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 Silver city 05

*本章刷进度,进度条在飞快地移动

*看三好如何波多野附身

*这是个天坑!这是个天坑!这是个天坑!

*敢承诺,本文HE无误,无毒无害请放心大胆地食用

5.

“请你和我们回去。”

三好坐在靠墙角落里的座位上,站在他对面的黑衣人勾起嘴角,表情傲慢。

这样的表现和三好记忆中的一群人不谋而合。

其实他从被跟踪的那天开始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来头。D组曾经有过一个与之竞争的对手,风组。风组的研究方向直接和“上面”的要求挂钩,当研究所还在运转的时候,他们就给项目的资金周转带来了很大的问题。D组解散后风组负责所谓的“善后”工作,手机并对他们的研究成果封档。

一群急功近利,用政治玩科研的人。

半小时前,三好站在公寓门口,手表上的分针已经准确地指向了12。时间过去半个小时了,他微微蹙眉,拨通了佐久间的手机,没人接。

可能是正在开车,路上堵,不方便接电话。

他顺着铺满落叶的路往前走,想着要不要先到餐厅等他。一个抬头的工夫,他看见视野边缘闪过几道黑影。

这让他想起了前几天晚上那个有些不愉快的经历。

他转了个弯,朝着人流量大的步行街上走,试图混进人群里。已经到了晚饭的点了,步行街上闪烁着各色的霓虹,震破鼓膜的音乐声中行走着或是形骸放荡或是表情漠然的人。现代人的夜生活披着光鲜的外表,三好也没有自命清高的资格,只是在这种地方走多了,会更偏爱找一个安静地栖身之所。

人流即将达到顶峰,三好把头低下,试图将自己湮没在其中。然而四周还是能看到穿着统一黑西装的人从小巷和店铺里冒出来,目标明确地破开人潮向他走来。来的人不少,很快在三好周围一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包围圈。

D组已经解散了,他明白单独行动的原研究所成员在这种情况毫无胜算,干脆停下脚步。

对方对此貌似很满意,为首的一个摘下墨镜以示礼貌,伸出右手向旁边一家名叫“花菱”的料庭示意:“三好先生,我们需要和你谈一谈。这和佐久间,结城教授有关。”

这两个名字让三好愣了一下,事情不简单。他看了对方几秒钟,绕过他,朝其所指的方向径直走过去。被完全无视的黑衣人貌似是被这样的“高傲”激怒了,将拳握紧,发出掰关节的“咔哒”声。回头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的黑衣人们朝前迈了一步,把他围得更紧。

脱身没有他想像地那么容易了。

黑衣人推开“花菱”的门帘,做出了“请”的动作。店里意外地安静,只有零星几人,而且也都穿着者统一的黑色西装。老板娘在其眼神示意下退进了厨房,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伸出头来看,被店里的伙计拉了回去。

这个事先安排好的“谈话”场所被清场了,有人默默地站到了出口。

他应该谨慎些的。

但是他们的目的让三好疑惑。D组解散后每个成员都接受了长时间的排查,他现在没有任何对方想要的情报,他只是个普通地软件工程师,靠编码和偶尔的机电维修维持生活,你甚至可以说他连个正当职业都没有。大费周章地布下这样一个陷阱……而且他们还牵扯到了应当与此毫无关联的佐久间。

他在暗处,对方在明处,局面对他极其不利,但他不能浪费了这样一个机会,至少要利用这场“谈话”打探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他们还提到了一个名字“结城教授”,D组解散后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即便现在一无所知,也要尽力掌握住大局。

于是三好手无寸铁地坐在“花菱”的角落里,毫不反抗。那帮人还好心地给他点了一杯柠檬水,被他伸出手推到桌子的另一边。

木质的长椅靠得人背疼,三好听这个自称为“风户哲正”的年轻人自说自话,从一堆废话里概括出了这样一句“三好先生你其实是个机器人。”

近乎是在浪费时间。

只是从对方的言辞中他可以大致推测出,他们也不知道D组解散后结城教授的行踪,并且整个风组和国安局的上层都对此大为恼火。

除此之外,他可以统统理解为对方在胡说八道。

三好站起身,略过风户朝门外走去。风户没有出手拦他,只是对把守在门边的那几个黑衣人点点头。

一个人率先走过来,拉住三好的一只手腕颇为粗鲁地将他拉离门边。三好没有移动,对方拽着他的手腕因为用力关节微微泛白。

他不喜欢这样的身体接触。

“你们适可而止。”三好甩掉那只手,不怒自威。

下一秒就有人朝着他扑过来了。三好很清楚这些人不会真的伤到他,但在一个拳头迎着他面门而来时,自我保护的本能还是让他心跳加速。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家里貌似很能打的那个“沙丁鱼头”,知道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估计会跳脚把。

那个拳头离他越来越近,甚至擦到了他的鼻尖。

随即,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向右侧侧身,身后伸出握拳的右手朝对方的颧骨挥去。三好听见自己拳头击中对方脸颊的声音,与此同时企图袭击他的那个人瞬间向身后的墙面飞去,狠狠把铺着蒲草的装饰墙砸得凹陷下去。

三好只在年幼时学过一段时间自由搏击,他已经完全不记得动作的要领。但刚才的一记勾拳,他出手时没有一丝迟疑,这些动作像是活在自己血液里一般。

他没有困惑的时间,随即一批人把他团团围住。

躲避,出拳,格挡。

他把第一个试图掀翻他的人摔在地上。

随即是第二个。

第三个。

第四个。

他的手上全都血,都是别人的。

完全不合乎常理。

“发现自己的不一样了吗?我们已经提前找到了佐久间先生,”风户靠着完好的那面墙抱着臂,甚至对三好的表现轻轻鼓掌,但他的话语中却夹杂着咬牙切齿的声音,“现在在他眼里,你就是一个怪物。”

三好摔出最后一个袭击者,在听到这句话时身体不由顿了顿。

疏忽间两个艰难地从地上爬起的黑衣人把他抵在了墙面上。

三好透过那两个人开裂的黑色墨镜看见了他们眼瞳中的恐惧以及更多的愤恨。

像是在看一样非生命的物体,在处理一个他们所说的“怪物”。

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吃惊。

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等所有人—,包括三好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把那两只抵住自己的手以怪异的角度扭转,两声骨头折断的倾向后,对方跪倒在他脚下表情因剧烈的疼痛而狰狞。

他找准时机,穿过地板上东倒西歪的一群人,冲出了门外。

“我们低估你了。但你逃不掉的,我们会把你回收。”

三好沿着被灯光割裂成碎片的街道往回跑,听到最后一句来自远处的声音。

要清醒,他告诉自己。

闭上眼睛深呼吸,什么都不要想,你现在只管往回走。

但是他天生习惯把一件事情反复思考。就在刚才,他徒手击败了一群受过专业训练的打手,而在这之前,那群疯子告诉自己“你其实是个机器人”。

三好握起拳,让指甲嵌进手心。他觉得疼,但更多的是麻,感官在初冬的风里变得混乱而不可考。

他在往家里跑,顺着那个陡坡往上跑。那些人已经找到过佐久间了,他现在要把自己的那些问题搁置在一边,他不能吧与此无关的人牵扯进来,他一定要确保他安然无恙。

他拐进小巷,他绕了远路,于是更加卖力地向前奔跑。又一次拨通电话,依然无人接听。

“我们会把你回收。”脑海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这由不得他们决定。

家门虚掩着,他推开门,漆黑中佐久间的房间里传来电脑显示屏的荧光。

他敲门,还盯着电脑屏幕的对方没有马上回应,隐约能看见未熄灭香烟顶端的火星。

佐久间转过身来,望着他,随后移到了一边,露出背后的显示屏。

上面铺满了打开的文件,所有的资料都按照编号排好了序。有手写稿的扫描件,也有PDF格式的文档,甚至还有视频资料存在附加文件夹里。

佐久间正在看的文档抬头是序号”3641“,右侧有照片。

照片里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正安然熟睡的面容。

呼吸静止,三好认得照片里的那个人,这是他最为熟悉的,每天都能从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脸。

佐久间掐了烟,看着他没说话。

除了显示屏泛冷的荧光,房间里没有其他光源。

佐久间在已经积了不少烟蒂的烟灰缸里掐灭那根才抽了一半的烟,开口却失语,最后发出的声音比以往沙哑很多。

“是你吗?”

三好朝前走了一步,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如同灵魂出窍看着自己的肉体一般。屏幕里的那个孩子有清晰的面容和身体,身旁围绕着各种仪器,让他觉得眩晕恶心。

“我不知道。”他觉得说这句话的声音不再属于自己,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飘来,干涩如锈蚀的机械。

他在黑暗中放下已经汗湿的手提包。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 )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

        日更以后,日渐消瘦


评论(16)
热度(71)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