过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叶修这样想着,忽然释然了好多。
残梅酒和梅枝静静地摆放在石桌上,叶修伸手去取那枝梅,花朵竟从他的手中直接穿过。
端午节哪里会有雪?哪里会有梅花?
清风,竹林,松涛,都是镜花水月。叶修突然明白,现在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幻境而已。
也许自己的一生,所有的所有也都是一个幻境。残梅酒,可能从来都没有梅花的香味。
自己将永远沉睡。
可是在梦境里,他可以自由自在地活,不用理会名族大义,国家是非。
直到死亡的尽头,韩文清从木屋里端着什么走了出来。叶修没有再去用手触碰,只是静静地看着。韩文清没有穿战甲,只是平常的布衣。虽然还是同样的严肃表情,但是叶修看着看着就笑了。
韩文清在石桌上铺了一张宣纸,研好了墨。
“老韩你这是要写什么?”两人相识多年,尖刀队发舞刀弄棒的次数远比舞文弄墨的次数多。
韩文清提着笔,也不知何处下手:“你说。”
叶修想想:“要么就写'家'怎么样?”
韩文清微微一愣,随后经常皱起的眉头舒展了一下。叶修肯定,他笑了。
“好。”
刚收笔的字墨还未干,苍劲的字体写出的“家”,鲜亮水润。
暖风吹过,扬起一地落花。
End.

评论
热度(22)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