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 寻常炊烟 01

有脑洞不码的感觉太难受,所以又开了一个坑
美食节目记者痒X厨师路人
深夜报社的美食文哈哈哈哈哈!

饭店的名字我想得脑子都要通了,取了B站的谐音,不要笑!不好笑!
夹带了狮鼠的私货,但不影响阅读,不打tag了
就放一个开头,先专心填手头的坑
第一坑走这里:
http://1103luo.lofter.com/post/1d3b049a_a136ee4
————————————————————
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

01
厨师,多么奇妙的一个职业。
此时是下午三点整,痒局长正置身与一间餐厅最为核心的地方——后厨。
午餐的点刚过,厨房里没有人。颠锅炒勺菜刀在金属的操作台上安安静、静整整齐齐码成一排。平常用来杀鸡剖鱼的刀口被擦得异常干净,反射着白色的灯光,而空气中弥漫着温热的水蒸气,其中还夹杂着高汤浓稠咸鲜的香味儿。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官混合在一起,一面让人后颈发凉,一面又让人的食欲被不知不觉勾起。
大多数人都下过馆子,但能穿过门面,站在后厨的,恐怕真的还没几个。痒局长这也不是吗,第一次这种“闲人免进”的重地来,自然是会觉得新奇和紧张的。
痒局长是个美食电视栏目的记者,这个时间点他本来应该在办公室里舒舒服服地坐着,先打个盹,醒来以后再整理明天节目的稿子,而不是代替那个喝柠檬水喝成急性胃肠炎的狮子跑到这种地方来。
狮子不知道在大街上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从见天早上开始就一趟趟往卫生间跑,每出来一趟,脸色就更加煞白,看上去真是特别可怜。痒局长也是见自己好友这幅样子实在心疼,才答应跑这一趟。
只是在他已经到了饭店门口的时候,他竟然收到了狮子这么一条短信:“白鼠来看我了嘿嘿嘿。”一瞬间痒局长对狮子所有的同情啊友谊啊全都化为了灰烬。白鼠是狮子的大学同学,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搞的,每天小吵,但就不分。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就是秀恩爱,痒局长被他们这么一天天闪下来,好不容易才习惯。
狮子病了,白鼠是医生,理所应当来看望一下,但是局长就是觉得心里怪不舒服:敢情我把你们当兄弟,你把我支开,当猴耍吗?三人行,必有一电灯泡,局长心里苦,但他从不说。
其实这也算不上是个正儿八经的采访,只是先跑来跟明天要上节目的那个厨师打个招呼而已。
酒店的名字叫“碧鹯”,意思是蓝色的水鸟,颇有点山水间悠闲自在的意味。而痒局长要拜访的,是这里的主厨“A路人”。据说他最善淮扬菜,一手好刀工,一个人管着“碧鹯”后厨的红白两案。
一时间一个手持菜刀,虎背熊腰,面目狰狞,眼神凶煞的壮汉形象浮现在了痒局长面前。手起刀落,面前的菜品瞬间被大解八块,想到这儿,痒局长觉得自己就像也被砍了几刀一样,浑身疼。
所以A路人他什么时候来?痒局长百无聊赖地在厨房里晃荡,手里攥着一个小本儿,裤兜里插一根短铅笔,看上去就像个傻逼一样。
——————
A路人今天一肚子的火。
早晨九点半开工。先切了几个菜市场送来的萝卜,一看,有一半都是糠心的,根本用不了。亲自跑去换,背着一麻袋的萝卜赶回来的时候,第一轮菜已经开始走了。
没有主厨的厨房就是灾难片现场。主厨要做什么?切菜、翻炒、调味、摆盘、上菜……他都不需要做。他要做的只有两件事:把握好每一道环节菜品不能出错和开发新菜。
把握好每一个环节意味着什么?
他需要记住每一桌单的内容,比如1号桌的客人不吃香菜,2号桌的客人不吃香菜,还有三号桌的客人不吃香菜。如果他们的盘子里出现了疑似香菜的东西,那所有的锅都得他来背,所以通常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作为主厨他需要在后厨不停的溜达,观看每个档口操作。比如可能牛肉过火了,干丝可能切断了,荠菜还要多焯水半分钟,那边的鸭子别忘了调味。
当然这绝对不是是一个完全理想的餐厅,那种餐厅往往只能在中华小当家或者神厨小福贵中见到。现实中往往是像今天一样,菜老送来了一批便宜且质量不高的菜,由于时间关系好不容易匆忙地给换了,然后给萝卜削皮的那位小哥今儿应该是第一天来这儿报道,服务员稀里糊涂地忘记了老主顾的忌口,厨师刚跟女朋友分手丝毫没有心情做什么饭,每一步都可能会出大乱子。
嗯?说到那个给萝卜削皮的小哥,他今天真的来了吗?
A路人在脑海里思索着,妈的怪不得今天走菜速度这么慢,原来有人逃班了啊!
一肚子火地来到厨房,已经没有一个人了。除了……那个看上去傻不拉几拿个小本儿转来转去的大个儿。
肯定就是他!
A路人低头看了一眼表,待会儿他还有个叫痒局长的记者要接待,但他不想管了。他一定要争分夺秒地好好教训那个上班第一天就无组织无纪律的傻子!
——————————
所以痒局长的眼里出现了下面的这一幕:
一个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厨子朝自己飞奔过来,自己刚想跟他打个招呼,顺便问一句你们家主厨在哪儿,那个厨子就疯了一样地,左手拿起身边筐子里的一个白萝卜,右手抽出一把刀。
“艹你爸爸连萝卜都不会切了是吧!我今天亲自教你切!”
那个疯了的厨子把痒局长手里的小本儿随手一扔,吧他的手紧紧恩在萝卜上,随手提刀,像是黑帮片里要剁手指头一样,猛地往下一切。
刀顺着痒局长的指间滑下去,他甚至能感觉到刀刃擦着自己的皮肉留下一阵风的“美妙”感觉。
一刀下去,留下一片纸一样薄的萝卜片儿。
痒局长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后内心深处爆发出的强烈愤慨立即掩盖了恐惧。妈的!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先是被好兄弟坑,然后差点连手指头都要丢了。
”你tm是逮着谁都往下剁是吧?!我今天是来找你们主厨的! 我是痒局长,我找A路人,把你们主厨叫出来!“
“你还有脸和我说话?我就是A路人!”
两个人同时吼出来,然后在听到了对方的名字时同时收住了话。
“你是痒局长?”
“你是A路人?”
两个人又同时说了出来,随即脸色都变得异常精彩。
妈的认错了。
我还怎么做人啊。

TBC.

评论(14)
热度(48)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