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Silver city 9

*长达数章的解密开始。(评论区里的猜测都好高深)其实这只是一个披着科幻外皮的纯爱(心虚)
*霸霸和佐熊走在一起总是有奇妙的感觉
*夹杂着夕阳红私货
*因为八月份比较忙,无法日更的时候会选择两日一更。这篇文大概会在28章左右完结,承诺HE,承诺不坑

9.
“风组的人要带走三好。”
佐久间跟在结城后面走街串巷,天已经亮了大半。结城原本安排自己立刻离开,但是三好还在自己家里,他要回去。
对方得知后“呵”了一声,再没说什么,佐久间不知道他的意思,但估计他也是答应了。
在几个小时前他对结城进行通讯轰炸的时候,他曾经抱着微妙的幻想,试图在真的见到这个人时能鼓足气势把所有的东西都问出来。随后他发现自己完全是想多了,虽然也是意料之中,但对方的气场把他压得难以出声。
停了几秒钟他才继续说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结城又柱起了拐杖,走起路来看上去有些跛,脸色和他一样很难看:“你现在知道了多少。”
陈述句,根本没有想过要给他反驳的机会。
佐久间想起那个闪存盘里的文件,舔了舔开裂脱皮的嘴唇,心里有什么东西堵着:“我也不清楚。”
两个人几乎走遍了这个城市最不为人知的巷道。离家不远的步行街后有一条隐蔽的小路,经过一夜的喧嚣留下满地的碎酒瓶,空气中满是被冷空气冰冻过酒精的刺鼻气味,其中还夹杂着呕吐物的味道。
每座城市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都藏着这样不为人知的角落。就像从潮湿的土地上搬开一块石头发现黏滑的蛆虫。
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没有人说话,两个人都好似若无其事的样子一直往前行进着,很长一段时间内空气都中弥漫着令人尴尬的沉默。
“没有告诉你三好的真实身份是我的失误。”结城目视前方,对身后的佐久间直言道。
佐久间几乎是冲上去,瞪着双目难以置信地看着结城的眼睛。
“他自己对此毫不知情,D组的其他人也一样。”
佐久间依然没有机会提出自己的问题,结城几乎料到了他的所有疑问。听到这样的回应后他不可控制地内心一沉,一种颓然地奇怪感觉蔓延上来,像是被扼住喉咙沉入深海,又像是被人往肚子上狠狠揍了一拳。
他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但这句话还是让他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他感觉自己被骗了。
他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三好是不是人工智能其实无所谓,但到了真的接受事实时,他真的无法做到波澜不惊地接受。
“三好一直被当成人类养大,进入D组也只是机缘巧合。现在的情况是24年前我,”察觉到了佐久间情绪波动的结城继续说了下去,但他在说出这句话时顿了一下,佐久间恍惚间在他的身上看见了一个老者的无奈和轻微的疲惫,“这是我和我那时候的搭档犯下的错。”
“那现在的风组要的是什么?“
“风组只是一个幌子。这件事情的主谋之一和你们国安局的上层有关,风组只是推波助澜者。”
佐久间真的觉得周身寒冷,“风组”是幌子,主谋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国安局,而且这还只是“之一”,原本强行按捺下来的烦乱和担忧又开始在心里慌张地上下窜动。他完全不知道三好卷进了什么浑水里,自己应该怎么做。
“从前的人工智能研究方向是错误的。无论是在棋类运动亦或是大量筛查,都是单一的横向思考或是纵向思考。这也就是为什么从前的计算机无法更进一步去解决诸如字谜,双关语之类的问题——人工智能应当模拟的是人的思维方式,而不是造出强大的计算工具那么简单。想要完全地模拟人脑,培养出健全的人格,从当时人工智能专业和人工心理学上来看还有待考究。”
 “你们考究了吗?用了什么方法。“佐久间知道下面的内容可能会让他难以接受,但他还是问了下去。
“我们提出尝试着给高度拟人的机器人一个真实的人类生活环境。像婴幼儿成长一样,尝试着给人工智能提供一个学习的机会,人为地使其进化。我们试图找出人类和非人类之间最终的分界线,尝试用这种方法人为地抹去它。”
这样的试验计划在当时显然过于激进,近乎挑战了近现代所有的社会伦理,所以在第一轮的审核中就没有通过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审核。本来长期搁浅的计划之所以会进行,是因为政治力量介入了其中。
“间谍活动,”结城抛出了这样一个词,“军方看中了这项可能成功的课题,希望能够培养出真正的,不会露出丝毫破绽,在行动和思维上完全受程序控制的机器人。”
没有生活阅历的两个年轻人对于这个项目有着太大的野心,一旦成功,最大限度得降低生命系统和非生命系统间的界限,人工智能就能实现自我进化和繁衍,相当于实现了又一次生命的起源。
这个诱惑太大了。
以至于他们冒着风险接受了政治方面的援助,犯下了科研最忌讳的错误——将其和政治挂钩。
“后来又有更多的势力介入。我们留了一手,掌握住了第一批实验样本的远程控制权,但意识到事态已经发展到了失控的地步时,我们尝试过退出。这个尝试让我失去了我的搭档,他叫有崎晃,从此之后完全失去了行事能力。这对三好来说是好事,因为除了有崎晃,再也没有人能控制他的自由意志。”
老人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这个事实,眼神从凌厉变为深邃。
“如果这个计划没有进行,就不会有三好了。”
佐久间听了心里一怔。
这相当于在问,如果三好不存在,一切就不会发生,这样好不好。
简单又分外残酷的一个问题。
佐久间没有回答,也没有去想。
到家了,他近乎颓丧地掏出钥匙开门。
“三好。”
房间里静悄悄地没有人回应。
他心里咯噔一下,走到向卧室推开门,床上是空的。提起早就凉了的被子,里面掉出了一串钥匙,砸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佐久间回头,看见结城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你还是不了解三好,他不会允许自己留在这里把你卷进‘他的事情’里。”
突然回想起在路上自己提出要回家时结城那个意义不明的“呵”,佐久间此时才意识到对方在路上就已经猜到三好走了。
“再见。”佐久间觉得自己出门前听到的那句告别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挥之不去,紧张、焦虑和另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纠缠在一起打了一个死结。
他用手指紧紧抓住床单,又慢慢松开。
随后思绪被门口结城的声音打断了:“三好住在你这里,他没有自己的房间吗。”
同样是陈述句,恢复了原先的沙哑无波。
佐久间看着自己房间里抖开的被子和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还没来得及解释,对方就转身离开了房间门口。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们

评论(12)
热度(68)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