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 寻常炊烟 02

时间不早了,该吃(bao)点(fu)夜(she)宵(hui)了嘿嘿
这是一篇严肃向的美食文(你信吗)
私心写了超级动漫秀的两个主持人进去。九命猫和黑石稔实在太可爱,我的手不听使唤……
菜谱是有考据的,如果真的有人要的话(估计没人要)完篇以后整理一下发出来!
————————————————
次日上午十点零五分,距离“碧鹯”其实只有三个街区的“寻常炊烟”节目摄制组门前,痒局长下了电梯,弯着腰小心翼翼地推开演播室大门。
痒局长特地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到,本以为演播室里平常就黑灯瞎火的现在一定没人,结果两个主持人早就到了,正坐在里面一边熟悉讲稿,一边喝豆腐脑儿。
“局长早啊!”节目主持九命猫放下空了的塑料碗,挥着手冲他打招呼。上周末九命猫刚剪了个清爽短发,妆应该已经画好了,她拿出一个折叠镜子,凑近睁大眼睛看自己的眼线有没有花,和以往一样呈现出萌妹的形象。黑石稔大概又得罪了发型师,头发做得和平常一样奇怪,局长也没什么好吐槽的了。黑石看着台词稿念着他和九命猫两个人的台词,光凭感觉把左边翘起来的那撮头发压到帽子里面,上演实力精分。
看到这两个比较熟的同事,痒局长觉得自己又能活过来了,直接跳过寒暄:“早,那个今天的节目我的搭档是那个……”
九命猫把镜子合上,没等他说完就抬起头来笑得特开心:“你的搭档当然是A路人啦!我们请了他那么久都没请到,果然还是要局长你亲自出马。”
“但是昨天……这么说吧,跟你们商量件事。就是能不能让狮子替我一下,这期我估计和他搭不了。”局长心里苦,昨天实在太尴尬,但他总不能直接和他们说自己差点被A路人给剁了啊。
“诶局长你这么说就很牵强了。怎么就搭不来了?我记得上次那个谁谁你不是也能hold住吗?这期有个摄影请假来不了,狮子要临时举一下摄像机,你就不要想着让他来替你了。”黑石稔放下讲稿,已经对节目组这样随便的工作态度习以为常。
“A路人已经到了,就在那边的休息室里,我刚刚见到了!”九命猫指了指东边的那扇门,“超可爱!好小一只!局长你要是不和他好好搭节目,我就把你拍得那些照片都po到网上去!”
好吧连杀手锏也用上了。哪个节目刚开的时候剧组不是倒贴吃土?妹子当汉子使,汉子当牲口使,在刚开播那会儿,局长一人担任嘉宾、编辑、官博管理三个职位。当时年轻嘛,不懂道理,就不小心拍下了一些惊世骇俗的美食照片。
有多惊世骇俗呢?大概就是那种能让人看了以后觉得我没吃东西太好了的那种惊世骇俗。永远的黑历史,永远的痛。
妈的我都交了一帮什么朋友。
痒局长生无可恋地望了一眼休息室。往那里挪了一步,又求救搬地回头看了一眼九命猫和黑石稔,而后者正一副期待地望着他,脸上写满了“快去快去”。
右手搭上门把,痒局长靠在门上,深吸一口气,准备平复一下自己尴尬恐惧的内心。怎么搞得像解除封印一样,痒局长在心里想。
结果没等他想完,门就在意料之外朝里开了。他一个趔趄,身体不受控制地飞扑进门内,“砰”地摔在地上。要不是眼疾手快的局长用手撑住了地,开门的A路人估计已经被砸死了。
很好,活了二十多年的所有尴尬都在这两天迸发出来。
录完节目我就从这儿跳下去吧,局长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压在地板上的A路人绝望地想。
——————————
A路人坐在演播室中心的开放式厨房里,特别想用手把脸捂住。
实际上他确实这么做了。
从手指缝里望出去,旁边的痒局长坐得笔直像根木头,眼神坚定地望向远方的一点,就是不和自己进行眼神交流。
是被他讨厌了吗?
回想起昨天下午在后厨的“剁手”风云,虽然A路人对自己的刀工又百分之百的自信,但正常人都应该被吓得不轻。
完了,一定是被讨厌了。
不过还好,节目开拍以后气氛就随着两个主持人闲谈一样的串词轻松了许多。当A路人触及到自己熟悉的菜刀案板时,他长叹了一口气,仿佛就要干死的鱼得到了一汪碧波。
看来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做菜啊。
入夏的魔都热得像蒸笼,大鱼大肉冒着热气,让人看着就没胃口。节目组别出心裁,把这期的主题定位卤水,为的就是用这样的凉菜提提观众的胃口。
而卤水,最重要的就是卤汁了。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在这里熬出一锅卤汁来。
“路人你有什么卤汁的配方呢?“那个挺可爱的女孩子看着A路人,把话筒推到他的面前。
“卤汁有很多种熬制的方法,这里我就介绍一种:我们用猪骨3斤、葱结半斤、生姜快少许,记住要用老生姜……”
不一会儿满满一锅东西炖得整个演播室里喷香。仔细听都能听见灯光摄影们咽口水的声音。
“但是到这儿还没结束,我们找块纱布把花椒、八角……算了我先不说,大家闻闻看这里面有什么。”
A路人用尽他平常和老主顾们“打太极”的劲头和耐心,竟然做到了完美控场。
“我觉得这里面有小茴香和桂皮啊,一片片的这是甘草吗?”另一个男主持黑石稔接过那袋香料,用筷子拨开看了看,接连几个说的都是对的。
A路人听了对这个栏目组好感度大增,显然主持们都做足了功课。A路人特别厌恶那些只会塞得满口食物张口闭口只会大喊“好吃好吃”美食记者和主持们,那样就是在侮辱厨师们的心血。但很高兴,这次的栏目组里都不是那样的人。
可惜你们离我还差远了呢。
A路人刚想开口继续说下去,坐在他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痒局长却开口了。“这里是不是有豆蔻?这是丁香,砂仁,”他又凑上去闻了一下,”应该还有磨碎的白芷。“说罢痒局长歪着头看了一眼A路人,因为连续的尴尬看上去有点紧张。
了不起!
A路人很吃惊,基本上全对:“还差一味,不过很接近啦。还有草果。”
放了香料的卤汁很快就变得异常香,浓稠的咸香味儿飘在开了空调的演播室里,凉凉的,让人特别有食欲。
痒局长因为刚刚不经意间的对话看上去放松了不少,主动接过木锅铲帮忙轻轻搅着卤汁。
“其实还有最后一个秘密调料没放,你们要不要再猜猜看?”A路人还剩下一个杀手锏。
九命猫和黑石稔已经沉浸在香气里近乎半昏迷,一齐看向A路人。
“我猜……是不是冰糖?”
“好小子你有一手啊!”A路人近乎是狂喜,痒局长今天又给他了第二个惊喜。就像是音乐或者美术方面的知己一样,味觉上的知音一样难以寻找。
“卤汁是咸鲜口的。如果干烧的话入口会有点苦涩。我这么觉得,不知道对不对?”
“对!所以要加冰糖对比一下。”
“然后入口就会有点回甘的感觉了。“
两个人像是忘了所有,戳到了兴趣点就聊得一发不可收拾。直到两个主持可怜兮兮地拉着他们两个的袖口,A路人和痒局长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把原来应该是主持说的东西全都说掉了。
卤汁炖好还有半个多小时,基本上摄制组可以休息一会儿了。改补妆的补妆,该休息的休息,演播室里很快就基本没人了。
“路人你不走?”痒局长坐在旁边看着A路人搅着卤汁。
“我看着锅,职业病哈哈,”A路人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昨天不好意思,我没搞清楚……你懂的。”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今天早上也是我冒失。”
“哪里哪里。”
锅里的卤汁实在是太香了,浅棕色的清汤翻滚着,吹出一个个泡泡。
“局长你要不要尝一点。”A路人看熬得差不多了,舀起来一点汤
“虽然不太好,但是我其实真的蛮想尝的。”
说罢两个人都笑了,连恶趣味都这么相投真的太有意思。
“小心烫。”A路人自己喝了小半勺,然后把勺子递到局长面前。
局长吹了吹,刚想喝,门外就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和惊呼声。路人吓得手一抖,那勺子热卤汁差点就泼在他脸上了。
门外探进来一个金黄的脑袋,是熟人,狮子。
"卧槽你们刚才在干什么!!!你们知道那个姿势多猥琐吗!!!!“
局长这才意识到,这个姿势确实不太对。A路人侧着身子,举着勺子,他自己也下意识地前倾,两个人靠得太近看上去就像……
两人迅速弹开。
下面的录制中,A路人和痒局长都显得特别不自然,九命猫和黑石稔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D

(看官姥爷们喜欢的话留下评论和小红心呗!留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3)
热度(36)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