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速写本(后续)【于远】

在双十一前双手捧上后续!
和前一篇一起食用风味更加。这一篇小远视角略多,就当作是对前一篇痴汉锋哥的补偿吧。
甜,非常甜!觉得牙疼的话还是不要打我吧。(遁地逃走)
——————————————————————
邹远觉得自己是个在普通不过的人,自己的长相最多只能用清秀形容。如果被丢在一堆同龄人里,和他不太熟的同学都很难认出他来。所以现在发现了自己的形象被新来的同学勾勒速写本上,邹远心里出现最多的感觉也就是惊讶了。
邹远对于锋的是不错的。就在他来的前几天,干燥的昆明下了几场小雨。水总是有洗去空气中浮沉,冲淡灼目的日光的神奇作用,而于锋则是在那几天被荡涤得近乎透明的空气中伴随着初夏草木生长的清香走进邹远的生活的。
邹远小时候曾经到过东南沿海的几个城市。关于海的记忆所剩已经不多,只记得无边的深蓝色水中传来的一阵阵咸腥味。于锋穿着校服衬衫,袖口整齐地被卷到肘关节,整个人显得干练,稳重,像极了邹远脑海里的那一抹深蓝色,但又没有海水那种咄咄逼人的刺鼻气味,更像是一条带着淡淡海的味道的长河。邹远后来自己思考了一下,于锋的家乡广州也并不临海,只是城中穿过一条流着咸水的珠江,怪不得于锋的气质和从小生活在西南城市阳光草木间的自己不一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样说不无道理。
邹远坐在于锋的前面,看不见他的脸,只觉得这种淡淡的咸水味特别的好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泛着微凉的水的气息好像在昆明的日光下一点点被捂得温乎乎的。邹远忍不住了,回头打量了一下这位新同学。于锋的头发剪得比自己短,整个人显得特别精神,此时正在低头看着课本。可能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目光,于锋放下书,抬起头,先是因为稍微睁大了眼睛,但很快就恰当地报以自己微笑。邹远又一次把这个男孩和水流、和泛着咸味的风联系在了一起。邹远承认,比起自己的冒失,于锋稳重太多。
邹远发现自己近乎是时不时地就朝自己的后座回头,控制不住一样,他只是希望可以看到于锋除了对于所有人的礼貌友善之外的另一些东西。如他所愿,他看到了于锋一伙的样子,下意识地转笔的样子,偶尔挠一挠头发的样子……水上荡起了微波,谁说人的心里不是呢?
后来,就是那天晚上。邹远看着于锋的书包里洋洋洒洒飞出的纸片撒了一路,自己竟然不知道问什么一路追着捡了过去。然后他就无意间看见了看到了白纸上用蓝色圆珠笔勾勒成的一幅幅速写,对面那个已经在自己心中成熟稳重的男孩撑着车,一脸“完了”的愕然表情。当时邹远自己也因为事情的突然一时间乱了手脚,把那叠速写全部塞到于锋怀里,就调头跑了。不过那天晚上邹远躺在床上想了一想,于锋画得还挺像,况且看上去那样稳重的一个人突然乱了手脚的样子,确实也挺有意思的。想到这里,邹远翻了个身,把头埋进了薄薄一层的空调被里,只觉得脸有没来由地烫得厉害。完了,要睡不着了。
与此同时,睡不着的不只有邹远一个人。于锋把卧室的窗户大开着,任由晚风夹杂着凉爽的薄荷气息,从窗口倒灌进来。黄色路灯照亮的上坡路,黛色的夜晚中追着纸片飞奔的少年……他所能想到了一切都在这个晚上光怪陆离地扭曲着。抬起头,看着已经因为经历了种种而变得皱皱巴巴的。于锋无意识地把皱纹一点点撑平,觉得自从遇见邹远以来自己仿佛时时刻刻被困在一层纸糊的墙里,而墙外就是亮白中带着暖黄的阳光,而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隔着这层近乎透明的膜,描摹着一些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东西。于锋突然觉得心里躁得很,又有什么东西堵得慌。现在的问题不是自己作画的水平问题,而是邹远像兔子一样拔腿而跑的样子让于锋觉得自己还没和他讲上两句话就已经吓到了对方。
第二天的阳光丝毫不因为少年的烦恼被冲淡。于锋特意把书本立在桌面上,像个小学生一样掩耳盗铃似的试图把脑袋缩到书本后。只是露出书本边缘的一撮头发很快就被于锋那位从教室前门走进来的前桌看见了。为什么看上去这么稳重的人,做起小动作来这么傻乎乎的?邹远觉得好气又好笑。放下书包,邹远调过身来把下巴搭在椅背上,轻轻把于锋立着的那本书往下掰了掰,在后者一瞬间闪过的惊异眼神中,邹远有拿起了随意散在桌面上那支圆珠笔。把笔芯按回去,随意地塞回于锋的笔袋中,:“其实你真的没必要自己画。”
邹远又友好地笑了笑:“如果要看的话你直接和我说就可以了。”
那天,昆明的太阳特别好。邹远终于明白了,那种淡淡的海水被阳光捂暖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了。因为他记得,于锋放下书本,和他交换了他们认识以来第一个四目相对的微笑。
end.



评论(4)
热度(31)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