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 Silver city 10

开始正文前作者的例行废话:
*三好无疑是内心强大的人。但笔者对内心强大的理解并非不会绝望迷茫,而是在此之后还能保持冷静理智思考
*所以这两章看三好秀智商
*夹杂了大量的夕阳红私货和作者对霸霸的恶趣味
10.
三好提着自己少得可怜的行李在黎明破晓前的街道上晃悠着。他本来就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年轻些,现在简直就是个离家出走大学生的样子。
他走得太急,生活必需品都没有带齐,但刚才是他自己把钥匙锁进房间里的。
之所以没有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出来,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实在不方便,另一方面三好也不否认他对“回去”还抱有渺茫的希望。
如果能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自然会在解决好问题以后回去,现在他不能自私地把无关紧要的人牵扯进来。在此之后他会找时间向佐久间解释,希望他不会觉得自己骗了他。
最后三好找个离家不算太远的小旅馆住下来。他不确定自己的手机是否被监听了,干脆直接拔卡拆机,在街上绕了几圈分几次塞进不同的垃圾桶里扔掉。完全去除了暴露的可能性,也完全切断了他和别人的联系。
不需要登记姓名的小旅店设施简陋,能听见天花板上老鼠搔刮墙面的刺耳声音。旅店里没有无线网,三好从附近一家网吧里搜到信号,速度很慢,但勉强也能用。
把门锁上,搬了张凳子抵住,拉上窗帘,没有开灯。他在离家时从主机上导出了那些文件,打开笔记本,重新又看了几遍。
从研究材料和他的生活记录中他注意到几个频繁出现的诸如“思维过程模拟”“逻辑的自动优化”“博弈”“哲学和认知科学”之类的关键词,却只用到了量少而质优的计算机基本理论。
结合这项研究为了追踪“样品”惊人的耗时,三好大概可以猜出它的行进方式。
让人工智能自主学习人类。
这和他们研究的大方向完全不同。
脱离了大量的编程,三好第一次听说可以用类似于进化学的理论去尝试模拟人工智能。虽然很危险,但绝对是天才的想法。
三好有些头痛,他的专业范围和这项研究的交集很少,甚至是巧妙地避开了。但此刻他的脑海里有一种不甚清晰但准确无疑的熟悉感。在进入D组前,他在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但因为把人工智能方面作为目标,他也有阅读过诸如人工心理学这种交叉学科的论文。
那时候他还在心里慨叹,如果真的能把这么多们不同的学科相互交融,那说不定真的可以模拟出具有人类情感而且可以自主决策的真正的人工智能。
完全没有料到的是其实很早就有人尝试着这么做,并且自己就是实验的一环。
闭起眼睛深吸一口气,在脑海中拼凑出完整连贯的语句,在几个搜索引擎里找了一遍,跳出零星的几篇论文。
有几篇论文发表的笔名各不相同,但从文章的常用词汇、语句结构和语言风格,大致可以判断它们应该都出自于同一人手中。三好觉得心里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他不止一次看过文风如此的论文,心中朦朦胧胧地熟悉,但一时就是想不起来。
渐渐地他心里有了答案,一个让他觉得不可可思议也不愿意相信的答案。
笔记本测试的时候他随手往里面存过的几篇在D组时遗留下来的论文。用关键词进行比对,他发现虽然对方有为了掩藏自己真实身份做的刻意改动,但文风的相似度还是达到了完全可以判定为出自同一人之手的程度。
那个作者三好再熟悉不过。
它们竟然都是结城教授写的。
三好看着屏幕上的比对结果,搭在键盘上的手指轻微颤抖。
是他吗?
心情像溺水一般沉入谷底,从头顶开始到脚尖一点点变得麻木冰凉,随后失去知觉。
先是他的父母,然后是结城教授,所有他所尊敬和信任的人全都让他的希望接连破碎。
他起身,把自己一头撞进旅店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过的床单,埋进床头满是异味的枕头里。
无论多么强大的人在经历过这样的打击后精神都会分崩离析。
佐久间。
他想起了家里的那个沙丁鱼头。这个名字在此时毫无征兆地滑过心间,催起一阵波动,这个名字里仿佛属于生命的韵律与热力,像是在一个完全封闭的黑屋子里,冲出一点点微弱的亮光。这个跳跃的亮光曾经离他那么近,一伸手就能抓住,但是现在这点亮光也将离他而去。
他甚至不是一个“人”,没有追随这阵亮光的资格。
三好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上午,直到因为饥饿造成的腹痛把他硬生生地从那里揪出来。
他还不能停在这里,还有问题让他想不明白。
结城教授完全可以做到天衣无缝根本让自己无从筛查,为什么他还要在网上给他留下这么一丝线索,是让他在知道真相以后彻底打垮他的精神,服从命运的安排彻底放弃抵抗吗?
低血糖造成的精神恍惚中,他差一点就相信了自己之前的所有推断。最后一点对自由意志的渴望支撑他重新坐起来,去看完剩下的那几篇论文。
三好知道还要赌最后一把。
很快他发现了,剩余的几篇论文的署名都是相同的。
所有的论文都出自同一人,有崎晃。他觉得奇怪,专业领域内很少听到过这样一个名字,以至于他对此根本没有印象。
把论文按照发表时间排序,很快发现这些刊登专业期刊上的投稿在22年前戛然而止。不排除他更换了其他的笔名,三好按照他遣词造句的习惯在各大权威的论文网站上搜索,均是无果。
这个有着天才思维的科学家好像一夜间人间蒸发了。
三好又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查找了“有崎晃”的个人资料。在上百个重名的“有崎晃”中,筛查出年龄相仿,专业相仿,经历相仿的,最后只剩下了一个。
三好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间没有一点关于这个人的消息——22年前他因为严重的颅脑损伤丧失了所有的行为认知。
从少得可怜的资料中三好翻出了一份证明其行为认知已经完全丧失的医疗证明,但造成其颅脑损伤的原因和住院治疗的细节全部没有记录。关于他的治疗貌似没有继续很长一段时间,因为除此之外,三好找到了事发第二年他住进疗养院的记录,记录上监护人一栏填着的是结城教授的笔名。
三好的眼神渐渐清明。
他吃掉了房间里的饼干,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面粉制品咀嚼起来像松散的石膏,但碳水化合物还是让方才有些飘然的思维渐渐变得稳健清晰。
现在就算把手上的所有资料全都拼凑起来,从24年前实验开始到现在,之间还是存在大量的空白。中间的空缺只可能被可以隐藏起来了,想要弄清楚其中的关系,三好需要把他们从互联网各个隐蔽的角落里一个个挖掘出来。
使用写作习惯来搜寻需要大量快速有效的计算,糟糕的可用网络根本无法支持这样庞大的查找。唯一的方法只剩下了碰运气,三好把结城用过的笔名和有崎晃进行排列组合,输入所有他能找到的搜索引擎,按下回车键。
漫长地加载后跳出了一个简陋的网站,中老年人园艺论坛,标题旁边用格式的塑料假花图片装饰,加粗的荧光字体隔几秒种闪烁一下,首页上堆满了红红绿绿要多恶俗有多恶俗的装饰。
三好的潜意识里有东西在叫嚣,这里面有他想要的东西,而且还很有可能是结城教授刻意留给他的。
他从登陆栏里各种闪烁的光标中找到用户名一栏,打上结城的名字,随后把光标移到空白的密码栏上。
同样,暴力破除变得不可能,他只能靠猜测。
三好输入了实验开始的日期,密码错误,他还有两次机会。
他又输入了22年前有崎晃出事的日期,密码还是错误。
只剩下最后一次。
撩起额头前汗湿的头发,三好往窗外望了望,天竟然已经黑了。
他再一次把手放在键盘上,输入了那个日期,想了想在最后加上了有崎晃姓名的罗马音。
回车。
登陆成功。
三好看着网页内成行的文件,瞪大了眼睛。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又停在了奇怪的地方
留下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10)
热度(60)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