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 如梦 09

剧情线好难走啊……
本章还是砂糖,但是下文很快会出现波折
所以在此保证:结局HE 不吃BE的绝对可以放心食用!
———————————————————
(局长视角)
就在我们这两个傻瓜被丢下车,无依无靠地站在大雪中瑟瑟发抖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忽然间就想通了。
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人……似乎是所有的巧合叠加在一起,才拼凑出了我和路人的相遇。
“缘分”,这个很矫情也很玄乎的词在脑海中蹦了出来,但现在的情况好像也是有这个词能解释得清楚。我没有办法去预知什么未来的事情,我唯一能把握的就只是现在。作为朋友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也好,既然路人他又这样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我就希望能抓住这个机会,再多待在他身边一会儿。
背他,我的脑海里首先蹦出来的就是这个词。只不过现实和想象中不太一样,路人掰着我的肩膀一点点往上蹭,结果他靠着你一双小短腿根本就跳不上来。
不能背他,那就抱他。这个想法当时把我自己都吓得一个寒颤。但除了这个应该……就没有什么方法了吧。
我除了帮我妈搬过米,运过最重的东西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五斗柜。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把一个人给抱起来,所以就选了我自己看上去最稳妥的方法。 弯腰,用双手圈住他,在慢慢往上提……所有的动作都是下意识地完成的。
但就在我抱起他的一瞬间,我承认我马上就后悔了。路人没有我高,看上去一点都不重,但是当你真的抱起他,而且是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你会觉得自己被骗了——卧槽,什么东西会有这种分量!
我觉得自己怀里就像踹了一块大石头。这坨软绵绵的东西还不停地动来动去,像是马上就要飞出去一样。
A路人,你绝对是密度怪。
我的手酸得厉害,小臂开始颤抖。我知道,要是我就这样把路人一下子摔在地上,我就完了。收紧手臂,又是下意识地动作,我能感觉到路人被勒地整个人都窜了一下,但是我没办法松开。
雪糊了我一脸,真的什么都看不清楚。鞋子大概是进水了,两只脚踩在化了一半的雪水里,冻得我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竟然还在行走。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胆子,眼前是黑的,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反正就是凭着直觉一股脑地往前走。我告诉自己,只要看到博士生宿舍的光,那你就赢了。
巷子长得像是走不到尽头,冷、特别特别的冷,只有路人呼在我脖子上的热气让我觉得我的身上还有知觉。路人他真的是有千斤重,我从来没有搬过这么沉的东西。 膀子已经不再酸,因为它们已经麻得我什么都感受不到。我又把手收紧一些,抱着的东西似乎越来越重,重到要把我拽到地面上。
但是我真的不能放下。
好不容易握住的东西,怎么甘心放下。
当看到宿舍楼前的灯光时,我觉得已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裤脚全都湿透了,往下滴着水。头顶和肩膀上的雪也因为体温开始融化,整个人像是被从水里捞出来鱼的一样,浑身都是湿的。
风被挡在了门外,耳边一下子就安静得出奇。这时候我才觉得手开始慢慢有了知觉,不过是那种酸疼夹杂着刺痛的感觉,一半是累的,还有一半是冻的。楼道里的灯明亮暖和,和外面的狂风暴雪比起来简直是两个世界,我就着灯光,低下头,路人的脸近在咫尺。
他的头发湿了一半,睫毛上还积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刚才打在脸上的雪差不多全化了,现在正顺着脸颊和鬓角往下淌。路人绝对是被冻坏了,脸色煞白,上下牙打颤,特别狼狈。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抬起头来,朝我半是感谢半是抱歉地笑。灯光下路人的眼角微微发红,我被他这么一看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地提起湿透的袖子胡乱地擦他脸上的水,结果反而越擦越脏。
路人的宿舍和我想象中差不多,当然要比我的狗窝整洁,但也不像被生化武器轰过一样干净得一点生气都没有。两张床靠墙,其中空着的一张上堆了点东西,大概是他已经出国的舍友睡过的。书柜书桌都放在房间有窗的那边,笔记本、书籍和各种资料摞成几叠,随意地放在一张椅子上。这些东西要经常用,这么放反着不占地方,还方便。
只不过还没等我环顾完宿舍的四周,路人就拄着他的双拐,走一步蹦一步地想把我赶去浴室里冲澡。我甩着全是水的脑袋示意他冷静,因为他自己半边的衣服都湿了,情况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路人用一支拐棍戳了一下我的脚,摆出一副他自己认为很有威严的表情:“我只有半边的羽绒服湿了,里面还是是干得。热水器里的水不够我们两个人用,你先洗着,不然着凉了我养不动你!”
屋里还余留着的暖气让路人很快就“化冻”了。明明刚才被我抱着的时候还那么人畜无害,现在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凶。我站在原地不动,他不把自己烘干,我就坚决不挪。
路人闭着眼睛摇头,把那件羽绒服脱下来,甩在我头上,又拿起拐棍往我的裤腿上捅一下:“好了,我已经干了!让你去就快点去啊!”
他一边抹着脸上的水,一边瘸着往我这边跳。我无奈,把他扶到床前坐好。
我去可以了吧,全都依你你开心了吗?
浴室里老式的热水器早就被蒸汽熏得发黄,水管接口的地方螺丝锈掉了,水从松动的管口那里就一股股地流下来,真正能从花洒里喷出来的热水少得可怜。但不到两平方的小浴室里没有一会儿就全是热乎乎的水蒸汽,即使冲不到太多水,也一点也不冷。
洗了一半,路人来敲门,从门缝里塞了一套干净的睡衣进来,做贼一样,又迅速地把门“咣”得一声关上。
把自己擦干,我觉得这才又活了过来。路人的睡衣穿在我身上大小差不多,就是嫌短,袖口和裤腿都短了一小截,看上去特好玩。
我踏出浴室门,房间里的空调已经开了一阵子。出风口刚好对着浴室的门,热风直接吹在我脑袋上,乐得我禁不住傻笑。房间里散落着湿哒哒的衣服,但路人不在里面。浴室旁边的小厨房门缝里依稀能看到有光线射出来,里面传来油烟机工作的声音。
我推门进去,看见他一只手拄着单边的拐杖,另一只手拿着汤勺,哼着歌特别专注地在煮什么东西。
路人看见我穿着露脚踝露手腕的那一套睡衣,手一抖差点笑得把汤都给搅出来。我心想你笑个屁,笑我还不是变相的说明你矮。路人一边撑着灶台捂着脸,一边招呼我过去帮他打下手。丢给我两个鸡蛋一个西红柿,让我该打散的打散,该切块的切块,自己看着办。
锅里煮的东西应该是什么粥之类的东西,黏糊糊的,浅棕色,不停地咕嘟咕嘟冒着泡,闻起来还一股酸味儿。
“什么玩意儿这是……”
路人没理我,直接用汤勺舀了半勺尝了尝味道,又放了点盐。下西红柿块,煮上五分钟,接过打散的蛋液倒了下去,搅了几圈打成了蛋花。路人把这锅东西十分满意地盛进了两个碗,用汤勺把留在锅底的肉丝刮进其中一只,然后把那碗有肉的推到我的面前。
“我看你这半天都没吃东西,”路人用筷子搅和着自己的那碗汤,挑起一条没被打散的蛋花,“刚才在外面跑了这么久别着凉了。喝点酸辣汤,不会感冒。”
我背靠着灶台,手心被热汤捂得发烫。我没用勺子,直接把嘴凑上去喝,酸辣汤里的黑胡椒和醋立马把我呛地眼泪直流。不过随着汤从喉咙滑下去,马上就有股暖意渗出来,让人觉得全身上下都特舒坦。
路人他还会做饭,我有一种情理之中却又出乎意料的感觉。
我们两个喝完汤,洗好碗,把脏衣服泡起来,湿裤子晾在空调出风口前面……折腾了半天大家都累了,洗完了就早点睡吧。路人室友的那张床收拾起来是不太可能,暂时只能再抱一床被子和他挤一挤。
我让路人睡在靠墙的那边,我睡在外面,这样他如果半夜要起来就能把我叫醒。他打了石膏的腿就这么放着让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我就又起来找了本字典把腿垫高。
灯关了,窗外的雪还在下,雪花簌簌的影子被路灯映在窗帘上。街上依稀传来风声、树枝折断和汽车驶过的声音。
路人背对着我,很快睡着了,他均匀的呼吸声夹在在空调运转的白噪音中,清晰地不真实。
二十四小时有热水,有热汤,还有一张床……这个二十多平方的屋子让我联想到了”家“。
昨天晚上那些奇怪的想法浮了出来。我累得不得了,闭着眼睛,但大脑还是在运转。
在让人昏昏欲睡的暖气中,我的眼前又开始跳过一幅幅画面,每一幅我都异常地熟悉。
时间走到了今天,大雪、狂风、漏水的热水器、夹着肉丝的汤……
我在画面结束前睁开眼睛。路人翻了个身,现在正面朝着我,呼吸均匀,裹着被子睡得很熟。
一瞬间所有的迷惘都消散了。
我想和他在一起。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D

(看官姥爷如果喜欢的话留下评论和小红心关爱写手好呗?)

评论(14)
热度(36)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