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 Silver city 01

*科幻电影发烧产物,架空设定,内容牵扯到人工智能

*全员向,虽然此文中大家并非间谍,但是因为情节需要,其实和间谍差不多

*主cp佐三,作者是个博爱党,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刷一刷波实波,田神之类的cp

*目测深坑,请谨慎跳入



0.


你的世界亦真亦幻

而我只会坐在一旁

从这座银色城市贴身侧行


1.


这是一个十二月初的早晨。

昨夜开始飘的雪还没有停,窗外的风穿梭在建筑物之中撕扯出裂帛一般的声响。云团未散,天空看上去比往常更低,地面和屋顶间洒满了冷灰色。

寒冬的凛冽萧瑟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在这种天气里街道上难见行人,甚至连活物的气息也难以寻觅。

甘利在沾满水汽的窗户上擦出一片视野可穿透的空白,注视着粘在窗框上的雪花。微波炉里热着牛奶,他铲出煎锅里的松饼摊在瓷盘上,厨房操作台上铺着填了一半的纵横字谜。

在餐桌上放好早点,他压低脚步走进隔壁的房间里。Emma还没睡醒,伸出手扯着被子边缘,眼睫毛随着浅浅得呼吸声起伏。甘利把空调调低了一度,给她掖好被子,随后在这个孩子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趴在床脚的苏格兰梗抬起头来,扯着他的裤脚低声呜咽着,跟随他走到玄关。

打好领带,穿上西装,甘利竖起食指放在嘴唇间,对正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的小家伙做出噤声的手势,带上房门,走向了积着雪的街道。

甘利是个律师,或者说现在是个律师。今天早晨他有一个不能推脱的预约。

他没有开车去他的那个办公室,相反,他无目的地穿梭在这个银色城市的大街小巷中。积雪因为低温冻成粒状的冰渣,踩上去有碎裂般的轻响,脚印很快被新飘落的雪遮住,迂回了半个多小时,他拐进了自己公寓对面街角的一个咖啡厅里。

咖啡厅不大,但布置很用心,原先熟褐色的整体色调上因为即将来临的圣诞节点缀了饱和度很高的深红色和冬青色。咖啡厅内部也像它看上去那么温暖,中央供暖开得很足,房间里氤氲着混合了黄油可可和咖啡豆香味的热空气。

甘利几乎是下意识地猜出了是谁定了这么一个地方。

可能是因为天气的缘故,咖啡厅里没有什么客人。视线掠过窝在卡座里打毛线的几个老妇人,最终停在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边。两个年轻人背朝着他进门的方向并排坐着,靠着走廊的那位高一些,越过椅背能看见他硬而短的一撮头发,座位把手上搭着包裹着烟灰色羽绒服的手臂;靠窗坐的比他矮了几公分,背靠着座垫望向窗外,用手指在玻璃上轻轻摩挲着。

甘利拐进那两个人对面的座位。稍高的人坐得特别端正,微微起身和他握手,稍矮的停下拨弄玻璃的动作,给他们三个每人都叫了杯清咖啡。

这两个人一个从坐姿和面容就能推测出其耿直的行事作风,另一个则透露着微微的懒散,但即使半靠在卡座里,他的眼睛也出奇的明亮,目光里有力度。风格完全不相配的两个人此刻坐在一起,居然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奇怪,相处间透露出自然的默契。

甘利认识他们的时间不算短,即使隔了几年没有见面,依然能在本应模糊的回忆中找到他们相识,共事的画面。

“佐久间,三好,好久不见了。”

“刚才从玻璃的倒影里看到你从门口走进来。”被叫作三好的年轻人直起身子,捋了捋刚才蹭皱的衣领,瞥了一眼橱窗玻璃,然后露出狡黠的一个笑。咖啡被服务员端上来,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搅着面前的黝黑醇厚的液体,一时间内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沉默。

“我已经退出了,三年前我就决定不去管D组的事情了。”甘利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选择先挑起话题。

“我们知道,”一向高傲的三好在言辞中用了“我们”而不是“我”,折让甘利有点惊讶,“我们希望你能帮一个忙,就以你现在律师的身份。”

佐久间一直用和他完全不般配的小勺轻轻敲击瓷杯的边缘,眉头皱着,像是有话要说,但怎么都说不出来的样子。甘利向他颔首,示意他完全可以畅所欲言,否则自己帮不了什么忙。

“我和三好,我们打算结婚。”

甘利听到这么一句直白的话差点把自己噎着,佐久间说得特别认真,语调是平的,陈述句,没有一丝迟疑。坐在他旁边的三好也被这样直截了当的话激得愣了半秒,伸出手肘捅了佐久间一下,咖啡杯遮住了半张脸,甘利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能看见他隐隐泛红的耳根。

原来三好也是会害羞的。

“所以?”甘利心想你们两个总不会大冬天把我喊出来就为了说这个吧,他身上还保留着他半路出家之前属于科研人员的敏锐,“你们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吗?不如从昨天晚上那件事情说起吧。“

昨天晚上对于很多人都是不眠的一个夜晚。D组在彻底销声匿迹一年后,包括他在内的成员们都因为某个契机联系在了一起,而且这个契机,他可以肯定,和自己对面坐着的两人中至少一个有关。

“有一个组织,声称他们对我拥有所有权。”三好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把瓷杯放在茶碟上。

果然和昨天晚上的事情有关,甘利觉得有些不舒服,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接下来他可能会听到的事实还是会让正常人觉得难以接受。

“和你们听说的一样,我确实是个……”三好还没说完的话被佐久间打断了。

“我希望三好,可以以人类的身份和我结婚,”他的语气和他的态度一样坚决,清晰,“而且,我们都明白的,三好他是一个人类。”

“我也希望是这样,”甘利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看着和他共事过多年,从头发到指甲都与自己无异,会表达情绪,品尝美食,从来都优秀耀眼的三好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但事实是,他们可以证明我不是生理学上的人类。”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25)
热度(99)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