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 如梦 05

本章有局长内心独白
把握不到位的地方肯定有,大家可以打我
——————————————————

(局长视角)
顶着寒风慢慢走到寝室楼下的时候,大概已经凌晨快一点整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长的脑子,总当时觉得这个晚上出乎我意料的事情有点多了,整个人烦躁的不行,一个人又在楼下跑了小半圈清醒清醒才滚回自己的狗窝。
冷空气什么的用来提神醒脑简直是灵丹妙药,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不少,连看东西都像是滴了散瞳药水一样清晰地怕人。我往三楼我们寝室的窗户望去,黑的,这才想起来只有我一个人了。洗漱好迅速地爬上床睡觉,我没有精力去想今天晚上发生事情。裹在被窝里头痛欲裂,也不知道到底是睡是醒,反正就是在梦中沉沉浮浮,浑浑噩噩赖在床上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完全清醒过来。看了眼时间,下午一点半,已经睡了半天了。兼职下午三点半开始,这个时候必须得起了。
KB和哦漏都是要要回老家过年的,已经赶在前几天搭火车走了;狮子寒假里要搬去和他的一个学医的师弟一起住一段时间,这么一来整个宿舍就只剩下我这一条看门狗。走之前,KB把他原来打算在寒假里接着做下去的兼职转给了我,大概也就是给小学生讲讲数学课之类的。干脆就当做挣点小钱吧,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学着养活我自己呢。
我满脑子一堆有的没的,但还是没办法把昨天晚上那些片段从脑海里驱逐出去。对于那顿饭的记忆仅仅停留在了路人自然而然地问我愿不愿意搬去和他一起住为之,在那之后大脑就像当机了一样直接自动删除了所有记忆,直接跳到了那个校园门口两个醉鬼的拥抱。我嘲笑自己简直和神经质一样,我当然知道博士公寓有比我们这儿好得多的空调吹,单独的浴室,单独的厨房……男生寝室换床睡或者半夜挤在一张床上看球看片都很正常……不过为什么这话被他说出来我就没完没了地瞎想?你和其他的男生连架都打过,KB、狮子、哦漏谁没有和你这样搂搂抱抱过,为什么一扯上路人就像个怂包一样了?
我没有再往下想,直接挤上了公交往KB给我留的地址赶过去。我也就不懂,这一冬天的下午,路上怎么又tm有这么多人!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从表盘上的时间从两点整,分针慢慢从12转到3,再到6,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公交车就是卡在路上,一点点向前蠕动着。从学校到那里,其实总共就7站路而已,今天走了整整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
我匆匆下车,按着地址沿街一栋一栋得找,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躲着教育局的检查,课外班的选址总是偏得离谱。上课的地点在一个老小区的民宅里,我差点连单元门在哪儿都找不着,等爬上四楼,找到所谓的“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三点零五分了。
“教室”管理员和一个等在那里的家长给我开的门,她们当然没给我好脸色看。熊孩子们也从书房里探出一个圆溜溜的脑袋,扒着眼皮朝我做了个鬼脸。教室太小了,挤着二十多个小孩子,不用开空调也热得让人出汗,空气里弥漫着汗臭味和老房子的霉味,让人觉得异常难受。
这几天我算是真正见识钱真的不好挣。即使在校园里自诩是少年老成,一旦融入了社会,就会发现“少年”再怎么老成都是装出来的。大学生做这样的兼职都没有合同签,你自己爱干干,不干就滚,所以”管理员“可以用各种奇怪的理由克扣你的工钱。你还得认真备课,因为如果旁听的家长不满意,不仅仅是克扣工钱,饭碗保不保都是问题。有时候因为种种原因,你需要把自己的一些耿直,坚持都放下来,努力去迎合别人的喜好。从前的我不会赞成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在想想,才发现当时自己真的很幼稚。男子汉不能为五斗米折腰,但是你要是连五斗米都得不到,你好意思叫自己“男子汉”吗?
每天早上起来赶设计图,中午随便倒腾点什么能吃的垫垫肚子,挤在根本没有插脚的地方的公交去给那个开春就要小升初的熊孩子补课,晚上一路堵回来,天都已经黑透了,虽然天气冷得让人恨不得钻进被窝里就不想再爬出来,但还是要坐下来开始备明天的课。
讲真的,听课是一节课,讲课又是另一回事。这差事绝对是个耐心活儿,不知道路人他是怎么做到忍了我这么长时间的,反正我也不知道那些孩子到底是懂还是没懂,只是看到他我怎么讲都不会的时候就想从椅子上跳起来狠狠揍他一顿。不过有点事做的好处就是,至少在白天那些有的没的我就不会主动去想了。晚上回来接着赶模型,再背背英语什么的,累得倒床就睡,虽然还是会在那个循环往复的梦里”被水淹没不知所措“,但总算没有什么多余的精力去梦见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这个兼职做了一个多星期,十节课都上完了,孩子们年前可以休息一阵子,我领完了五百多块工钱,也一下子闲了下来。那几天寒流卷过了整个S市,我躲在寝室里,把窗子关得一点风都透不进来,暖气还是没什么用,吹出来的都是冷风。我本来打算运用一点专业知识休整休整我们寝室的供暖,用手一摸空调顶部,一层灰,还有几粒老鼠屎。这才想起B大的男生宿舍楼论岁数我得叫他一声爷爷,不知道潜伏着多少已经成了精的老鼠,连空调顶上都能爬上去,就觉得后脖子一阵发凉。我在晚上把自己裹在两层棉被里,用脚不停地摩擦被褥,接过这片好不容易捂暖和了,那片又凉了,搞不好把塞好的被子踢出一个口子,冷风直接“呼呼呼”往里面倒灌。我把被子越卷越小,把毛衣穿着睡,还是被冻得怎么都睡不着。
人睡不着就开始瞎想。我翻来覆去,又不敢弄出太大动静,就把自己从小到现在的很多旧事情翻出来想一遍。我喜欢过几个女孩子,也有蛮多的女孩子倒追我,不过除了高中那会儿,我还真没有什么“刻骨铭心”那样的感情。即使在那时候,我和那姑娘在父母老师的教育下也很快断了,再也没什么交集。我脑海里浮现出那些本来应该熟悉的面孔,结果发现没有一张我有什么深刻的印象,那些女孩漂亮或者一般,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全都模模糊糊地想不起来了。关于过去那些记忆全都像是空气中蒸腾的雾气,太阳出来了,蒸干了,就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寒冷,黑暗,我睁开眼睛除了床板以外什么都看不见。闭上眼睛,又马上有个侧影的轮廓,一点点清晰起来我一点点描摹他的模样。光线有些差的老教室里,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影,黑色的连帽衫,橘色的头发,然后是显得有些长的睫毛。随即画面就跳转到了他喝得微醺时,泛红的脸颊在蒸汽后若隐若现……
这个人居然是A路人。
我很惊讶,却又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没来由地觉得可悲。
下学期英语要换助教了,我再也没有什么理由去找他。我们两个专业也是八竿子打不着,估计毕业前我们都不会有什么机会见面了吧。我不知道他的生活里都有些什么,大概就只是他的工作、学业、工作,如此往复,包括他每周都去答疑室的习惯,肯定也不是只因为我。这几天下来,我好像懂了,他只是对所有人都很好,都很有耐心,都会一直笑着。 发觉自己在A路人眼前可能只是个自己为是的愣头青时,我觉得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我今年已经大二了,再过两年半,你毕业,我毕业。你应该会继续留在B大,留在S市。你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坐在阶梯教室里听你讲课,其中不乏像我一样的,你会仔细地给予他们指导。你一定会有一位贤惠的妻子,她很爱你,你们的孩子会和你一样生得好看又聪明,还喜欢笑。
估计那时候我也会回倒Y市,慢慢变得成熟稳重,收起浮躁,在老家听从家里人的安排,安安心心工作,相亲,结婚,生子,做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希望将来我的孩子不像我一样榆木脑袋,我一定会让他从小就好好学英语。
可能在很多年以后,你不会记得在你博一当助教的时候,有一个第一次见你就把你当做是同学要答案抄的人,你没有反感,后来你让他每周都去找你答疑。结果他明明是大学生,问的问题却像小学生一样没有水平。你肯定不会记得在一个冷到结冰的晚上,他约你一起去喝酒,他喝醉了,在校门口失态地抱你。
如果真是这样,如果你真的不会记得。那我就从现在开始,把你给忘得干干净净的,最好再也不要记得。
冷空气从角角落落的缝隙里钻进房间,再窜进被窝,把我冻得满身的鸡皮疙瘩。
那一天早上的晚起,随意选的座位,不合时宜的招呼……我原本计划的人生已经仅为你的出现完全被撞出了预定的轨道。
还好路人你还什么都不知道。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D

(各位看官姥爷们留下评论和小红心关爱我吧,上一章有好多评论看着超开心!)

评论(6)
热度(43)
  1. 烩面片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转载了此文字
  2. 姬菇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