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授权翻译】甘利一家亲和愉快的D机关(完结)

一  

二  

三 

  

  

*本章字数7000+,肝到两眼发黑,感谢草蛉和六月太太的帮助

*D机关的诸君,你们还真是会哄孩子啊(手动doge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套路

 

三好是不久之后回来的。

朝食堂里面瞥了一眼,那群似乎天生少根筋的间谍们正玩到癫狂……还有艾玛,这个所有人的掌上明珠瞪大着眼睛,被围在最中间。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试图继续往屋里走。

“你们在搞什么?”三好终于忍不住,靠着门框环顾四周,“不觉得很奇怪吗?”

“哎呀我们控制不住嘛。”

实井端着那张永远带笑的脸小声抱怨着,甘利卧倒在地板上,弓着身子笑得不省人事。

三好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他记得这里本应该是一个他们好不容易伪装起来的间谍训练场所,而不应该是现在的这个欢乐幼儿园。

不过甘利很快就从地板上把自己撑了起来,从三好的表情,他就可以意识到对于自己面前这个整个机关里最自傲到自负的人,这个场景肯定是难以接受的。

“你说我们是不是和机关里的人打得太近了?”

那天晚上甘利哄艾玛睡觉,臂弯里的女孩儿在轻轻摇晃中睡得很熟,他盯着这个孩子泛红的脸颊皱起眉头喃喃自语。

也就是从那天之后,甘利一家便开始调整作息,九点整之前必定回到自己的房间。

 

“结城中佐,你打算把那女孩培养成间谍吗?”

例行的任务报告完毕,三好收起平日里脸上有些戏谑的笑容,瞪着他的上司,严肃的抛出了这个对于机关来说至关重要的问题。

“间谍?”结城收起桌山的零星几张文件,“当然不。女人不适合做间谍。”

“那你是想把她嫁给哪个名门望族,让她成为我们的协力者吗?”

“贵族就是用来贬值的,你觉得他们有什么用?即使是,甘利也不会同意的。”

结城中佐把文件摞到一边,对着三好冷笑一声说道。

“那请您回答我,为什么这个女孩会让他们变得如此懦弱不堪。您说过,不要被感情牵绊,但我现在却相反看见了与此相反的景象。”

“是啊。”

结城中佐轻笑了声,那叠文件被甩在桌上,发出一声轻响。

这些文件似乎就是成果报告书。

中佐随意地抽出一张翻看,略略瞥了一眼报告中他们列举的进度。

报告的内容保持着一贯的精准,下笔行文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是田崎和波多野发过来的报告。这两个被你认为被无谓的情感“抓住”的人正提高任务效率,好让自己尽早回国。”

“……不可能,这会让任务变得更加棘手。”

“这种情况下只要其中一个人的目的和动机稍有差异, 整件事都会变得十分麻烦了。”

“这就要看他们的能耐了。我曾监视过他们一次,和以前比起来他们比以前变得成熟了。以这个例子来说,我承认他们虽然‘被情感所牵绊’,但确实没有对任务产生妨碍。”

像是突然说到什么有趣的事般,结城中佐的语气有些缓了下来,语调玩味般的拖长。

……看来以其他角度来说,中佐认为这女孩的存在对整个机关是利多于弊的呢。

三好皱起他秀气的眉头。

“即便如此,他也曾经是个间谍。你明白,我们亦也有‘做掉所有知道得太多的外来者’的规则。”

“毫无疑问这个国家里会掀起一场动摇根基的革命。而我和他签过的契约,会保证他在那时能捧上饭碗。”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结城中佐锐利的眼神代替言语说出含义。谈话也在这个势利的气场下被迫终止。

“……没有,打扰了。”

带着满肚子的气,三好走出了房间。

 

——————————————————————————————————————— 

 

第二天,三好被人跟踪了。

犯人就是那位红发碧蓝眼的小女孩,三好让自己冷静,也许这个孩子只是和他们混多了,在臆想自己是个专业间谍而已。

所以一开始三好选择无视,但是这样的事情要是持续一个礼拜,那即使是三好也会按耐不住。

她到底想干什么?然而,无论他说什么,小女孩都惜字如金。

他绞尽脑汁,最后转头找到她的那位监护人。

“她到底在想什么?”

“你就算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三好在如此模棱两可的答案下迅速地失去耐心,他立即把‘无能’这两大字和甘利对上了脸。

这个小跟踪狂的行为在此之后并未收敛,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放肆。现在这个孩子已经会肆无忌惮地跑到食堂里,端着一本小书坐在他身边津津有味地阅读了。

看来她已经不会再躲躲闪闪偷偷地跟踪他了。

然而直到现在,这个“厚颜无耻”的踪踪狂还是没有和三好说上任何一句话。

真好奇她在想什么,三好用余光睨了一眼艾玛手上正在兴致勃勃看的东西:那是一本法语的世界历史书。

按照他的记忆的话,她的母亲的母语是英语,但艾玛却用日文来和他们沟通,看来他们对这个孩子的栽培倾注了不少的心血啊。 

很快吃饭时间到了,艾玛也就停止这种跟踪行为了,因为现在福本叔叔需要她来帮忙。

艾玛要干得活不仅限孩子能做的家务,因为她还时不时地勇于尝试提升自己。

三好一半窝火一半敬佩地观察她:艾玛出乎意料地做了很多事。

 她的“受欢迎程度”在D机关里已经打破记录飙升到了有史最高。

这样一来,很明显,他们每个人对于艾玛的日常生活都非常照顾。就像三好所知的一样,从田崎开始,机关里的每个人都在潜移默化地给艾玛提供这些“特殊教育”。

所以我们这是亲BAKA天团……是吗?

三好不可能在她面前说出这句话,但他发现这个女孩不但从来不会抱怨,反而每天都高高兴兴做完所有布置下的任务,毫无疑问她是个相当厉害的女孩子呢。

 不过……当初说好的艾玛很怕生呢?

他看着这个小跟踪狂,回想起当初那个怯生生地躲在甘利背后的小女孩。

这都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艾玛也不是完全变了样。至少在面对佐久间的时候,她还像以前那样。

艾玛与佐久间的相处时间和福本一样长,但艾玛看见了这个“眉毛叔叔”后还是很怕。佐久间无奈地几乎快要哭出来。

呀……稍微愉快了一点呢,三好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条弧线。

 

受福本之托,他要去买些东西,艾玛很自然地尾随着他。

小女孩精力旺盛,一路上又跑又跳,也不见得她累着。不过三好仗着两人的相差甚远的腿长,把距离越拉越远。

这样子下去“尾行”就要失败了呢,三好苦笑了一下,看着正在气喘吁吁往前跑的“小跟踪狂”放缓了步子。

 在每天早晨,事态也是和现在差不多的。他碰巧经过机关大门,瞥见了甘利收拾好东西准备工作的身影。

与之同时他也听到艾玛那急促的步伐声由楼的上方跑到楼的下方。

跑吧孩子,继续你那急促又笨重的步伐,我才不会管你会不会摔倒呢。

三好在心里这么想着,果然,艾玛在慌乱之中被楼梯绊倒,和他的预测一模一样。

但他是不会看着这样一个小孩子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的,三好伸出手准备接住艾玛,出乎意料,这个小女孩在他面前完成了一个完美地落体,像个专业体操运动员那样,稳稳的降落,站定,然后还摆出了一个漂亮的定格。

“干得不错,不过下次注意安全。”

甘利的脸上带着骄傲,在迈出大门前看着自己的女儿露出了笑。

最近两岁的小孩子要上天啊。

三好摇摇头,难得地坦诚。

 

三好和这个小跟踪狂的较劲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神永很快又有了新任务,他在离开之前有些哽咽:“我会给你带礼物回来的!千万别忘了我,别忘了神永叔叔啊!”真的挺感人的,不是么。此后生活很快又步入了往日的平静中。然而在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下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三好刚处理好自己手头的差事,在赶回“大东亚文化协会”后,房间里出乎意料地安静。除了弗拉特向他吐着舌头,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挨个查看每个房间,但是哪里都看不到那个小跟踪狂的影子。这就很奇怪了,今天每个人都有事情,所以这个下午艾玛只能自己一个人在这栋大楼里转悠。

“佛拉特!”

三好有些着急了,他像艾玛的宠物狗吹了声口哨。它一定知道艾玛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快走!”

他打开大门,对佛拉特下令用了他几乎是喊的声调,佛拉特没有闲着,立即夺门而出。

三好追着它,心中弥漫出强烈的不安,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那个孩子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佛拉特带着他跑向河岸边得堤坝,艾玛经常跑去那里玩,这点三好知道。

河岸上很快出现了人影。三好首先看到了艾玛那一头醒目的红发,一个日本男人扛着她,脸刻意用帽子遮去了一大半。艾玛笑得很开心,三好伸出一只手搭在他起伏的胸口上,长吁一口气,还好,眼下艾玛的处境还并不危险。

“艾玛!”

三好地叫出她的名字,好让那个不识好歹的人贩子识相一点,艾玛回过头来,向三好远远地投来目光。与此同时,那个绑架者也注意到了身后三好的讯在,他回过头,两人静默着面对面。

当发觉三好像一个令人生畏的愤怒恶魔般向他走来时,那人把艾玛放下,随后抓住帽檐,慢慢脱下了帽。

“三好,好久不见啊。”

当看见帽檐下田崎那个他很是熟悉的迷人微笑时,三好抬起右手,让它高悬在空中。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

田崎白皙的皮肤上浮现出一个深红色的枫叶状轮廓,显得清晰异常。

“我不管现在情况如何让,你应该知道有些玩笑是开不起的。如果现在在这里的是甘利,而不是我的话,我保证这一定不会只是一个耳光这么简单。”

晚上十点整,甘利带着艾玛回到了他们的卧室……这个规矩是先前定好的,但是自从上个月开始,回房间的时间延后了一个小时。

与此同时在那个装修破败的小食堂里,D机关的成员们正挤在一起进行他们例行的睡前谈话。

很快这种“睡前谈话”就会变得有如开年会一般严肃,现在福本、实井、小田切和田崎都已经围着桌边坐好了,随后到来的是刚从屋里出来的甘利。顺带提一下,佐久间见天晚上居然缺席了,简直就是怪事。

发生了今天这个绑架案的误会,艾玛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从最近才回来的田崎转移到了三好的身上,以至于她甚至要求让三好哄她睡觉,因此今天甘利才有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参加“夜谈”的机会。

“好,下面首先有请今天的MVP田崎吱一声。”

“这样说吧,我对于今天的这个误会真的非常抱歉。特别是对三好和甘利,对不起。”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异常清晰。在用神速完成了他的任务后,田崎拖着他的家伙回到大东亚文化中心,看见自己坐在地板上玩得艾玛。田崎抱着无聊地艾玛出门玩,没想到被三好追了上来。更不幸的是,即使田崎已经澄清了方才的那个误会,他的脸上还是狠狠地挨了一下。

然而田崎的坏运气还远远不止于此,深红色的手印仍然印在他的脸上,大家都无恐天下不乱地打听它的来头,田崎摇头,只能声明这只是个不愉快的意外。甘利坐在一边,听到以后勾起嘴角:“如果你真的想绑架她,那你就要当心自己的颈动脉了,对吧?”甘利笑得悻悻的,田崎觉得后颈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在隔壁的卧室里,三好带着艾玛远离这帮不靠谱的大人们,玩得开心着呢。换句话说,今天田崎的遭遇已经成为了他们茶余饭后的开心笑料。

——然而我们今晚“夜谈”的主角还不是田崎先生。 

 “那么现在,我们有请下一位MVP进行他的发言。来啊实井,说两句呗。”

“好吧。我大概能算上小艾玛的人际沟通讲师吧,这样说吧……这件事应该从当初我试着教她‘用沟通化解潜在矛盾’的那个时候说起。我其实一开始真的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有天分,但艾玛学得太快了,她的悟性……我只能说非常惊人。我原本只是想带着她走出阴影,但是你看她的天赋,能遇到这样一个孩子真的是我的荣幸。再来看今天的这件事,我们都知道,艾玛是在试图接近三好,不是吗?软硬兼施,这种做法太漂亮了。现在三好正在哄她睡觉,以后他应该不会再成为把艾玛留在这里的威胁,我们都不用再担心了。依我来看,我们的策略已经奏效了。”

实井的这段发言不短,房间里的D机关成员们,包括甘利在内,全都特别安静地听着。实井语毕,房间里爆发出了欢呼声和接连不断的掌声。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谁来解释一下?”

田崎隐约觉得今天自己被套路了,他看着自己周围兴奋地上蹿下跳地同事们,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现在问已经没什么用了啊,田崎。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拨一个月吧。

“你说我们是不是和机关里的人打得太近了?”

三好的态度还是那样,甘利有些无奈,只好提早把艾玛从餐厅带走。

“不,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嘴角微翘,艾玛的人际沟通讲师实井从角落里走出来,这个个子不高的男人散发出强烈的自信。

“我的任务就是试着开发艾玛的沟通能力,帮她发现身边潜在的盟友。不管艾玛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间谍,这对于她来说都是一个绝佳的锻炼。当艾玛试着把三好往身边拉时,那不仅仅能为她消除这个小威胁,也可以给她一个提升自己能力的机会。”

“你什么意思?”

“三好看上去不太喜欢小孩子,这是个计划中一个令人不安的不稳定因素。甘利,你可是间谍啊,你不觉得三好的现在的存在就像是我们之中的一个叛徒吗?一个二流间谍肯定会选择尽快把这个潜在危险做掉,但你呢?”

“把他变成一个双重间谍。”

之后福本,小田切和神永都毫无疑问地给出了相同的回答。

和我想的一样呢,实井笑了。

“也就是说,我们要把三好变成我们这边的?”

“对。小艾玛是这个计划中作重要的环节,相信我,她一定有机会成功。”

“具体计划是什么?”

相对于福本和小田切他们一贯无动于衷的表情,神永激动地身体前倾,就差爬到桌子上去了。但实井注意到小田切微微抬起眼睛,里面也因为抑制不住地好奇闪着光亮。

“艾玛绝对能摆平三好的。”

“嗯?”

“你们看佐久间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三好他就像猫一样,猫绝对做不到无视一直在它面前晃悠的东西,它会好奇,然后就会发现对方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啊~你们太心机了!”

“但这确实是事实。”

“所以现在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

“我们利用三好那样的特点,让艾玛天天粘着他,他做什么,艾玛就跟着做什么。但是别让艾玛和三好说话,这种事情一定要见好就收,这样才能吊住三好的胃口。”

“任务的有效时间有多长?”

实井顿了一下,以示自己方才话语背后的深意。

“只要等到三好放松警惕就行了……这样说吧,只要三好开始不由自主地叫出‘小艾玛’,我们就赢了。在三好的态度升温后,不需要太严重,我们只需要一件小事情,就可以完全瓦解三好的防线。”

实井压低的声线中带着笑意,这简直就是魔鬼的耳语。

第二天他们就将自己的计划像甘利全盘托出好拉他下海。

与此同时,小艾玛也接受到了她的第一个绝密任务:“一直粘着三好叔叔。”

“在他叫你的名字之前都别和他说话哦,”实井摸了摸艾玛的脑袋,看着那双瞪大的蓝色双眸笑了,“三好叔叔叫你名字的那天,答应我,好好陪他玩玩。”

 

“好吧…… 我的不幸遭遇帮了你们大忙,我很欣慰,大家都懂的,我就不起来欢呼鼓掌了。”

田崎摸着自己还泛红的脸颊苦笑着。

“我们已经就要成功了,但我还是有点担心。艾玛一直很想你,田崎你明天抽点时间多陪她玩一会儿吧。”

“很乐意,就这么说定了。”

因此这个带着深深恶意的“阴谋”就在这个安静地夜晚胜利地落下了帷幕。


第二天清晨,三好满面春风地走进机关食堂,臂弯里的艾玛咧开嘴,用手揪三好的衣领玩。 

充分发挥技能训练的结果,D机关的成员们全都摆出完美地扑克脸,继续他们手头自己的事情。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刚刚踏进食堂的佐久间看着眼前的一幕崩溃得哀嚎,三好皱起眉头,险些给他一个肘击。

三好面对着近乎绝望的佐久间炫耀似的勾起嘴角:“羡慕吧你。”

“因为佐久间先生的原因,艾玛到现在还不能正确地食用筷子吃饭。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将会接手她的礼仪课。”

“什么!”

余光瞥见这一幕,D机关的其他成员们依然保持着刚才的那副扑克脸,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房间里充斥着难能可贵的和平,丝毫看不出那些阴谋诡计的痕迹。

 

几周后,大东亚文化协会的门口响起了匆忙的脚步声。

“我们回来了!”

艾玛放下自己手里的玩具,甩开身后那群休假期间无所事事的D机关成员,最先跑到门口。身后的佛拉特兴奋地叫唤,其余的成员们跟着这个小家伙来到门口,听见了他们熟悉的声音。

已经完成了任务的神永和波多野站在门后,两个人因为搬着一个可以说是巨大的纸箱子而浑身是汗。

“欢迎回家!”

艾玛伸出双臂试图把他们都抱住。

看着那蹲下身来拥抱艾玛的那两个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同样的感慨。

“这里还有人在等我们呢,所以我们花了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了。”

随后是发自内心的几阵笑声。

大东亚文化协会已经渐渐成为了他们的家,成为了他们的归宿。

 

全员齐聚在此的机会真的很少,所以今天他们叫了个摄影师来。

就连甘利也设法提前完成了工作,好做到真正的“一个都不能少”。当然,在艾玛近乎顽固的请求下,结城中佐也被拉了进来。

摄影师在远处摆弄着那堆设备,那两个刚做完任务回来的男人丝毫看不到疲惫,继续向艾玛喋喋不休。

“即使我暂时的失去了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还是没有说出关于艾玛的一个字!”

“你那算什么!有个变态给我打了这么多,”神永伸出手比划着,“真的有这么多的自白剂!但是我把我的记忆全都封好啦,谁也别想从我这里套到关于小艾玛的半点消息!”

“但我给艾玛带了更多的礼物!”

“你这样说就不厚道了啊!没听说过礼轻情意重吗!”

波多野和神永之间的争执朝着低龄儿童吵架拌嘴的方向一去不复返,面对这种情况你也只能站在一旁笑了。

但结城中佐从他们的话里找出了点不一样的东西:“你们买礼物的钱是从哪里拿来的?”

两人的背立刻紧张地直了起来:“当然是从对方那里搜刮来的。”

另一边,艾玛依然对佐久间这个“眉毛叔叔”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佐久间无奈地扶额。

摄像师示意这群还在笑着的人他就要摁下快门了。

甘利和艾玛被围在正中间,心里涌出一阵奇异的感情。

首先是满足,随后夹杂着他说不清的感情,全都随着酸楚的眼角往下滑;胸腔里,心在跳动的地方,溢满了那种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这种感觉绝非是因为不悦,而是因为心里装下了真正有分量的东西。

他真是太满足了。

满足到难以像往常一样呼吸。

当然,此后在每个人拿到照片时,他们都笑话甘利竟然在这种时候还苦着一张脸。

闪光灯闪过,实井突然喊道:“小艾玛。”

坐在他身边的艾玛不解地看着他。

“艾玛在我们之中最喜欢谁?”

实井脸上一片和气地在开玩笑。

“既然大家都在这,我们为什么不搞搞清楚呢?就当是找乐子吧。”

“艾玛是不会嫁给间谍的!”

“好啦好啦,甘利粑粑冷静点。”

“哎呀就是个玩笑,小玩笑而已嘛。”

D机关的大家把他拉回来,甘利沉默了。

她会选择谁?

……是第一个亲近她的波多野?

……是第一个教她什么的田崎?

……是总在厨房里帮助她的福本?

……是和她玩得最多的神永?

……是那个声音温柔使她安然入眠的小田切?

……是教给她可怕技术的实井?

……还是她花了最长时间用来相处的三好?

……连结城中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他并没有考虑佐久间,他仔细地观察是谁得到了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的青睐。

然后……蓝色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粑粑!”

 突如其来的点名让他心跳加速。

感到脸颊的温度急速上升,他两只手摀住脸。

噗通、噗通。

他的心因为这强烈的悸动而快要爆炸了!

……啊,现在的他……

 “……我死而无憾了。”

 没有被提名的大人们则:“呃,二叶亭四迷?”“这不是二叶亭四迷吗?”“这肯定就是二叶亭四迷啊。”“是二叶亭四迷呢。”

这样温暖的嘲笑声,在机关上空久久回响。

---完 感谢你读到这里

    (留下评论关爱摸鱼成性的翻译)


评论(9)
热度(111)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