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双性转】VOYAGE 06~07

我错了,三次也写不完(冷漠)
有谁知道爆字数要用什么药吗?
—————————————————
06
局长那件事情就算控制得当,也肯定还得闹上一段时间。当天晚上A路人基本上没睡,把自己在遇到什么情况下该说什么话都背好了。她觉得自己和痒局长一样紧张,仿佛和这件事关乎到她的形象利益一般。
真是奇怪了。
事发的第二天早晨,A路人就接到了痒局长经纪人打来的致谢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疲惫地不行,应该是连夜处理事务的结果。对方麻烦她这几天帮忙多照顾着局长,别让她没事乱跑,要是被某些无耻老贼又抓住什么莫须有的把柄就亏大了。A路人看了一眼身旁还在睡得局长,表示完全没有问题,你们尽管把她交给我就好了。
痒局长睡到吃午饭的点才醒,还沉浸在昨晚的阴影当中,整个人都蔫耷着。起床刷了个牙,就又爬回被窝里装死。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A路人见局长依然没有起床,就忍不住去掀了被子。局长从被窝里钻出来,顶着一头的乱发,用一蓝一绿的异色瞳惨兮兮地望了她一眼,又慢慢地钻回去,把整个人蒙在了被子下面。
A路人觉得这个孩子简直了,我就看你还能闷多久。不出意料,第二天一大早,A路人还在睡梦中时就感到有人在晃她。
“路人我想出门,我有东西放在家里没拿过来。”
“门都没有,”听到痒局长又想到处跑,A路人瞬间醒了一大半,“你要什么东西我帮你去拿,你乖乖待在这里哪也不许去。”
发觉自己被“禁足”,痒局长生无可恋的躺回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A路人看着姑娘这么无聊实在可怜,就翻箱倒柜找出几张自己中二年龄玩过的游戏碟陪着她玩。结果事与愿违,耗了一下午,连A路人自己都觉得再这么待下去她肯定会爆炸。
躺在床上望天花板的人变成了两个。
“局长你家离这里远吗?”A路人穷极无聊。如果离得不远的话,她就可以借着替痒局长取东西出去溜达一圈儿。
“挺远的。市中心的房子租不起啊,我和别人在市郊合租了一个短租房,下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呢。”痒局长踢起一个枕头,用脚尖顶着玩。
“住得这么远上班怎么办?”
“怎么办?早点起呗,地铁坐到这里要一个多小时呢,还能补个觉。”
怪不得吃得那么多还这么瘦,A路人又心疼了。
“你觉得搬到我这来住怎么样?我一个人住蛮无聊的,刚好你下个月房租也没交……”A路人从床上翻起来,夺下痒局长踢着的枕头,“我很认真的。”
“啊……嗯?我们可以一起住?”痒局长也立即直起身来,双手搭在A路人的肩上摇,整个人都贴上去了一样。
“你的经纪人叫我看好你。省得你又到处闯祸。”A路人稍微隐瞒了一点她应该“看护”痒局长的时间,但她觉得这没什么问题。
痒局长的面部表情随即出现了及其夸张又可爱的变化:“真的吗!!!我以后可以和女神一起住了啊!我可以和女神睡了啊!我可以睡A路人了啊……”
好像有哪里不对吧。
A路人一边嘟囔一声“神经病”,一边揉着痒局长的头发笑出了声。
事情处理得比想象中顺利,过了不到半个月事态就平息了下来。A路人长舒一口气,看来痒局长的公关经纪人也都是一帮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
还没到月底,痒局长就开开心心地把家里的东西打包张罗着要搬过来了。三十号那天晚上,房租失效的前一天,痒局长望着空空的房间,忍不住给A路人打了个电话:“路人我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我特别想现在就飞过来!”
“那你现在就过来吧,反正我这儿也准备好了。”A路人又把地板拖了一遍,满意地打开衣柜:特地给她空出了半边。
一个半小时后,A路人在家门口发现了一只托着两个行李箱,散着头发气喘吁吁的痒局长。等到两个人全都收拾好,十二点都已经过了,靠着床头休息,但就是不想睡。
“局长?”
“嗯?”
“没什么,睡觉吧。”
痒局长又像个树袋熊一样,手脚并用把A路人圈着。A路人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把想说的话都说出口。她总不能告诉局长在她回家的这几天,睡眠一向很好的她难得地失眠了。
07
自从同居以后,痒局长和A路人合作的次数更多了。气质和风格都及其难得的互补,站在一起又异常地和谐自然,两个人的硬照和广告基本上都是打包出售买一赠一的。
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衣服和鞋基本上混着穿……常和她们两个合作的KBShinya爆料称,每次和她们在片场待上一天,自己的眼睛都会干涩肿痛,无法直视强光。虽然KBShinya时常满嘴跑火车,但这句话一直都被业内认识当做真理供奉着。
下了班模特和平常的姑娘没啥两样。痒局长和A路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当然是到处吃东西,但是体重方面还是有硬杠杠的,两个人胆子再大也不敢三天两头这么干。所以局长和路人的日常生活基本上还是窝在一起看电影打游戏,下了班的长腿姐姐们立刻就变成了宅女。要是她们玩得开心,没事的时候偶尔也会po几张生活照或者互相化妆的视频到网上,面对评论区里的调侃,两位当事人也不反感。反正都是姑娘,能怎么样啊。
A路人在这两年里几乎看到了痒局长的每一点成长。台步和搭配方面的成熟随着场数的叠加水到渠成。A路人承认痒局长在首秀中的台步就很有灵气,远超同届的其他模特,但比起有经验的前辈们,这样的台步还是会因为“飘”而拖后腿。台步想要走得“实”,除了练没有别的方法。痒局长平时没个正经样,但该认真的时候做事情却用心地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A路人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周六,她陪着痒局长到单位去练台步,厅里没人,痒局长从上午十点半开始,一直走了五个多小时,背心脱下来都能拧出水来。那天A路人把她硬拖回家,晚上痒局长连从沙发上起来去厨房接水走得都是标标准准的台步。
人一旦把精力摆在了提升实力的方面,再去面对流言蜚语自然会平和很多。痒局长开始学会乖乖地在发布会前一天晚上背各种东西。就算晚上背得焦头烂额直骂娘,第二天她在发布会上和某些记者“打太极”时说话也能滴水不漏,简直和当年摔门而去的那个姑娘判若两人。
第三年是痒局长职业生涯中比较难熬的一段时间。年龄和气质的变化让她不再适合刚出道时的路线,转型或者就此退出,她只能二选一。A路人对于这一段历程很熟悉,但由于风格有偏差她也不敢提什么建议。路是要靠自己走出来的,她只能在这种时候给痒局长最大可能性的关心和安慰。
不再接广告,潜心钻研舞台,很无趣,生活也会充满压力。A路人觉得痒局长一个月基本上每天都和来了姨妈一样,性格喜怒无常。在外面要对的所有人笑脸相待,回家后才能发泄情绪,痒局长会对A路人发火,但事后又会想很多,会愧疚,会觉得自己不懂事。A路人安慰不了她,默默希望转型阵痛期能在把局长拖垮之前赶快过去。
沉寂半年之后痒局长的首场是秋冬场。那一场的色调让A路人想起了当年她的首秀,精简的剪裁,偏灰的色调,而现在这一场不是轻便的春装,用料以皮料和呢料为主,更加难以驾驭。A路人很紧张,即便有百分百的信心,她还是害怕局长会出什么差错。
但是痒局长的出场让她惊艳。
藏青色的呢子风衣,立领。痒局长没有盘头发,直接把玫红色的长发吹散,异色瞳里的光芒让她想到了狼。步幅上做出了巨大的调整,肩颈向后微微拉伸——让人佩服的气场。在保留了出道时自信的基础上,多了稳健。A路人坐在T台下,随着站起的人群鼓掌,一直到眼角湿了都没有停下。
从巨大压力里解脱出来的痒局长当晚就忍不住拉着A路人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跳跃一边唱。局长用手揽着比自己矮一些的路人,两排牙都露出来,笑得特别开心。A路人一时恍惚,无论在外人眼里怎么样,局长在她面前从来都没有变过,只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姑娘而已。
A路人让痒局长先睡了,自己在黑暗里坐了好一会儿。着几年来自己身体的变化她并不是感觉不到,片场耗一整天会让她第二天早晨没法按时起来,走秀连场会影响状态……她自己太明白了,自己快要走不动了。
就在痒局长转型成功的那一场,她坐在T台下,这是她从转型以来,第一次缺席时装周首秀。
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她总有一天要退出。无论是这个圈子,还是痒局长的生活,她只是一个路人而已。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w
(觉得压抑一定是你们的错觉)

评论(7)
热度(44)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