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 Silver city 04

*架空,人工智能题材

*D组是干什么的本章揭秘!

*本章大义:看佐熊如何被三好花式撩

*这真的是一个深坑,请谨慎跳入

4.

倾斜的夕照从办公室的落地窗射进来。

佐久间坐在阴影里,闪存盘里都是压缩文件,全都弄开要花时间。他看着绿色的进度条在屏幕上一点点挪动,用来舒缓压力的颜色此时此刻怎么看怎么扎眼。

四点整,挂钟的两根指针完美地把钟面分割成三等份。时间还算充裕,这只是今天一个不愉快的插曲而已。

进度条可以考验他的耐心一般,近乎停滞不动,佐久间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从窗口眺望出去。

他第一次见三好大约是在四年前。

人工智能这种东西在佐久间年龄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新兴的科技发展迅速,但同时让人担忧。他出生于一个传统保守的家庭,成长环境告诉他:人工智能很危险。

它们准确迅速,不眠不休,几乎在各项指标上都优于人类本身。

更重要的是,它们就算有了情感,那也是人造的,虚假的——它们没有灵魂,这与传统的伦理道德相违背。

在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人工智能很危险。

佐久间不算是古板到迂腐的人,但他也有自己的顾虑。他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忘记电视屏幕里诸如“终结者”这样的形象,那些狡猾强大的钢铁机器给他造成过童年阴影。

所以当时入职刚满一年的佐久间听说自己要调职到D组负责监察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心里自然觉得膈应,更重要的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良好的融入他要去的D组。

D组是那时候研究人工智能技术最权威的实验室。哲学,认知科学,数学,神经生理学,心理学,计算机科学,信息论,控制论,不定性论……这个实验室里浓缩了各个领域的尖端科研人才。

不过他们在外人眼里都只是一群怪物而已。

D组的总部在市郊的一栋破败小楼,刚上班那天佐久间从市中心倒了两班车,最后站在那个不知道能不能抵抗得住四级地震的灰黄色建筑物前,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到实验室了就不要再穿你们国安局的衣服。”实验室主管结城教授听到他的报告甚至没有从办公桌后起身,冷着脸把一套白大褂丢给这个对真正的人工智能还一无所知的年轻人。

佐久间捧着叠好的衣物,微张着嘴愣住了。

“不要愣在那里,武藤局长交代给你的任务,监视我们,你自己明白。”年过半百的结成教授用被手套包裹着义肢撑起拐杖,办公室里的气场让佐久间因紧张做出无意识地吞咽动作。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

实验室在楼上,佐久间扣好白大褂的最后一颗扣子,推开了门。随即箭矢一般的一道银光擦过他的发梢,向门外飞去,他回头,发现已经降落的是一只飞鸟模样的机器人。

金属质感的翎羽在地面上扑棱着,佐久间看见这只“鸟”微张着喙。

和实物一般大小,栩栩如生。

“刚才是我的鸽子飞出去了吗?”随即实验室深处隐约传来人的呼喊声。

“不是你的鸽子,你的那批今天早上都放出去了。”这个声音明显离他更近一些,就来自于门板后面。

门被拉开了,里面探出一个戴着反光护目镜的脑袋。佐久间注意到对方的嘴唇很漂亮,说完话后抿了一下,线条像款款起飞的水鸟。

“看来我们有客人了呢。”说话的声音很轻,尾音微微上翘,不知道是自言自语亦或是说给他听。

“不好意思。刚才那是,鸽子吗?”佐久间意识到方才的注视有些失礼。

“啊,田崎养的都是真的鸽子。这只是我的,”戴护目镜的人弯腰把那只鸟拾起来,“程序员的日常消遣而已。”

鸽子被放回桌上,他看着门后的人慢慢摘下了护目镜,斜靠着门框歪着头,眼角上挑的眼睛弯出了弧度。

眼睛很亮,让佐久间又被望穿的错觉。

他冲着佐久间勾起嘴角笑了一下,随即向他伸出了右手。

“你好,佐久间先生。我是三好。”

像瞬间经历了一个完整的人生,佐久间觉得自己心里很平静。

总觉得等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啊。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对方藏在手心里的电极电得跳了起来,实验室里想起了轻笑声。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挺美好的不是吗。

D组每天有无数冗长枯燥的算法,海量无边的数据以及大量的试验调试需要进行。这群人试图通过人工制造这样的方法复制出最复杂的生命体——人类。

不仅是生理上,还有思想上。

相当于完全解剖一个人体,从内到外,还要探掘其多变的思想。

这是一群多么可怕又优秀的人。

然而很快国安局探员佐久间就发现D组实验室里大多数情况是这样的:

“请给我红茶。”

“我和田崎一样。“

“两瓶可乐给福本小田切他们。”

“再来三杯咖啡,只有实井的那杯加糖。”

“波多野就喝牛奶好了。”

“哈哈哈未成年人的饮料!”

实验室里传来肉体砸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是神永的闷哼。

佐久间记得最清楚的是他来到D组的第一个星期成员们就半强迫性质的请他帮忙做测试人工智能的“图灵测试”。他被关在单独的房间里,面对两台电脑询问相同的问题,通过得到的反馈判断其中哪一个是人工智能,哪一个是真正的人。

他在那里待了一个下午,非但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反而自己被绕了进去。

最后他被小田切架着出来,对方告诉他那两台电脑后面其实一个是实井一个是波多野,并没有用他们的研究成果。

佐久间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那位唯一和他有些共同语言的退伍军人开了瓶啤酒安慰他。他捧着铝制的罐体,冷凝水顺着手留下来,佐久间在视野边缘寻觅到了他熟悉的一抹笑。

三好是你策划的对吗。

佐久间就这样看着D组的成员们说他听不懂的语言,做他看不懂的事情,帮他们跑腿,以此蹭他们食堂里的饭。他记得很清楚,偶尔三好会给他一张铅笔填涂的手稿,让他帮忙输到电脑里,然后佐久间就能看到他窝在沙发上安静地像睡着的猫。

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其实大家也都是普通人,会觉得疲惫,会偶尔消极怠工,天才总是古怪,但他们并不像他原先想象的那样不近人情。

后来因为上面施加的压力,D组说散就散了。之后三好搬进他的公寓合租,竟然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佐久间问自己,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他不能回答自己。

但是他并不介意三好继续在自己家里寄居下去。

他想和他走过更长的时光。

进度条刷到了百分之九十八,佐久间看着主机上那枚小小的闪存盘,开始烦躁地搓起手指。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 ) 所以为什么情节没有发展(死目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8)
热度(67)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