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速写本【于远】

因为极度饥饿,所以决定自己码个脑洞喂饱自己。
第一次写于远,所以请大家多包涵。轻拍可以,但一定轻点拍。
处女座的于队如果做事情的话,一定会精益求精吧。但是就是想看一本正经犯傻的于队!
——————————————————————
西南一带的城市,有着特别讨人喜欢的气候。一年四季的气温温和地有如保持在春秋时节,但一天内早晚的波动的温差又不失俏皮。虽然说六月底正午燥热的空气会烤得人有些心烦意乱,但随着太阳西斜,仿佛轻轻往地上泼了一盆凉水,暑气被冲尽后就只剩下怡人的晚风。
自习教室里常年不更换的灯管两头都已经泛起灰黄,投下的灯光自然也非是刺眼的亮白,透过布窗帘在黛色的天空中形成模模糊糊的一方淡白。头顶风扇因为旋转摩擦出“吱呀吱呀”的轻细响声,扇叶的影子在灯光下浅浅地映在翻开地草稿本上,一圈一圈循环往复。
于锋把圆珠笔在指间转了几圈,停住后又”咔嗒“一声地把弹簧笔帽按了下去。胡乱而无目的地往草稿本上涂了些什么,停顿稍许,最后他还是把那些交错的蓝色笔迹用几道横线干净利落地杠掉。撕掉刚才的那一页,放在一边用书本压好,重新又翻开新的一页,继续刚才涂画的动作……于锋觉得他对自己很显然有些吹毛求疵,但是那种想得到却又画不出的感觉让他觉得闷得慌——是啊,像他这个年级的男生下笔能画出个标准的圆的尚且不多,更何况于锋画的比圆要复杂的多。
于锋是个转学生,学期中途,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自己的同班同学都没告别,就匆忙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从广州转到了昆明读书。踏上车,睡一觉,第二天再下车他所熟悉的沿海城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西南城市早晨有些灼目的亮白日光。于锋并不介意在这个新的环境下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新的同学对于他这个插班生都很是友善,但是毕竟各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和新同学的关系除了相互问候,大家也就没什么更深层次的交流了。
于锋心里明白自己的到来有些突兀,所以对于其他人这样的态度并不奇怪,但归属感的问题还是让这个思想通透成熟的男孩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闷。但让于锋更不明白的,还有另一件事。他很不明白,为什么当大家还对他保持着礼貌的疏离时,那个坐在他左前方的男孩会时不时回头对自己笑呢?他更不明白的是,对于以前同班好友时刻不停地叨叨都会有些不自在的自己,现在对于对方这种时不时盯着自己的有些冒犯的举动,意外地根本生气不起来。
于锋依稀知道,那个男孩叫邹远。邹远回头向他笑的时候嘴角向上翘,会露出一点牙,有时候甚至还会下意识地咬一咬嘴唇,依稀能看到浅浅的酒窝。邹远笑得特别干净,让于锋不禁想到了那天刚下火车时的日光,在透明干爽的空气穿梭,让自己眼前的事物仿佛颜色都变得鲜明起来。
坐在邹远后一排,于锋刚好可以看清他的小半个侧脸。邹远的发梢因为有些长,被他拢在了耳后,发呆的时候他特别喜欢用手原先托着腮的右手轻轻把耳后的发梢压平。可能连邹远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小动作,但是坐在他后排的于锋却被这个无意的举动弄得有些心痒。于锋觉得这不正常,他特别想帮邹远把那一撮头发顺好,甚至有一种想揉一揉他的头的冲动。一边想着自己这样太奇怪,于锋又一边把自己前桌诸如思考时喜欢用铅笔抵着鼻尖,犯困时喜欢用两手轻轻搓脸这种小习惯都观察地清清楚楚。而今天,于锋盯着邹远微微侧着的脸,仿佛不受控制一样,就用圆珠笔在草稿本上勾出了前座少年侧脸的线条。
可想而知,于锋不是美术生,画出来的东西当然也不是人物素描。看在眼前,但是没办法亲自描绘出来的心情让于锋即使在夜晚的凉风中也有点急躁。撕了一张,再用一张……一本草稿本,变成了撕成了一页页的速写本。虽然形不似,但是于锋画面上邹远托腮的样子,还有耳后有些长的碎头发,说是把于锋心中那个像阳光一样干净透明的少年描绘得神似。
晚自习的下课铃终于让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意味不明的相同动作,试图精益求精的于锋有了先告一段落的理由。把那一小叠被撕下的“次品”速写夹进书里,于锋一改往日里严谨的行事作风,匆匆把那一叠东西放进书包了,就逃一样地跑下了教学楼。至于之后,他是怎么打开自行车锁,怎么用尽全力发泄似的把车骑得飞一样,于锋一概都不清楚。这太不正常,于锋在迎面吹来的晚风里这么想。他只想早点到家好自己冷静一下,以至于都没有发现他的那些被撕成一张张的速写全部从还没拉好拉链的书包里雪片一样飞了一路。
“同学!同学!”于锋停下是因为他好像听到有谁在叫他。自行车因为一个急刹发出“吱——”地一长串声音。晚风中的于锋同学,一只脚撑着地,另一只脚踏在自行车踏板上,在路灯下散发着一种他自己都没感受到的高冷气息。当然这样的气场很快就被逐渐接近地人影毫不费力地瓦解。“同学……你……”追上来的邹远手里攥着一摞纸,因为跟着显然超速的于锋跑了不短的一段上坡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你……“
这句话没能说完,因为邹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捡了一路的纸片。每一张上面都是寥寥几笔勾出了侧脸,虽然形不似,但是神似。不知道是因为跑了这么久,或是因为其他什么缘故,邹远的脸开始发红发烫,他没有再说话,看着同样惊愕地望着自己的于锋,把原先要说的那句“你是不是掉了东西”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END.
其实小远是这样想的:天辣这画的是什么鬼。

评论(17)
热度(27)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