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局路】 如梦 11

本章夹杂了大量的狮鼠私货,所以私心打了狮鼠的tag,如果造成了困扰请原谅
意外的一更,更完继续消失到六月中旬
不出意外大概会有二十多章,结局he,请放心食用www
————————————————
(局长视角)
年三十那天早上,我迷迷糊糊还睡着,就被身边窸窸窣窣一阵翻滚声吵醒了。从趴这睡的姿势换成侧躺,我半眯着眼睛摸出枕头下的手机瞄了一眼,才六点半。而此时旁边的路人也不知道到底睡醒了没有,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头发翘起一撮,晃着上半身胡乱地套好了毛衣的一根袖筒。
这看上去是要现在就起床准备年夜饭的架势啊。
路人对于这顿年夜饭也和他平常一样上心地不得了。几天前,做肉圆、炸豆腐皮、卷蛋饺这些活他就已经泡在厨房里撑着拐杖陆续开始做了。
我的印象中,凡是能吃的东西,放在水里煮熟了,再加一点老干妈,都不会难吃到哪里去。路人从那锅酸辣汤开始,完全颠覆了我对“能吃的东西”的理解。从能吃的,到好吃的,虽然路人做的都是家常小菜,但我上大学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质的飞跃,想起来竟然有一种迷之感动。
路人严禁我踏进他的厨房里捣乱,我只能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无聊到要靠数天花板上的裂缝打发时间。很奇妙,路人他和我在这间宿舍里每天相隔最多不超过十米远,晚上我甚至能听到他清晰的呼吸声,能感受到两层织物另一边传来的暖意。我们隔得这么近,他还是会像往常一样开玩笑,挖苦我,在我忙到焦头烂额的时候凑近,但是我的心里揣了一件根本没有办法告诉他的事情。我静静听着路人在厨房里切菜的声音,这样的生活,这种属于朋友间的生活模式让人觉得很难得,很愉快,但又很无奈:你真的什么都左右不了。
妈的,我堂堂八尺男儿大过年的居然在这里想这些东西!
狮子和白鼠中午就到我们这里来了,带了两样熟菜,顺便还搬了一小箱罐装啤酒。这次的气氛完全和上次在医院不一样,混熟的朋友见了面都像疯了一样,路人直接丢了双拐从厨房蹦出来,要不是我扶着,估计又要摔一跤。白鼠看起来应该挺稳重的吧,在这种时候他也直接把手上的塑料袋什么的往狮子怀里一塞,然后就跑去和路人哥俩好了。谁都没有心思吃午饭,盛了点汤随便垫了一下肚子,我们四个马上收拾桌子,翻出两副扑克牌和身上的零钱“赌”了一个下午。
啧。白鼠多么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了,摊上狮子这么个傻子。“哈哈哈哈白鼠你又被我坑死了开心不哈哈哈哈哈!”“来来来快点给钱!”“嘿嘿嘿我们又输了坑你比赢牌有快感多了!”
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智障。
狮子到最后笑得整个人都挂在比他矮半个头的白鼠肩上,白鼠腾出一只手拿着牌,另一只手从口袋里又摸出五元拍在桌上,随后顺了一下狮子的头发,脸色凝重,继续算牌。
四个人之中也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认真打牌了。
就算摊到这样的队友还不打死他,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真爱”吗?
狮子玩得,或者说坑白鼠坑到嗨,一边傻笑一边拿起旁边的水灌下去,不知道是被烫到了还是呛到了,咳得像断气一样。然后我和路人坐在他们对面,眼睁睁地看着白鼠接过水杯,抿了一小口试了下水温,觉得不烫了,才递给狮子。狮子整个人圈着白鼠,朝我们咯咯咯地傻笑。白鼠嫌弃地朝他脸上糊上一掌,又重新皱着眉头看着牌,任由他蹭自己,动作如行云流水无比自然。
卧槽这个白鼠和这个狮子都和我认识的不一样。
我和路人整个下午都散发着懵逼的耀眼白光,看着他们两个性格千差万别,本来应该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意外但和谐地腻在一起。两个当事人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继续我行我素,一直秀到年夜饭端上来为止。
素三鲜、蛋饺菠菜汤、烩豆腐皮、半只烧鸡、鸭四件,中间围着一锅红烧蹄髈。正方形的小桌上方飘着一层白气,四双碗筷,还有四只酱油碟靠着桌边勉强塞下。
真的像在家里一样。
电视开着其实没有人看,春晚小品的笑点太谜,我们这种小青年哪里看得懂。狮子搬来的小箱啤酒一共十二罐,我们就一人三罐,全都喝光!男子汉喝酒划拳,这是根本不用教的。啤酒而已,但喝着喝着就变成了这样:
“哥俩好,并蒂莲!”
“五魁首,四红四喜!”
“来来来我一心敬你!”
“六六六!”
“哈哈哈哈小白鼠你罚酒!”
白鼠还是一如既往地因为太老实被我们坑得几乎一直在喝,狮子很开心地把自己那罐还剩一大半的偷偷塞到白鼠手里。白鼠估计也是喝高了,什么都没注意,接过罐子继续喝,结果喝到最后趴在路人的床上把脸往床单里拱。
最后还是狮子把他给抱回去的。情景和下午完全反过来了,白鼠在狮子怀里窝成一团,睡得很香,半梦半醒指间迷迷糊糊念叨着狮子的名字。不知道我当时抱着路人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狮子很小心,走路的时候都下意识地弯腰降低重心。
狮子出门的时候,朝我们道完别,接过白鼠的外套把他裹起来,用下巴轻轻蹭了一下白鼠的发顶。
狮子在笑。
和他平时那种猥琐的笑,喜欢的球队进球时癫狂的笑,熬了大半夜终于敲完最后一行代码时的哭中带笑……总之全都不一样。这大概是一种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看着自己心里的一部分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笑。
他们走了以后,我帮路人把盘子搬到厨房里洗。把盘子滴上洗洁精时我应该走神了,不小心就挤了小半瓶,温水上浮了厚厚一层泡沫和油花儿。把手浸在水里,盯着脏兮兮的水面,觉得心里比这还乱,混了不知道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路人现在正坐在床上看电视,他的旁边就是我的被窝。
我根本不知道出去以后到底应该做什么。
想起狮子走之前的那个笑,我意外地感到了……嫉妒。
同样是两个原本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人,我和路人与狮子白鼠就一点都不一样。我不信佛不信教,是信仰科学和马列主义好青年,但是现在我正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的不公平。
其实哪里又有什么不公平呢。
全都是痒局长这个胆小鬼给自己找的借口。
一直是我自己在胆怯。

TBC.感谢你读到这里: )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12)
热度(43)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