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双性转】VOYAGE 08~09 (完结)

 双性转,模特paro,注意避雷!

本发完结,结局HE!

——————————————————

08

  A路人作为一个模特觉得缺席时装周这种事情一旦有了个开头,后面就没完没了停不下来了。痒局长还是和她住在一起,但是两个人一起去片场的机会确实不如从前。

  事业上升期的痒局长早出晚归,A路人一个人在家闲得无聊,通常从下午就开始做晚饭,一直在厨房里待到天黑,只端出一盘全素的沙拉,也不知道这几个小时都在干什么。她看着刚到家的痒局长瘫在餐桌前捧着碗“吃草”,嘴里嚼得沙沙响,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喂兔子。

A路人又开始熬夜了。在她决定跻身模特圈之前,她还只是个着读服装设计专业准备毕业之后随波逐流的学生。庆幸自己那几年读书还算是用功,现在把老本行捡起来,不至于退了以后连饭碗都没有。再握起笔画草图,觉得恍若隔世,晚上在书桌前坐着一不小心就熬到了第二天。

 那天早上A路人是被枕头下的闹铃震醒的,脑袋重得要命,眯着眼睛翻过身,在伸懒腰的时候下意识地往身边摸,发现没人。一瞬间清醒过来,痒局长跑到哪里去了?A路人把厨房卫生间都找了一遍,拿起手机想刚想拨电话,才想起来痒局长这两天有个拍摄任务,取景地不在S市,估计是没忍心叫醒自己提前走了。

 趿拉着拖鞋挪到卫生间,没开灯,A路人接了水刷牙洗脸,动作来自下意识,魂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镜子前的隔板上码放着瓶瓶罐罐,当初痒局长刚搬进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化妆品之间还有象征性地一条分割线,结果现在还不是全都混在一起。

 抖了抖脸上的水,不想化妆,不想擦护肤品,A路人只想再睡一觉。痒局长不在家的时候她觉得无聊到做什么事情打不起精神。

  被子里还有点热气,不知道是谁焐出来的,A路人把头埋进去,还闻到了一点朦朦胧胧沾了水一样的花香。不是她自己身上的味道,更不是洗衣液留下的,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了痒局长一蓝一绿的异色瞳。

  什么时候我们会这么自然地把这里称作“家”了呢?

  周身被这样的气味包围着,A路人盯着天花板,觉得自己精神恍惚。她很喜欢痒局长,不仅是因为在外人眼中她的优秀,更因为她熟知痒局长生活的点点滴滴。她们一起生活,一起犯傻,这些细节让她知道痒局长不仅仅是宣传海报上的一道影子,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痒局长快要25岁了,这个年纪的姑娘耽误不起,十来年的青春哪里由得你去挥霍?她们住在一起已经有将近三年了,痒局长除了工作,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和她在一起的。A路人自己无所谓,但是痒局长呢?

A路人特别想和她继续这样生活下去,但是她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了。

 两天以后痒局长顶着一头的灰钻进家门,照常坐在餐桌边吃东西。A路人就坐在对面,捧了一杯白开水小口地喝,不知道该怎么说。

 “局长……怎么说好。你觉得我们再这样住一起对你好吗?”

   痒局长抬起头来,一脸的疑惑。

 “我觉得,过些日子,我们分开住吧。”

 “为什么?”痒局长直接搁下筷子。

 “我觉得这样不太合适。”

 “知道了。”

   痒局长没把饭吃完,直接回房间收拾东西了。A路人问她现在就收要搬到哪里去,痒局长不说话,也不看她,一个人低着头,把自己两年多来积累在这里的东西妄图塞进刚搬进来的时候拖来的那个小箱子里。

  A路人自己一个人躲到卫生间里,蹲在角落里,听得见门外收拾东西发出的窸窸窣窣声。A路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就是觉得心里特别难受。

 那两天是怎么过的A路人记不清楚,好像记忆断片了一样,直接跳到了痒局长提着行李准备出门的场景。A路人穿着睡衣,没梳头,站在玄关送她。痒局长按下电梯,看着楼层一点点往上。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凝重到极致,直到重物落地的闷响传来,A路人才回过神来。痒局长把手上的包扔在地上,转过身来,盯着她,因为没休息好显得有些憔悴。A路人下意识地往她那里走,结果才迈开一步,她就被推向了身边的墙。

 闭上眼睛,却没有传来意料之中后脑勺撞击墙面的疼痛,她的后脑勺和墙面之间,隔了痒局长的一只手。A路人睁开眼睛,她试图弄清楚痒局长到底要做什么,然而她没有等到回答。

 因为在她等到痒局长的回答之前,温热的气息吹过面颊,随后而来的就是双唇上那个软乎乎湿漉漉地触感。

 瞬时间空气中全都是她熟悉的那种朦胧的花香。沾了水一样, 情窦的味道好似一个女孩的成长,从懵懂无知到大气端庄,刚刚有些妩媚的气质,却又逃不掉少女的青涩本质。这个过程似乎太长,长到捱不过暗恋的痛楚与酸涩,这个过程又太短,短到还来不及回首就已岁月蹉跎。除了清甜的花香,青涩的青草,微酸的柑橘,一同搅入人生中尴尬而美好的年华。

 “你疯了。”A路人喃喃自语,然后攀住痒局长的肩,吻了回去。

    她们两个都疯了。

09

   后来A路人隐退了。

   退居幕后,她追随未尽的梦想成了一名服装设计师。自然有人看好她,也当然少不了认为她只是一个花瓶却没有真才实干的人,她过了争强好胜的年纪,不去辩驳什么。她只希望今后人们谈起她时,不要只记得她曾是一名模特,她应当还是一位优秀的设计师。

  还有痒局长。

  她没有搬走,而且再也不会搬走。从此以后A路人在她的生命里再也不仅仅是一个路人而已。每当她走下T台走出片场,她都知道有个地方有床铺,有热水,有饭菜,有A路人——那里是她们的家。

  这次采访是A路人隐退以后第一次出现在荧屏之上,当然,她是以一个设计师的身份出现的。回答完常规的问题,主持人不出所料没有放过她,问了那样一个问题。

“你怎么评价痒局长呢?“

  她笑了,她何止只是欣赏她。

  采访结束,从走廊去洗手间卸妆,A路人在半路上被一道黑影拦下,刚想一高跟鞋踩下去,才发现黑暗中对方的玫红色头发垂在肩上。

 “局长你怎么进来的?”

 “刷脸进来的啊。”

 “什么?!要是被发现了……”

 “骗你的啊!门口保安没注意我偷偷溜进来的。天黑了,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我骑车来接你。”

   局长随手摸了摸A路人的头发,从手上的纸袋里掏出一瓶卸妆油和一件黑色卫衣。

 “先随便卸卸,我拿了衣服,外面降温了。”

   水声哗哗地响着,A路人低着头洗脸,痒局长就站在一旁看着,在她抬起头的时候递上纸巾。

  走出大楼,当红模特打开停在树下的自行车锁,驮着设计师,慢慢往家骑去。局长穿得挺随意,一件白衬衫,在夜色中白得晃眼。

  “我是不是很重?”A路人看她骑得有些吃力。

 “哪里重了?你听那些人胡说八道。你这样刚刚好,以前太瘦了。”痒局长好像是要证明A路人确实不重一样,又把车骑快了一点。

  A路人刚刚退下来那会儿,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吃肉。将近十年的模特生涯让她差点忘了自己原来能吃下那么多的肉。不走T台,体重稍微上去了一点儿,整个人看上去挺精神,不错不错。

 自行车在街道间穿梭滑行,痒局长的头发向后飞起,全都甩在路人脸上。

“皮筋在哪里?“

“口袋里。”

  A路人从痒局长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皮筋,把她的头发随便挽上去,这时视野里才清晰地闪过路两旁店铺和树木的影子。

“诶诶诶!你往哪里走啊?”意识到偏离了回家的方向,A路人轻轻掐了一下痒局长的腰。

“我看你饿了,先去趟超市?”痒局长把头侧过一点,一边看着路,一边试图往A路人这里瞟。

“我看你是自己想吃东西了吧。”A路人强烈怀疑这是个痒局长惯有的套路。

“好吧,是的。我今天特想吃旺旺雪饼。”

“大晚上吃东西,下不为例啊!”

“好好好。”

“别说话,看着路。”

  痒局长没有再说话,把车稳稳地向前骑。A路人突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以你归处为家。漂泊在生活里,你在哪里,那里就是我们的家。

  上半身向前探去,她把痒局长的碎发拢了拢,然后轻轻地在她的耳后落下一个吻。

  END.

 

 最后是作者的废话:voyage这个标题是心血来潮取的,意思大概是航行、航海。觉得这个词读起 来很好听,平常的生活也和航行航海差不多,会遇到波浪,之后会不会风平浪静谁都不知道。

  希望现实生活中局路友情长存。

 

评论(9)
热度(56)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