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 如梦 10

性转的坑缓一缓,先填这个坑……
思考了很久要用什么比较合理的理由把局路两个人稍微分开一段时间,希望各位看官姥爷们不要觉得奇怪。
我不管我就要看局长修东西
我不管我就要听局长的口音
我不管我就要看路人宠着局长
————————————————
(路人视角)
我应该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过了。大概是那天真的累惨了,我换了干净衣服把喝汤喝完,沾着枕头马上就睡着了。梦中眼前一直是雪霁初晴般的亮白色,我沉在里面睡到第二天将近才醒。
其实睡眠质量差,多半也是我自己没事找事折腾出来的。前几年那会儿,我二十才出头,整天精力旺盛,熬夜赶稿一点问题也没有。有些师兄师姐那时候就劝我趁年轻多爱护爱护身体,我还不信。但是现在马上要奔三,你自己都能感觉得到,身体真的是不如从前。不是我故作深沉陈什么的,这小半年来只要早上有课,我就要用浓茶咖啡什么的提精神。
晚上睡不着,白天没精神,玩命地工作,加上过量的咖啡因,恶性循环:我每天睡得很多,但睡得很差,多梦,还起夜。就算是周末有时候能赖床,那也是醒着干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真的难得能好好睡上一觉。
醒来时,房间里的空调已经关上了,残余的暖气倒也不让人觉得冷。窗帘拉开一半,窗外的雪已经停了,映得天地间一片炫目的亮白,看什么都特别清楚。我下意识地想翻身下床,结果右腿上的重量把已经翻了一半的我又拖回了床上。往身边看一眼,还有一床被子,空的。
霎时间昨天晚上所有的片段都“轰”地涌了出来。
这种回忆绝对会让人尴尬到手足无措。我想着昨天被一个还在上大二的傻孩子抱回来,就忍不住地觉得自己特怂。把手从被窝里伸出来,蒙着眼睛,我缓了好一会儿才有脸把手挪开。
撑着自己坐起来,把手伸进旁边的空被窝,已经凉了。
环顾房间里也没见着人,难道走了?我正纳闷着大冷天局长他一个人能跑到哪里去,就听见浴室里传来“叮叮咚咚”金属敲击的声音和淅淅沥沥的水声。
连双拐都没来及撑,我把左脚胡乱地塞进拖鞋里,扶着墙跳着挪到浴室旁边。推开门,局长没穿外套,卷着袖子,站在凳子上拿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的扳手,对着我的热水器拧来拧去。
“早。”听到门被推开,他先转过身,挥了一下扳手,当做是问好。然后转回去,继续把螺母紧了几圈,再用手掰一下,确认无误后如释重负般长吁一声,把扳手丢在地板上,得意的朝我打了个响指:“昨天发现你家热水器漏水,反正闲着,发现你鞋柜里有扳手什么的,帮忙修一下。”
“你会修热水器?”
“其实修空调修得更好。不过我热水器也能修。”
他从凳子上跳下来,弯腰把地上的工具轻快地拾起来,然后朝我龇着牙。
简直就像幼儿园里找老师要小红花的小屁孩说“你看我能干吧快来表扬我”一样。
我拍了拍他的肩,缕了几下他有点湿的头发。好好好就你最能干开心了吧?
我舍友那张床上堆着的东西像座小山,又何况我还拖着一条断腿,收拾起来太麻烦。局长要留下来和我一起住,睡哪儿是个大问题。不过还好我的床不小,两个人挤一挤翻身免谈,但睡觉还是能睡下的。我和局长很愉快地铺两床被子挤在一起睡,特别暖和,后半夜空调的钱都能省下来不少。
局长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和上课的那段时间比简直换了一个人一样。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变得“乖”的不得了。
我仗着自己腿摔断了,倒垃圾买菜之类的活全都交给他干。局长每天隔三差五要”蹬蹬蹬“往楼下跑,然后再“蹬蹬蹬”爬上来。这样爬了几天,我也没听见他有什么怨言。宿舍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勤劳的一个人,我自然也不好意思再放任自己过得像猪一样。
人嘛,这点脸还是得要的对不?
为表感谢我把我的那些天杀的资料全都送给局长了。局长真是……真的还是个孩子样,不务正业刻在骨子里就是改不了。我是学语言的,本科要求修第二外语,那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找的,把我那时候的法语书给翻出来了。
“这本书是什么呀?”
他举着快被翻散架的书,眯着眼睛,特好奇地瞅瞅书又瞅瞅我,无意间乡音就从嘴里溜出来。奇怪的笑点被戳中,我笑得差点在床上打滚。
玩归玩,干正经事的时候就要有干正经事的样子。早上睡到七点半起,局长就抱着笔记本画图,画到要吐的时候就读几篇文章换换心情;我在他旁边接翻译,顺便纠正一下读音,整个早上过得异常充实。下午和晚上,局长会拉着我一起和狮子白鼠他们联机打游戏。实话实说我们四个技术都很水,但跟着局长和他们渐渐混熟了,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随便乱打,反正我们开心就好。
只是有一件事情,我谁都没说。语言专业难就业,这是当初选专业前就敲好的警钟。和我同岁的同学,要么已经出国,要么早就找了工作。我大概属于胸无大志的那种人,准备辛苦一点,混个留校,专心搞学术。但是人一辈子,就这么过去实在太咸鱼。从本科开始,我就了解到B大在西南边陲有支教的项目。我从小就是听着这种公益广告长大的,既然自己不能造导弹造火箭的,那能传播知识也好。我爸妈那边早就商量好,材料也交了,我特地赶完了准备博二发的一些论文,推掉了学校里的助教,准备下个学期中旬出发,去一年。这么一来事情还挺多的,这一年的事情全都要安排妥当。不过现在B大和我熟的同学已经不多了,也免除了要一个个提前告知那样麻烦的过程。
年前我爸妈特地来看了我一趟。本来他们早就回老家去了,尽管我一再和他们说自己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他们还是赶回S市开看我一眼。不愧是亲爸亲妈,感动不过三秒。在看到我裹着石膏的腿的时候,他们像批评三岁小孩一样,把我从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开始的所有蠢事全都重新翻出来讲了一遍。局长坐在旁边,装作在画图,其实在偷听,憋笑憋得满脸通红。
局长确实是撩“妹”狂魔,8到88岁的“妹”都能撩的那种。我妈听说是局长把我在大雪天从医院给背回来的,在嫌弃我之余,立刻就对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小伙子喜欢得不得了。
“你看看他,才大二就会照顾别人了,你再看你自己,怎么办哦!”我不服气,那看看他刚上我课的那会儿是个什么货色就不会被这种表面假象骗到了。
真的,你听我妈这个语气,我要是个女儿他估计早就恨不得让我直接嫁给局长得了。我半开玩笑地调侃我妈,结果因为“多大的人了,说话还口无遮拦”,又被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
我妈回去之前还把我宿舍里的方便面全扔了,给我们炖了一个红烧蹄髈过年吃,留下一大包蔬菜,堆在厨房的一角绿油油的一片。“全都吃掉啊别浪费了!”我妈特地叮嘱我,要是吃不完扔了有我好看。
可是这么多东西要怎么吃啊,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要摆到坏掉我心里一阵肉疼。不过今年,狮子白鼠他们两个也自己留在S市过年。上次麻烦他们不好意思,现在又混成了不错的朋友,过年图个热闹,不如把他们一起请过来吃顿年夜饭。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w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6)
热度(35)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