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Silver city 06

*本章开头画风略奇,看到后续发展禁止殴打作者
*深坑,慎跳
*欢迎猜情节和后续发展!!!
6.
三好是在床上醒来的。
他被人用棉被裹了个严实,被单上有廉价洗衣粉的味道。
天还没亮,从窗帘的缝隙望出去是死水一般的黑。下意识地向床头伸手摸闹钟,结果打翻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和半杯水,把床单湿了一大块。
三好花了几秒钟确定自己到底在哪儿,最后意识到这是佐久间的房间。
墙上的挂钟显示现在时刻是凌晨三点多。
离自己睡着最多不超过两个小时,他却决得像是已经睡过了大半辈子。
霎时间昨天下午到晚上所有超出正常人理解范围的经历一齐涌上来,伴随着肌肉过度活动带来的酸痛。初冬后半夜的冷空气加重关节的刺痛,摸到枕头旁边被叠成豆腐块的毛衣套上,冷和痛让三好立刻清醒过来。
电脑已经被关掉了,显示屏下的指示灯闪着橙黄色的光。昨晚看到的东西让他即使努力保持理智清晰的判断,生理和心理上还是感到强烈的不适。
像是被毒刺蛰咬过一样,一点点弥漫出被放大数倍的疼痛。
爬下床,打开窗户让冷空气倒灌进房间,三好深吸一口。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还能感受到温度和痛觉。
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他其实连手指都不想动,但感官上的微弱希望促使他推开门走出去。
他看见客厅中央的沙发上摊开的毯子蜷缩在一角,曾经在上面休息地人和他一样已经醒了。厨房的门开着,里面有水龙头打开和餐具相互碰撞的声音。
推门时铰链摩擦发出的吱呀声让站在灶台前的人回头。佐久间似乎和他一样,经历了质量极差的一场睡眠,眼睛底下积了两个很重的黑眼圈,结膜微微充血。
煤气灶上搭了一个锅,里面有米粒在翻腾,夹杂其中的米黄色片状物体,估计是麦片。
佐久间在做饭,把粥和麦片混起来煮。
三好不知道从身体的哪个角落挤出最后一丝乐观,对着这锅东西轻哼了一声。
“你昨天晚上没吃东西。”佐久间盛出一碗,在里面加了点白砂糖搅拌。昨天三好在他的房间里睡着了,他关了电脑坐在黑暗中,不知道哪里冒出的胆子,用尽一切他能想到的通讯方法对着谈话中提及的结成教授反反复复轮番轰炸,未果,抬头看钟已经过了半夜。
抱着被子想到沙发上将就着睡一会儿,他头疼得要命,无法入睡,于是到厨房煮出了一锅大概能吃的东西。
三好看着碗里黄白相间的东西,刚刚过去的那个夜晚是他们两个人经历过最为怪诞离奇的一晚,他不相信有人还能吃得下东西。
“我不饿。”
“就算不饿也要吃一点,”佐久间关了火,背靠着灶台看着他,想了想又往碗里添了半勺,把碗向三好那里推了过去,“吃完了再想办法。”
三好能看的出来佐久间表情的不自然。他在试图压抑心中的情绪波动,这完全能能理解,不可能有正常人遇到这种能颠覆整个世界的事还一副淡然无波的神情。但是他明白佐久间在尝试着用最寻常的方式摆上早餐。
忽然觉得暖和,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是。
“你给我个勺子。”三好端起碗,先喝了一口,然后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汤勺,慢慢吃光了那碗麦片粥。
味道很奇怪,黏糊糊的,还带着单一的甜味。但随着吞咽流失的能量像是回到了体内,转化为热量抵御了一部分寒流。佐久间把锅端起来,隔着层湿抹布捧着,用煮粥的勺子扒拉着锅边喝下了剩余的小半锅,偶尔抬起头来瞄一眼对面的人。
“借个火。”三好放下碗,摸出碗柜上自己放着的烟盒,抽出一根。他很明白,越是这种混乱的情况越要保持冷静,特别是他自己就是这场巨大混乱的中心时。
佐久间把锅和碗丢进水槽里,开了水龙头让它们泡着,没有答应三好的这个要求。
三好不可闻地叹起,准备走出厨房回自己的房间,就在转身时,手腕被身后的人拉住。昨天被握过的地方泛起一圈的淤青,被触碰到让他发出一声“嘶”。
身后的人本来就没有用什么力,听到后又立刻松开。
三好感到有轻轻地力道搭在他肩头,让他转过身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让我和你一起面对。”
他看见佐久间低下头,让他置身于一片阴影中。
这双疲惫充血的眼睛是他看见过最为忠实可靠的眼睛。
仿佛石子落入深潭激起一层层的水波,心里浮出一些道不明的东西,但随即被更多的沮丧掩盖了。
佐久间拧干抹布,把它搭在水龙头上,用围裙擦干手:“你再回去睡会儿?”
三好难得地答应了,顺从地钻进被窝和衣而眠,睡不着闭目养神也是好的。
佐久间收拾好床头的水迹,看着三好睡下,套上了自己的大衣:“我要去趟单位。”
床上的人把自己撑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我要确保没有东西落在那里,”佐久间拉了床头灯,然后走到床位下意识地帮三好把脚边的被子塞好,“等我回来,有陌生人不要开门。”
典型的年轻父母嘱咐要单独在家的孩子所用的话语。
三好没理他,翻了个身面向墙壁往里蜷了蜷。
“再见。”
床上的人轻声说。
不久后他听到了大门落锁的声音。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17)
热度(67)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