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双性转】VOYAGE 01-03

双性转!双性转!双性转!
模特paro,长腿路姐姐和长腿痒姐姐的故事。
预计两发完,是个甜饼,放心食用w
—————————————
01
“时间不早了。”
主持不动声色地抬头望了一眼对面的钟。演播室里亮白的灯光,隐约能听见秒针跳动地“咔嚓”声混在背景音乐里。
A路人看着主持翻动讲稿,目光最终如释重负地停留在某一行时,隐隐觉得最后一个问题大概会难以回答。
“你怎么评价痒局长呢?“
下意识地愣住,又在下一刻回过神来。面对这满屋灯光和摄像聚焦下,A路人轻轻笑出来,象征性地做出思考的表情。
“我认识局长……因该已经有些时间了。很上进很努力的一个后辈,大家在生活里都是好朋友。”
“我非常喜欢她。”
A路人又笑了,这个问题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回答。
02
A路人第一次见到痒局长是在几年前的一个时装周。具体是几年前无所谓,反正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昨天一样。
连走了两场的A路人第三场的时间是空的,走出秀场不分日夜的灯光,失望地发现初春的魔都除了一如既往地霾什么都没有。这种天气觉得回家睡觉也没什么意思,她就鬼使神差地托人领了张第三场的票。
出于各种原因首秀和第二场基本上不会出现新面孔。当年的新秀登台的机会要排到第三场往后。所以去看新秀场A路人有点怀旧的意味,毕竟有哪个不是从这里一点点走出来的呢。
今年的流行色本身就偏暗,设计师估计又是想走复古简约风,服饰裁剪很干净,少有多余的花边配件,配色也多用橄榄绿、水苔色、浅灰和驼色。这样的服装让人喜忧参半。对于设计师来说整体风格容易驾驭,但模特不容易走出自己的感觉。第三场进行了将近一半,新秀的风格基本上都很保守,千篇一律的台步,一张张闪过的面孔,难以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A路人抵着额头叹了口气,她和那些设计师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她只觉得这一批新秀估计都要被耽误了。
A路人低头不语,有点想提前离席。只是就在这时会场一角却意外地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讨论声,像是在平湖上丢下一枚石子激开的涟漪,一直荡到她的耳边。
抬头,裸色的高跟鞋、墨绿长裙过膝、驼色风衣下摆……平平无奇。
但当她再往上看得时候,视线停住了。
一抹玫红。
让人难忘。
随后A路人看见了一双湖蓝和深绿的异色瞳,带着与会场气氛格格不入的生机和稍许俏皮。这个姑娘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的,迈着比其他人大的步幅,早早走到了T台边缘,随机应变地转了个身,又原路走回去了。
满座哗然。
A路人被这个表现气得差点笑出来。
第二天一早,A路人划开手机,被她昨天看到的那双异色瞳各种刷屏。
新秀的名字叫痒局长。
一夜成名。
有人批评她标新立异带跑了整场的风格;有人说她有生命力,有个性,不是单薄的纸片人。
A路人觉得其实两方都有理。再仔细看看这个姑娘,确实很有个性。
和当下流行的整容脸不一样,痒局长没有那种批量生产的五官。自认为“阅人无数”的A路人一下子说不上她哪里长得特别,但就是觉得这样的搭配自然又漂亮。
她就是她自己,没有刻意模仿。
姑娘她其实自己根本没想着要火,这就是她火的原因。
A路人不知道为什么盯着屏幕看了很久。
03
A路人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又见到了痒局长。
春季的几场都走完了,难得同行们也能聚一聚歇一歇。模特圈其实真的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浮夸,哪里有什么天天撕逼的戏码,大家台下关系都挺好的,聚会也就侃侃八卦,吃一点平时没法吃的东西,和普通女孩子没什么不同。
那一年痒局长是挺特殊的一位。第三场之后她又走了一场。纯黑的晚礼服,不加夸张的配饰,没有拖地的裙摆,玫红色的头发随意地挽起,走出了和第三场迥然不同的风格。
华丽而颓废。全场近乎爆燃。
随即各大时尚杂志的封面上相继印出了这个姑娘的大幅照片。玫红色的头发,异色瞳……照片太过注重部分,反而让A路人模糊了她第一眼见到痒局长的印象。
A路人一边想着,一边端着餐盘在自助餐厅里挪动,直到她的视野里闯入了一抹玫红色。
痒局长正坐在桌边,面前堆了一大盘子盖浇饭,旁边还有一小碟东西,总之都是肉。她掏出手机给那盘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认真拍照后,才拿勺子拌着饭,舀一勺肉,然后塞了一大口到嘴里。A路人真的觉得这个姑娘有个性到可爱,个别模特在走秀期间宁愿吃流食,结果她倒好,什么都不管。
“A路人你好!”直到痒局长和她打招呼,A路人才反应过来自己莫名其妙地盯了人家姑娘那么久。
痒局长就这么抬着头看着她。湖蓝和深绿对上A路人琥珀色的眼睛,看得她心里一怔。记忆里的面孔经过模糊之后,又再一次清晰起来。A路人知道,自己再也忘不了了。
痒局长没有杏眼,没有一字眉,没有那种白到病态的皮肤。她的眼角微微上翘,眉型是自然的弧形,让她有一种区别于他人的英气。
两人面对面坐下。短暂交谈后A路人特别惊讶,这个爆红的新秀以前居然是自己的迷妹。痒局长根本不知道她其实和A路人在第三场的时候见过一面,见到“偶像”不是一点紧张,随手拿来一个煮鸡蛋放在手里玩。
痒局长把煮鸡蛋稳稳立在肩窝上,用手轻轻一推,鸡蛋顺着锁骨钩滑下来。好像是被烫到了,她又迅速取下那个鸡蛋,放在手里吹气。A路人把这一连串的动作全都看在眼里,痒局长就像是一只玩着自己尾巴的猫一样。
“让我也试试看?”
其实A路人从一开始就被这个迷妹灼热又时而飘忽的目光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真没必要这样,自己只是比她多几年的经验罢了,又不会吃人。
A路人从痒局长手里接过水煮蛋。鸡蛋立肩窝对于她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了,光滑的外壳带着热气,贴在皮肤上留下一阵温热。只不过很快地,A路人也欠身接住了那个掉落的水煮蛋。
“确实有点烫。”A路人做出了一个她自认为超级丑的皱鼻子的表情。痒局长随后也跟着摆了一个吐舌头的鬼脸。
触及奇异的笑点,两个人都笑得露出两排牙齿,及其放肆。
痒局长不止一次起身想走过来给A路人顺顺气,但还没迈出一步,自己就又笑得摔回座位。
这两个人在一起,年龄加起来一定不过五岁。
“路人你喜欢吃牛油果吗?”好不容易停下来、痒局长瞥了一眼A路人盘子里剩下的那半个绿呼呼的东西。
A路人拿叉子戳了戳那坨被她刻意留下来的东西:“你想听实话?反正我能不吃就尽量不吃。”
“简直太难吃了。“
“简直太难吃了。”
两人异口同声。
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一顿饭的时间两个人就熟络起来了。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w

评论(3)
热度(57)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