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 女儿恋爱了,爸爸真的会有“种了好多年的白菜让猪拱了”的感觉吗?

*脑洞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结城霸霸的严肃向知乎体,问题一字不差地源自知乎(只是问题应该没关系吧)

*Drama2 D组警视厅设定,为保证故事情节的连贯性,配合作者其他此设定的文食用风味更佳

 【佐三】 消夏(内含婴儿学步车)

*夹杂少许夕阳红年轻时的故事,以后争取详细写出来

*佐三放烟花虐狗的日常


女儿恋爱了,爸爸真的会有“种了好多年的白菜让猪拱了”的感觉吗?


咳咳,排名第一的姐姐,写的回答好感人!——可是,我比较期待一位正宗的老爸出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觉得,作为岳父,哦不,作为老爸,他的心态和妈妈,姐姐肯定会有些不一样的说


37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

958个回答

————————————————————————————

匿名用户

9人赞同



平时并不经常上网,因此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的年轻人们在想什么。回答这样一个问题的契机很简单,昨天无意间听见办公室里几个年轻的部下围着电脑讨论此事,联想到自己的亲身经历。晚上到家因此难得失眠,今天坐下来仔细回想,决定抽时间记录自己的回答。


落笔之前浏览了题主的要求和其余的答复,其中不妨明智且有建设性的,题主可以仔细参考。比起那些回答,我的答案不过是自己的一些有感而发。


首先希望题主能够理解这个回答中可能存在的冒犯,因为我个人认为这个问法本身就是狭隘的。对于一个父亲而言,无论陷入恋情的是他的女儿还是儿子,在得知他们将来会组建自己的家庭,完成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成长和蜕变时,他的感受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因此个人认为,这不仅是一个针对“女儿”而提出的问题,而应该是一个对于全体年轻人们通用的问题,望题主和各位读者们抱着开放性的眼光看待此事。


那么下面就是我对于此事的一些个人感想了。


进入正题前先说些题外话,我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父亲。我没有结过婚,也基本上没有过类似于你们年轻人所说的“恋爱”经历,情感生活近乎空白。我是一个刑侦工作者,因为工作性质相对特殊,我一直没有考虑过把这些事情纳入人生的规划中。如果真的组建家庭,迫使我在其和工作中做出权衡选择,这对我的家人必定是不公平的。


刚工作的时候我还年轻,是个无所畏惧的毛头小子。在那时我曾经有过一个搭档,相处算是密切,很遗憾他因为事故英年早逝,回想起来距那时竟然已经过去22年了。随着年龄增长我开始追忆前半段人生,或许人老了,看事情就会清楚些。也就是在近十年里,我开始在回忆时隐约察觉到当时我们两个人之间或许存在过某些我们都未能察觉的,超越友情或亲情的感情。这种感觉日复一日地增加,但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这只能成为我毕生的无法弥补的遗憾。


所以我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们不要重蹈覆辙。不要犯下我当年的失误,也不要被像我这样的人辜负了感情。


接下来要谈及的是我的一个部下。从开篇就可以看出我的部下们都比我年轻,那群孩子都非常有个性。如果我和大多数人一样结婚生子,那我的孩子也该长成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了。事情围绕着我一个暂且成为M的部下展开。我承认M的存在对于我来说相当特殊,当看着他从我的得意门生,一步步成长为我的得力助手,最终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时,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成就感。


这类似于一个父亲看着他自己的孩子一点点成长时的心情。


曾经非常认真地思考过,自己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受,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大概和M的性格有直接联系。M这个孩子和我有很多相似之处。他做事永远干净利落,思维缜密且逻辑性强,懂得收敛情感,生活和工作中都独立自主,表现得要强而优秀。M在我面前通常表现得乖巧,偶尔和同事们玩些恶作剧,每天带笑,但其实对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都比较冷淡。这无一不让我想起年轻时的自己,把他和我年轻时的样子重叠起来,我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影子。


M和我太像了,看着他几乎像是在照镜子,因此我很清楚他的优点,但也更清楚他的弱点。他最大的弱点就是过于独立骄傲,习惯性得把所有的东西都自己承担,从来只流露出强大的一面。他忘记了对每个人而言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打个比方吧,就像金属过刚易折,承受太多内心就会千疮百孔。如果这样优秀的孩子像我一样孤独终老,就太过可惜了。


M只是个普通人,他应当去寻找一个可以共同分担的人。在下班回家后有热好的饭菜,有烧好的洗澡水,有个可以一起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伴儿,这才是他应有的生活。


M确实找到了这样一个人,但对方和我想象中出入有点大。


前段时间我们部门因为职位调动来了一个新人,这里暂且称他为S。S在我们这里的定位比较特殊,他的上司和本部门有诸多不和,他算是那边派下来监视我们工作的眼线。因为他这样有政治意味的来历,我们的人刚开始对他都不太待见,然而这个小子自己倒是没什么自觉,混在我们的人中间被玩弄了都反应不过来。我很少这么评价一个人,虽然他是个相当有潜力的年轻人,但当时他给我留下的的第一印象确实糟糕。工作能力不错,加班熬夜也不抱怨,还挺有上进心的,但各种行为都和他的同事们格格不入,完全是个已经被那些条条框框束缚到失去自主思考能力的家伙。


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该庆幸,S其实和我想像的不一样。


从那时起M开始抱着打趣的心态去逗S。我一开始没在意,M的性格我还是多少了解的,他的这种行为就类似于猫玩弄自己掌心里的老鼠。这点很像我,M也很享受控制大局的快感。这种捉弄大概也就是加班打牌的时候坑掉那小子半个月的工资,或者是故意没给他留午饭之类的,最严重的一次也不过是差点让S受了些轻伤而已。我相信M做事很有分寸,他没有把S往火盆子里推的意思,对于这点我向来无需担心。


但也就是从那件是开始,S有些变化了,变得灵光一点了。事实证明,他并非无可救药,年轻人总是有巨大的潜力。经过那件事的敲打,他多少有些开窍了。虽然身上还是带有那种改不掉的耿直,但做事情变得圆滑多了。我比较满意,M比我更满意。


然后事情就是从那时候变得不对劲的。


M开始频繁地在交谈中提及S,称呼对方都用敬称,我当时猜测这里面多少有些玩味的意思,然而说多的,感觉就不对了。我有一次在午休时路过他们的食堂,恰巧看见M和S坐在一起抽烟,其余人则坐在另一边打牌,房间里气氛很奇怪,如果真的要描述的话,就是一股酸味在通风不好的空间里闷着。


S坐得笔直,他向来如此,就算在抽烟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端着的;M坐在他旁边,靠在椅背上,那时候天气还冷,S坐在阴影里,他晒着太阳。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随后推门进去。S被我吓到了(其实我想问问S到底有什么可怕的),立刻战战兢兢地往旁边的座位挪了一格,动作太大碰倒了周围的餐桌,桌腿从瓷砖上划过去发出特别刺耳的声音,食堂里打牌的年轻人们听闻全都皱着眉盯着他。M也看见我了,但他抖落烟灰,收回视线,看似随意地扯住了S的袖口,把他轻轻拉回身边,随即勾起唇笑了。


食堂里传出一阵刻意而为的咳嗽声。


我不清楚年轻人们是怎么想的,总之我出现在那里完全没有什么其他意思,也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当时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房间里的气场很奇怪,但又无法明确地指出来。M弯起食指,在S的手背上敲击两下,S皱着眉头看他,然后以极小的幅度摇了摇头。


“去啊。”M凑过去,朝S耳语,声音不小,刚好让门口的我能听得清楚。S闭眼深呼吸,随后壮胆一样深吸了口烟,站起来,先是身体绷得笔直,然后他朝我程九十度角鞠了一躬。


他心想大概又是玩什么游戏被我们部门的其他人给套路了吧,然而S很快又直起身,开始说话。


我不记得当时他具体说了什么,他结结巴巴很长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只从那些断裂的字句片段中拼出了这样的大致消息。


他和M已经在一起了,希望我允许这样的“办公室恋情”。


我相当地惊讶,很多年都没有那么惊讶过,因为现在已经很少有事情会超乎我的预料。应该是我当时表现得还比较镇静的缘故,那群年轻人很久以后告诉我,当时他们都以为我早就看透了,事实上我并不知情,真的毫不知情。


S和M是两类人,他们能够互相欣赏真的出乎人的意料。


事发突然,但我到底也不是什么性格古板的老头子,他们年轻人的事情我无意出手阻拦。事后我向我们组的其他人打听了,知道了从S跟随我们组第一次会餐开始他们就已经确定了关系,现在已经住在一起了。


原来这么早,他们应该多让我做做心理准备的,年轻人们高估我了。


很好,现在M找到了那个“可以托付的人”,现在他们可以一起吃晚饭,一起看电视,一起洗澡……那还是算了吧。按常理讲我理应收起原先那些出自于私心的担忧,然而从那时开始心里又有了另一种只能用奇异来形容的情绪。


S自此之后一直有意地避免与我单独会面,我对S也有些说不出的看法。并非S不优秀,只是最为一个见证了M部分成长经历的长辈,在我眼里他如此轻易就得到了M,让我心里略微不平衡。


这就像个父亲一样。我竟然可以有这样不理智的情绪波动,这显然出乎了意料。


这件事一直僵着,S也就那样一直躲着我。直到上个星期,M在任务中出事了。他受了不轻的伤,好在并不危及生命,只需要卧床静养。M当时还想继续工作,我勒令他马上回家休息。而那时已经和他同住的S立即被外派跟进工作进度,他们两个人恰好错开了。


工作结束得还算是顺利,连夜整理资料,散伙的时已经是三天后的深夜了。S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时,刚好是凌晨两三点的样子,他和M三天没见面,此时工作的压力解除后,所有的担忧全部爆发出来。我站在办公室的窗前,能清晰地看见S第一个夺门而出,他要赶着回家。


这时候大街上是打不到车的,S就这样在路灯下面攥着拳头,因为焦急轻微地跺脚。过了5分钟,还是没有车开过来,S愣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做出了一件我又没有料到的事情。


他竟然开始沿街跑起来。我看着S的背影,瘦高的小伙子迈开脚步,直接往他公寓的那个方向跑过去,我看着他跑过拐角,然后坐下来,想去喝点茶,有久久没能端起茶杯。


就在他迈开脚步时,S没有半点犹豫。忽略路途,时间,气温和他工作后的疲惫,他没有丝毫动摇,只想用最快的时间回家。


我心里一直悬着的东西就是在那时放下的。


我明白了M为什么会被S所吸引。S是个忠实可靠的人,在他心里M很重要。


S和我不一样,仅仅在这点上我就承认,他做得比我优秀很多。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孤独终老,而他们不会的原因。工作上做得再出色,内心再强大,都无法挽回错过的人,因此我终究是个生活中彻底的失败者,很欣慰这两个孩子和我不一样,他们不会重现我身上的遗憾。


真是太好了。


刚才歇下来,又翻了翻电脑里的照片。因为几乎每天都能看见M这个孩子,所以觉得他在这几年里都没有什么变化,但翻开以前拍的照片,只能感叹时光易逝,M是真的成长了很多。


这种感觉还真的奇怪啊。


所以回到题目上去吧,女儿恋爱了,爸爸真的会有“种了好多年的白菜让猪拱了”的感觉吗?个人感觉一开始多多少少会有一点,道理大家应该也都能体会到,在一个父亲眼里,想“拱”他孩子的,他一个都看不上,谁来他觉得看不顺眼。也只有长辈,说着更直接地说,一个父亲才能体会到这样的心情,巴不得孩子永远是小时候的样子。


但后来这种感觉也就慢慢消失了。


只要找到了对的那个人,哪里又有什么白菜和猪的区别,这是他们新生活的开始。而父亲,在身后望着他们就已经足够了。


编辑于 2016-4-5 收起评论 感谢 分享   收藏 • 没有帮助 • 举报 •  作者保留权利

——————————————————————————————————


匿名评论


谢谢,不会让您失望。 


4月前


-END-感谢你读到这里,留下评论关爱写手


全篇试图模仿结城霸霸的语气我已经要上天了orz

如果还有时间摸鱼,下面有写这2篇知乎体的打算:

【佐三】 有一个猫系/犬系男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结晃】重要的人去世了要怎么走出来

但大概是没有时间摸鱼了吧……




评论(19)
热度(182)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