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 消夏 (内含婴儿学步车)

*摸鱼之作,第一次开车,新司机的婴儿学步车

 (就是那种放在lof上,它都不敢屏蔽我的婴儿学步车)

*Drama2 D组警视厅设定

*小别赛新婚(写得我浑身是汗)


佐久间睁开眼时,刺眼的阳光晃得他视野里一片亮白。微风从窗口溜进来,吹过垂落在写字台上的窗帘,夏日午后的日头被打散成细碎的暖金。

他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侧身去看睡在身边的人。

三好就这样躺在他的身侧,面朝下俯卧着,脸埋进床单里,用薄毯随意的裹着他半身,露出大半个光裸的后背。

佐久间的呼吸顿了一下,然后他翻了个身,下意识地去揉对方柔软的发顶。

三好哼了一声,继续把自己陷进身下的被单里,连眼睛都不愿意睁一下。

佐久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眼前漂浮的空气里融满了恣意和懒散。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佐久间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三好自己一个人去除冰箱里的熟食用微波炉打了打,吃完饭丢了塑料包装盒后闲极无聊,再加上夏日的炎热也让人打不起精神,他睡得很早。

其实平时三好哪里会有这么多闲工夫,这几天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被“勒令”休假了。他真的很想大声发泄这次休假给他造成的身心俱疲,但如果他这样做,他的伤口就会痛。

D科的现在正在处理的案子是一起连环绑架案。案犯以团伙的形势作案,且时间地点难以捉摸,上边自然就把这个烂摊子丢给D科处理了。上周日,那伙人终于再次作案,在商场里绑架了十余名人质。在整个D科的努力交涉下,绑匪答应放出大部分的人质。只剩下最后一个时,三好自愿提出与人质交换。

双方僵持不下,绑匪在他身后用40口径手枪抵着他的脑袋。在现场特警决定答应抢匪要求,先救出三好的那一刻,他果断夺过那支枪。但由于绑匪把它握得过紧,他只能对着自己的左下腹开了一枪,一枪二人,同时倒下。

这就是三好被勒令休假的原因。

即使这样,那个绑架团伙还有未落网成员在逃。除了他,整个D科都出动了,因此他家佐久间已经连续三天没有任何消息了。

为了防止高温促使伤口感染,房间里打了空调。他吹着冷气睡得迷迷糊糊,后半夜却觉得身边热得不得了。睁开眼睛,三好吃了一惊,佐久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此刻正倒在自己旁边睡得正熟。

佐久间做完任务就立刻往家里赶,浑身都是汗,三好摸了一下他的脑袋,上面都是潮的,汗顺着鼻尖啪嗒落在新换的床单上。

三好这就不乐意了,轻轻推了推自己身边的人:“起来,冲个澡再睡。”


佐久间是从D科直接跑回家的,犯人抓到后连夜审了,审完后已经是后半夜,小田切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回家吧事情我们处理就好,佐久间感动地近乎流泪。半夜三更打不到车,他就干脆跑步回家了。

佐久间知道三好朝着自己开了一枪放到绑匪的时候特别生气,如果不是三好还在病床上躺着,他一定把他揪起来给他一拳(开玩笑的他哪里敢啊)。因为任务紧急,他连到医院看三好的时间都没有,任务进行的第二天,三好应该出院了,他握着枪有点慌,也不知道三好现在怎么样。

他开了门,三好已经睡熟了。他围着床边走了一圈,实在累得不行,连衣服都没换就倒在三好旁边睡着了。

没想到还要被拎起来洗澡。

佐久间在浴室里把身上的水渍擦干,窗外的天边已经微微透出亮光——天都快亮了。就在他围着浴巾朝着远处发呆时,三好把门开上一条缝,探进一个脑袋,看着他,皱起了眉头。

佐久间有些诧异地顺着他的目光摸上自己的脸颊,心想也没怎么啊。知道三好卷曲袖子拿出剃须刀和剃须油,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三天都没有刮胡子了。

佐久间不是那种特别注意仪表修饰的人,但也绝不是不修边幅的人。三好从来没见过他蓄胡须的样子,也不喜欢他蓄胡须。

“别动。”三好低头在手心滴了剃须油,然后走过来,慢慢擦伤他的胡须。

佐久间怔了一下,他方才都想结果三好手里的东西自己处理了,没想到这次还是他亲自上阵。

三好的手指就贴着佐久间的下巴,等胡须软化了,用另一只手从一侧开始轻轻刮。刀片顺着皮肤的纹理,每一次推送都又轻又快。手指微微用力时,刀片擦着皮肤过去,留下一阵刺刺痒痒的感觉。像是有人在用羽毛挠他,特别轻,但刮得人心痒痒的。

佐久间用手撑着瓷质的水池,双臂刚好圈住一个三好。三好也不介意,又沾了些水湿润了手里的刀片,抵着他的下巴刮得很专心。偶尔他的眼睛会朝上瞄,对上佐久间看向他始终含笑的目光,勾勾嘴角,又把视线移开。

把有些长的胡须挂完,三好扯下毛巾蘸了温水去擦他的脸。以眼下的姿势,两个人靠得特别近,呼吸声渐渐粗重,有如耳鬓厮磨一般。佐久间觉得怎么会这么热,自己的身上有汗顺着腹部的线条滑进浴巾里,同时,他也能感觉到三好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紧绷。浴室里的热度随着蒸腾的水汽逐渐升高,他们偶尔会有肌肤接触,温度带着其中的暧昧如水般流动。

佐久间低下头。三好为了给自己剃胡须稍微欠着身,他刚好可以把自己的下巴抵在对方头顶的发旋上。三好也才睡醒,头发没有梳,看上去很蓬松。他开玩笑似的一下一下摩擦着,和三好开个玩笑,或者就是在无意中撩拨。

“你别动。”三好说了第二遍了,下意识地用手去推他光裸的胸膛,却不经意间手上一顿,刀片擦过佐久间的脸颊划破了一道小口子。

佐久间觉得脸上一阵微痛,倒是三好吸了一口凉气。佐久间接了些清水冲了冲伤口:“连血都没流,无所谓。”

三好抬头,双手抱在胸前,看向他的眼神里有“我让你别动你还动”的嗔怪和戏谑,但佐久间还看到了别的东西。

他在自责,眼睛深处一潭水一样没有波动。

佐久间一瞬间觉得自己心里跳动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想到了三好上个星期受的伤。

那是枪伤,自己甚至连去医院看他的时间都没有,而现在他却在为了自己脸颊上的一道小伤口自责。

三好用干净得毛巾把伤口附近的水擦干,然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准备收拾好东西走出潮湿闷热的浴室,但佐久间伸手把他拦住了。

“上个星期我很担心你。”他低声说,句末伴随着一声叹息。。

一定有什么东西顺着这声叹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发酵,膨胀,最后一发而不可收拾。

佐久间不确定地拉过三好的手臂,把他,然后伸出手环绕住他的腰,他很想他。

三好愣了一下,随后也把手抬起,缓慢但坚定地压上自己腰上的手臂。

佐久间顺着这个动作把手臂收紧,环住他的后背。

已经不清楚到底是谁先吻上谁的了。

剃须刀,剃须油一起摔在了地上。

对于他们这两个在刀尖上行走的人,拥抱、接吻有如呼吸一样自然而然,也和生死一样至关重要。

但是佐久间还是先抽出身,三好现在还有伤在身。

看来他还是得再冲一个凉水澡。

但是三好又靠了上来,贴着他的耳鬓轻语:“我没关系。”随后轻轻笑了一声。

果然他完全知道佐久间心里在想什么。

佐久间觉得每当这种时候自己心里就有烟花在炸。


从浴室到卧室的床上一共有四米半,十步。

算上开门的时间,5秒之后,三好被放在了床上。

“真的没关系吗?”佐久间扭开床头灯,借着窗外的微光和灯暖黄色的光亮看着三好的脸。

三好伸手扯掉他腰上半湿的浴巾,在他的腹肌上轻轻用指腹刮了一下。

佐久间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

三好的眼睛里好像也有火苗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亮得惊人,里面倒映着佐久间的影子。

灯光和窗外初升的阳光映出他的轮廓。耳廓、侧颈、下颌,再到锁骨,连成一线,精致地让人心惊。

“你的伤真的没有问题吗?”佐久间还是问了一句。

“你现在要停下来?”三好侧过脸,向他眨了下眼睛,勾起嘴角。

“有不舒服一定告诉我。”要是现在还停下来那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佐久间俯下身去吻住他。

彼此的身体以一种不可说的方式相连接,把自己最私密的部分毫无保留地交给对方。佐久间很小心,抚过三好侧腹还裹着纱布的伤口。

他真的非常担心,担心的心里有猫在挠一样。

他从未怕过什么,他只是怕在自己不经意间,三好就离自己远去了。

“我和你说了,我没事的。”察觉到了佐久间情绪的变化,三好轻笑一声,去拉他的手。他把膝盖微微蜷起,在佐久间的腰侧蹭了蹭。

这个妖精。

只是随着这个动作,佐久间埋在他的体内恰巧擦过了某个不一样的地方。通电一般,身体酥麻了大半。难耐地仰起头,像出水的鱼急切地呼吸,而此刻佐久间扣住了他的手,愈发卖力地朝刚刚那个地方顶过去。

身体里要烧着了,刚出了一身的汗就蒸发成了水汽,胸口有什么堵着,让他窒息。像是落入了无边的朝水中,巨浪一波接一波地打过来,只是潮水带着身体的热度,把他整个吞进漩涡中,沉浮起落。

眼睛失焦般地盯着已经被窗外的太阳映亮一半的天花板,枕巾上是生理性的泪水。三好攀上佐久间的背。

他在担心自己,自己何尝又不是?

在这三天里,他没有一天不在担心。

子弹微微的偏差,就会把他们从彼此身边带走。

佐久间的额头抵着他的轻轻摩擦,他试着抬起头去碰他的鼻尖。

“别走。”佐久间对他说,汗滴顺着鼻尖滴上他的眼睫。

“你也是。”他这样回答。


佐久间睡醒时已经是正午了,他睁开眼就看见了身旁的三好。

他关了空调,让自然风吹淡房间里留下的情欲味道。

窗外的蝉声近乎喋喋不休, 一浪高过一浪。

佐久间抹了抹汗湿的脑袋,想了想:

今天怎么这么热呢。

END. 感谢你读到这里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们



评论(13)
热度(162)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