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Silver city 11

*继续看三好秀智商
*继续夹杂大量夕阳红私货

11.
打开的网页内有真正海量的记录资料。
这样说是因为那里的数千份资料真正做到了详细记录从实验开始到现在24年里每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互相交错补充,将原先断层的资料编成了一张完整的网。
房间里没开灯,没开窗,只有排风扇发出的白噪音,混淆了白天和黑夜。三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就这样他近乎不眠不休地在几天里阅读了上千份按照时间排序的论文报告,同时摘录和他有关的要点。虽然他对这些交叉学科的知识并不非常熟悉,但在很久以前,快速阅读、准确地吸收信息这项天赋就已经在他的身上体现出来。
他已经来不及去管着到底是通过所谓的实验强加给他的,还是仅仅是他本身的特质。无论怎样,这项天赋都给他弄清事情的本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毫无疑问自己现在正处在巨大漩涡的正中心。
他的出生经过完全精密的计划。25年前自己被创造,或者这么说好听一些,被出生,就是为了1年后那项长期研究,用于测试是否可以通过人为地抹去机器和人的界限来实现人工智能。因此,他的身体构造基本上与正常人无异,大部分都由有机质构成。实验方想通过尽量完美地模拟人类的外形来增加试验成功的可能性。
三好伸出手,尝试着弯曲交叉手指,活动灵活自如。手提包的夹层里他放了刀片,用手指用力握了一下,有猩红色的液体流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铁锈味,大概自己也拥有和人类相仿的循环系统。
真的是高仿,看来那时候没有人在他身上偷工减料。
三好已经不知道现在自己是该叹气还是该笑了。
伪造出一个物理上的“人”,与此同时伪造他的社会身份和生活,并且而出于实验的目的,要求长期的监控和跟踪,其中牵涉的人力物力,以及巨大的风险完全不是一个人或者是一个普通机构能负担得起的。想要让论文中的计划得以实施,背后必定会有更为庞大的体系作为支撑。
三好想到了他的“父母”,两位优秀的科研工作者,心中一动。
他搜素了他们的社保号码,但除了自己熟知的部分并无其他异常,他们用的是假名,所有记录都是从自己“出生”那天开始的。显然在加入实验之前有人刻意抹去了他们过往的存在。
更换搜索方法,三好希望用面部识别系统在全国范围内的科研机构寻找关于这两个人的蛛丝马迹,结果出人意料,也在意料之中。
三好的“父母”原先都是国安局的人,在他“出生”的那一年,于同一天双双突然离职。
他想到,佐久间也在国安局工作。这时那张无论何时何地都透露著认真严肃的脸再面前浮现出来,这么说自己的“父母”和佐久间竟然还算得上同事关系。明明是那么耿直到木纳的人,居然会搅和在这样一个机构里。三好觉得很有趣。
由此可见他一直在找的这个资助人就是当时的政府,从知识产权法来说,自己现在应该是国家财产。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现在风组的那帮人现在玩命地到处找他。
那些人扬言要“回收”他,妄图把他当做物品一样运输交易。
三好冷笑一声,用力挤压指间刚才割破的口子,血液开始凝固的伤口传来清晰的痛感,让他觉得自己特别清醒。
然而这样来讲就又有一个问题解释不清了。
如果他现在是什么所谓的“国家财产”,他们为什么不编个口令让他自己乖乖走过去。真正能对自己坐到诸如远程监控的人是谁?权限现在在谁的手里?
随后三好在这堆材料中挖掘出了一个让他心情复杂的事实。
当年的结城和有崎晃并没有向他们的资助人毫无保留的交出一切研究成果。为了面对无法控制的特殊情况,“样品”的控制权还暗中保留在提出这项课题的有崎晃手里。而22年前,也就是三好刚满3岁的那一年,有崎晃出了意外,丧失了行事能力。
意外源自于国安局内部信息的泄漏,得知消息败露后的国安局决定用牺牲那两个课题研究者掩盖他们才是本质上作俑者的事实。
当时在德国参加研讨会的有崎晃在酒店里遭到了理论反对者袭击。
三好记得他在这批资料里翻找到了几篇夹杂其中的德语论文。观点与以“进化”为阶梯造就真正人工智能完全相反,并且文章用词犀利,逻辑严密,毫不留情地批驳了人工智能的实现违背了包括人工情感、社会伦理和自然选择的论点。这是个狂热的自然追随者,近乎对他们的每一篇论文都进行了疯狂的反驳。如果他的推断没有出错的话,这个人和他背后的势力,应该就是造成有崎晃遇袭的主谋。
这个当时只有25岁的年轻人,年龄与自己相同的年轻人,他的生命在22年前就已经相当于结束了。
在有崎晃失去行事能力后,唯一可以接手那批“实验样本”最终控制权的人只剩下了结城一个,但他拒绝,这直接导致那一批“实验样本”再也不会受控于任何人,完全成为了拥有自由意志的个体,成为了真正的人。
国安局曾在10年前下达过一次“回收”的命令。那一年三好的“父亲”远走他乡,他在机场遇到了结城教授。
“往前走,绕过2号航站楼,直接从廊桥上出门,到快餐店门口停下。快。”他站在安检入口,看着自己的“父亲”在人流中消失时,有一个冷灰色的身影与他擦肩而过,留下这样一句话。
他回头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背后有一个高大的中年人拄着拐杖,眼神有力至极以至于让他微微颤抖。当时三好只有15岁,他的父母相继离他而去,除了相信以外没有任何选择。
他挤进人流中,不敢回头。他感觉背后有眼神盯得他发慌,有人试图在跟着他。径直穿过了航站楼,从楼梯走上廊桥,最终三好在快餐店门口看见了那个身影以及他的车。
他几经犹豫后上了车,因为如果他不,跟着他到拐角的人马上就会发现自己。
趴在后座上,很快有人来敲车窗玻璃,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问有没有看见一个孩子走过去。驾驶座上的人把贴了黑色窗膜的前车窗开了一条缝,告诉他们没有,然后启动,踩下油门。
那个人就是结城教授。
车看似无目的的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中,最后停在了一个他从未到达过的地方。结城教授下车给他买了个面包,递给他的时候这个严肃地男人勾起嘴角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些。
15岁的三好慢慢接过面包咬了一口,他不确定那时候自己是不是在哭,因为一天的疲惫和惊慌让还是个孩子的他近乎惊慌失措。那个人又给他递了纸巾,不知道是让他擦眼泪还是擦嘴,总之三好屏住呼吸把要从眼眶中流出的水渍都憋了回去。
从那之后到前几天,他再也没有向外人流露出一丝的软弱。
结城教授资助他的学业,带他进入自己的研究所,让他有机会认识D组的其他人。
在近十年后,三好才知道是结城教授竭尽全力给予了自己不可侵犯的自由意志,在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他四处奔走,找寻每一个“样本”的踪迹,相信他们身而为人。
眼眶很热。
十年后,整件事情几乎被遗忘,国安局却又一次突然试图“回收”当年的“样品。他们甚至向风组透露了真正的人工智能的存在,让他们强制带自己回去,还扯进了与此事毫不相干的佐久间。这样的做法近乎愚蠢。
他们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方法,不惜扩大声势,只为了在最短的时间里回收所有的人工智能。
为什么要这样?
三好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性,信息又一次泄露,有其他势力卷进了“人工智能”的争夺中,现在的状况让国安局自己也无法控制。
不排除就是当年袭击了有崎晃的那股势力。
他渐渐把头抬了起来,现在事态越乱,反而对自己越有利。
思考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经历,在脑海中搜寻有关“情感”的记忆,他想到了很多人,D组的成员们,结城教授。
“能与情感上与人类进行正常的互动。”
他还想到了佐久间。
他非常明白,那些现有的“人工智能”是做不到的。眼睫微微地刷了一下,三好觉得自己的脸颊有点烫,心中荡漾起近乎孩子气的喜悦。
他们是他在近乎意外中收获的朋友。
有人在几十年间一直在暗地里帮助他,让他保有自己的自由意志。
还有个人曾经说过会和他“一起面对”,无关乎自己的身份。
他们都是生命中的光和热。
他要为了自己,为了他们活下去。
心志由此坚定,不再混乱。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这次没有停在奇怪的地方

评论(6)
热度(62)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