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 如梦 02

  一个起名废的自嗨: )
  第一人称,局长和路人双视角穿插着讲故事        


  熊孩子局长出没


 —————————————————
 (路人视角)
   
      今天早上因为代课的事情特地起了个早,把事情都折腾好,我到阶梯教室的时候已经有些人陆陆续续地来了。教室里人少,空调开得有些低,吹得人一身鸡皮疙瘩,把窗户开了一条缝,室外的热流涌进来,让人稍微好受了一点。   这几天因为有翻译稿要赶,整个人过得日夜颠倒,浑身酸痛,昨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才终于把定稿给人家发了出去。对桌的那个师兄劝我把课翘掉算了,就当给那帮小崽子们放一假。你只是个助教而已,好好忙自己的东西,别把自己折腾得太累了。我想想这不合适,冲了杯浓茶灌下去,把课上完再回去吧。
      那个小撒比戳我的时候我也不记得在看窗外的什么东西,吹进来的风热烘烘的,让人忍不住犯困。突然被这么一戳,心里噗通地顿了一下,整个人都吓得清醒了不少。诶,那个孩子怎么看都是刚起床就奔过来的,难怪他会糊涂到坐到我旁边来。想到这里我觉得特别好笑,来的这么晚,教室里还有一片空位留在这儿,你也不想想,肯定有阴谋啊!这傻小子就一屁股坐在我旁边挪都不挪,可能是因为成绩特别好,浑身都是爆棚的自信。我觉得挺好玩,转过身来想逗逗他,没想到先开始说话的是他。
 “同学,作业借抄一下。”
   他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我觉得今天早上我收到了第二次冲击。说好的好学生呢?敢情他真的只是睡觉睡糊涂了。这些年说我长得嫩的不止一个,但我自认为还不至于当个助教也被学生认成同龄人啊。掰着指头数一数,我比这群小崽子们大了有差不多六岁,还混到个被自己的学生要作业答案抄的地步,也是挺无语的。
      对面的那个小撒比大概是第一节课翘掉了,盯着我看了有个十几秒,还是把我当同学一样瞅。眯着那双异色瞳,他像抱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盯着我的眼睛。我平常脾气很好,但要是被别人这么看,我早就一句“艹你粑粑”上去了,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对面那双眼睛……像小狗一样,看上去真是善良的不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崽子平时撩妹练习出来的。同学,你知道吗,如果你把写作业写完,我会认为你更善良的。
      走上讲台的时候,我瞄到了他摊开的课本上的名字:痒局长。我有点想笑,其实我也那样做了,没有什么原因,就像人觉得“痒”,他就会不自主地笑起来。我站在讲台上,看到他瞪着那副不可思议又懊悔不已的表情,手上握着笔刷刷刷地一股脑儿把板书往那上面抄。然后课间就是休息的时候,我估计他好像是跑到教室后面找朋友去了,依旧是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显得手足无措。我把学生名单翻开,倒数第二页上,在这几百号人里面,我找到了那个名字——“痒局长”。
       整节课进行地非常顺利。我对顺利的定义就是该听的学生好好听,不该听的学生你别吵。那个“痒局长”原本应该是属于后一类的,但今天好像也听得很专心。我笑了,把书上的两篇作文练习钩出来布置下去,这个时候小撒比痒局长估计是困得受不了了,躲在一群同学后面像“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心里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再后来在几百号人面前点他的名字时,我原本抱着的是好玩加报复的心态,现在想想是有些失态了,作为他的老师,让一个大二的学生当众“丢颜面”,我绝对是考虑不周的。他低头把那些弄脏的讲义团成一团扔进垃圾篓里的时候,我觉得他是真的生气了。我好像是心疼了?随后我跑到食堂,本来想打两份盒饭让他带走一份,但不知道怎么的想着想着就只买了一份。遇到那个小撒比以后,我承认我做起事来就像是缺了根经一样。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了。
     他推开门的时候紧咬着后槽牙,一步一步走进来,脸上还堆出难看但有点可爱的笑容。”同学你昨吧。“我拉了张空凳子给他。他刚坐下,就又开始像早上那样盯着我,一脸迷惘无助失足少男的样子,还带点恨恨地不服气。不过就过了几秒钟而已,他的眼神就开始向我桌上那盒叉烧盖饭飘去,随后他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发出一连串咕噜噜的响声,结尾还拉长,加了颤音。你还能再丢人一点吗?
     我忍不住,轻笑出声。为人师表彬彬有礼的包装一被揭穿,那就随它怎么样吧。“你吃你吃,我看也是饿坏了。上课那件事是我不对,同学你也别上心,我不是诚心的。”我把热乎乎的饭盒连着筷子一起推到他面前。
 “那……老师,师兄……学长你不吃?”
    难道要我帮你把筷子也拆好是不是?我摇头:“我待会儿再去买,你先吃,下午回去好好把作业写完……“我话还没说完,对面那混小子就开始不客气地扒了一大块叉烧肉往嘴里塞,”还有,下次就不要叫得这么生疏了,我也就比你大几岁,直接叫我路人就可以。“
    ”哦,那路人啊,作业能不能少补点?你看我再怎么错我也都写了啊!“扒了一口肉马上连说话都有底气,敢情你前面那么可怜都是装出来的啊!!!
    ”那课前问我要答案抄的是哪条狗!况且从这里开始,”我指了指他残余的那几张半干的讲义,“题号都抄错开了!”
  “那我真的写不了啊!开学这都一个多月了,留了几大十页的题,我们建筑系的画图狗都要熬夜赶稿子,作业写不过来,也没时间去背这些……”
    艹你粑粑!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过的是日夜颠倒的生活啊!我要是通融你就没理了!
  “下次上课连着两次的作业一起交,有听不懂的来找我。”我转过身去,从桌上的一堆东西里翻出一叠便签,写了答疑的时间和地点撕下来给他。这时候看他吃得差不多了,也不像是什么玻璃心,早上的事情估计都忘了,我就随手抽了两张纸给他擦擦嘴。他把饭盒卷在塑料袋里,站起来,从比我高半个头的地方俯视下来,两只手还抓着餐巾纸不停地在嘴上来回擦着。啊,痒局长痒局长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你是傻吗……”我忍不住小声地叹气,这时候痒局长已经准备圆润地从我的办公室里滚出去了。听到我在自言自语,又立马转过头来:“路人你说什么?”
  “没什么,痒撒比你……快走吧。下周带两份作业来。”我真是对于他无奈至极。
 “那下次再来烦你了!啊——路——人!”他又转过身来,把我的帽子故意往上提了一下,这才转身走出了房间。
    我们才认识多长时间,就没大没小的。 



    我拿他真没办法。


   TBC. 谢谢你读到这里:D
评论(8)
热度(36)
  1. 烩面片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