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 有一个犬系男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又是一个忽如其来的知乎体脑洞,感谢路人大大帮忙修文

*Drama2 D组警视厅设定,同设定的走这里

【佐三】 消夏(内含婴儿学步车)

【佐三】女儿恋爱了,爸爸真的会有“种了好多年的白菜让猪拱了”的感觉吗?

*继续佐三放烟花虐狗的日常

*感谢竹刀鱼太太给我的超级可爱的插图!走这里!一定要看!!!




有一个犬系男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感觉犬男对人都蠢蠢的但是私下里应该挺可爱的吧……


51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

5个回答

————————————————————————————

匿名用户

8人赞同


谢邀。昨天晚上睡觉前收到了朋友的信息,说这个问题最适合我来回答。其实说得没错,我确实挺适合与题主分享一下自己的恋爱经历。因为今天白天轮早班,被家里那位作息规律的催着早早睡了,坐班的时候也没事情可以干,还是动笔写下来吧。


回答前首先要声明,以下都是个人案例,不代表全体情况。如果大家可以接受的话那就请继续往下看(不能接受请直接自行出门右拐留)。


首先我们来看看题主给的问题备注:“犬男对人都蠢蠢的”。个人认为这个题点非常关键,来看下面的几张图


(二哈叼球 jpg.)

(二哈摔倒 jpg.)

(二哈为了叼球而摔倒 jpg.)


所以各位读者们,即使只通过上面的图片我们也可以轻易得推测出,至少是在我眼里,“蠢”就是犬男的最大特点。


今天的主题也就围绕着“蠢”这一点展开。


自我介绍一下,大家可以称我为M,年龄你们自己去猜,目前的工作领域是刑侦。这份工作的性质比较特殊,工作内容也挺奇怪的。任务没派下来的时候我们部门平时也就窝在食堂里打打牌,偶尔出去约饭喝酒,然而一旦接手了新的任务,日夜颠倒加班加点是免不了的,受点伤也并不少见。因此我没怎么想过要认真地去谈一场所谓的“恋爱”,至于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个人对于伴侣的要求确实也比较高,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这份工作。


我有个给予过我很多帮助的上司,他对我从前的这种生活状态似乎有些担忧,不止一次委婉地建议我应该找个人共度余生,而我用他教过我的方法同样婉转地表示拒绝。


恋爱,甚至婚姻,这是两个人共同的事情。以我现在的状态,我很清楚自己其实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承担两人当中属于我的那一份责任,双方付出不均等,那这段恋情必定从一开始就不会有结果,这对对方而言必定会是伤害。


不能善始善终,那不如从不开始。


我当时的心态就是上面那样的。一个人生活相对自由,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吃东西没有人管你,熬夜不会有人管你,心情不好的时候选择坐在阳台上吹风喝酒更不会有人管你。当然就像刚才说的,人总有低谷,那个时候的我做法就是把这些东西拼命往心里塞,第二天若无其事地重新带着笑容走出家门。


生活如此往复,我觉得自己的余生如果不出意外也应当这样度过。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异常重要的转折。


前段时间因为职位调动我们部门来了一个新人S。我和S的第一次见面就在那天早晨,他在办公楼里迷了路,顺着门牌号找我们的办公室,最后晕头转向地蹲在门口,胃疼一样,脸色特别难看。我顺手开了门,结果S差点顺着门打开的方向倒进来砸在我脚上。接下来我记得很清楚,我们的第一句对话。


“不好意思我好像走错了。”


呵,我就知道是这样。S得知我们这个破地方就是他即将工作的部门时,给出的反应和以往来这里的人没什么差别。在此之前我也已经知道S的上司和我们部门长期不和,他大概就是借着职务调动之名被派到这里试图抓住我们的什么“把柄”的。我看着他站在那里,错愕地把目光投在我脸上,S先生,你非常没礼貌啊。


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是完全可以给S一个下马威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那样做。出乎意料的,我用敬语回答了他。


“你没走错,S先生。”


故意把称呼说得很重,这句话的讽刺意味很重。但S先生好像一点都没感觉出来,反而向我呈九十度鞠了一躬。


“那请多指教了。”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几乎天天看着这个比较蠢的S先生被自己的同事们各种玩弄,在心情好的时候我自己也会去插一手,骗走他半个月的工资什么的,不算太严重,对吧。但是S先生也不是那样榆木脑袋,至少他的工作能力不错,就算加班熬夜被骗工资也不抱怨,也不是我想象中那种抓紧各种机会向他原来的上级各种报告企图阴我们一脚的小人。


这种人耍起来既不会因为难度系数太低而失去成就感,也不会因为难度系数太高而花费我太多的经历。这么说吧,就是只要你轻轻一撩拨,那边马上就会有有趣的反应,这种感觉确实让人觉得心情愉快不少,我也就每天继续逗他。


然而有一天我差点玩脱了。


具体过程我不能向你们叙述。总之事情的大体经过就是因为我做得太过了,S差一点出事故。


当时S大可以不按照我的指示直接回来,但是他居然真的耿直地去做了。还好在当时的情况下S表现得相当精明,因为他这次任务最终得以顺利收尾。


事后我其实挺自责,觉得经过这件事以后内心再强大的人都会试着从我们部门逃走吧。又一次出乎意料,S选择留了下来,而且他变了,变得更好了。他似乎是开窍了,虽然身上还是带有那种改不掉的耿直,但做事情变得干净利索多了。部门里的同事们在慢慢接纳他,我特别满意。


其实当时也没察觉到,就是也不知道自己在满意什么。


从此以后我就不再和S开什么大玩笑了。但是小玩笑还是每天照样有,因为逗他特别有意思嘛。S这个人长得比我高一点,整个人周身散发着一种耿直的蠢,还会皱着眉头看你,就像蹲在家门口的某些大型犬一样。


S看着你的时候异常认真,他在思考时习惯性地皱眉,指间喜欢是不是摆弄着他的打火机。有时候轮到我们一起坐班,到了下午文件什么的都弄好了,就各自发呆。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冬天的下午,办公室里暖气又坏了,难得有太阳照进来,我就把椅子挪到窗户边上,闭着眼睛晒太阳。虽然是闭着眼睛,但耳朵还是听着的,不久之后又脚步声朝这里传过来。


S应该把脚步压低了,大概是以为我睡着了所以不敢出声。我就听着因为地板陈年失修发出的轻微吱呀声混合着他的呼气声一点点靠近,知道脸上的阳光被他挡住一截为之。


S做出的事一向让人出乎意料,这次也不例外。


S走过来把他的外套脱了给我盖上,末了还很用心地把毛边的领口折进去。


当时觉得挺奇怪的,毕竟另外一个男性给你盖衣服什么的……


所以我当即睁开眼睛,就看见S愣在我面前,带着他那种一贯认真的神情。


真是蠢死了。


我以他挡着我的太阳为由,伸手想把他往旁边推。阳光刺眼,我实在看不清楚,结果手指顺着他的眉弓擦了一下。S的眉毛很硬,指腹贴上去有强烈的摩擦感。


气氛有点不对头了。


好在S很快往旁边走开,又把阳光留给了我。


那个时候心说真的还是有点失落的。


回想起来我和S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S貌似很喜欢看着我,我也没有像原先一样反感他了。那个下午我一直闭着眼睛晒太阳,装作睡着了,在心里自己想了不少的东西。S这样的人,女孩子们估计会很喜欢吧,比起我,他显然更有责任感,或许他在今后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以他的家庭为重。


每到这时,S那双眼睛就会浮现在眼前,眼神里带着大型犬那种特有的忠实可靠。


想到最后自己居然心里挺难受,之后不知道为什们躲了S一段时间。


指间S曾将多次试图找我单独聊一聊,我全都没答应,一直躲到了第二次任务结束后部门聚餐。


我的同事里有很多能闹腾的,当时正值开春,工作完成得又很漂亮,那天晚上性质都很高。S通常不和我们出去进行这种活动,那次也跟着一起去,还喝了一点酒。我被两个两个同事灌了几杯酒,因为当时要避着S,没在意他们往酒里兑了什么东西,很快就被灌得力不从心。


完全是意外,那天的情况根本就不符合我一贯的作风。


那天晚上我过得迷迷糊糊,直到S把我扶起来试着给我喂水我才稍微清醒一点。S应该从来没有照顾过人,玻璃杯口磕在嘴唇上很难受。我明确表示现在一点都不想喝水,S就说,那我送你回家。


我拗不过他,在身后的一阵阵口哨声中被他扶着走出了店门。那时候毕竟是初春,夜风不暖和,我打了个喷嚏,当时真是太狼狈。S在我身边,准备再一次脱下他的外套,我按住他的手,告诉他你这样没必要,打个车把我放上去就行了。


然而他执意要送我到家,我有些不耐烦了,吼了他一句,意思类似于“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


这句话说得有点重,我一出口就后悔了。S听了在路中间停下来,不说话,用他的招牌目光看着我。


“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觉得呢?”


很长一段时间没人说话。


“给我一个机会吧。”


如果现在还不懂S是什么意思,我就要被打回小学重修了。心里当即错愕,前几个月和S相处的片段开始一个个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浮现,几乎全都是他那个类似于大型犬盯着你的目光。之所以会下意识地躲着他,也许是因为自己在不自觉中真的变得非常在乎。


我又记起前段时间把S定义为了“忠实可靠”的人,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吗?当时我几乎把自己都吓到了。但继续刚才的思绪,真的和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其实也不差啊。


那天晚上我一定是喝多了,亦或是我的那几个好同事在我的酒里加了类似于自白剂那样奇怪的东西,反正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瞒的了,一起豁出去吧。


我回答他:“好。”


接着S就吻了我,吻技很糟糕,特别生涩,特别蠢。


S松开我,我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干什么,只听到他开始自言自语,说什么“这样不行”,随后拉着我开始飞跑。


当时街上只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还开门,他拿了一罐可乐,还想找些什么,估计没找到,就直接走到收银台掏出了几枚硬币。他看那个店员昏昏欲睡,就搬走了便利店前已经褪色的假花。那估计是圣诞节留下来的装饰品,叶子是尖的,应该是叫什么圣诞红,这不是花,但好歹也是一盆植物。


S拉着我的手腕走出了那个便利店,拉开了那罐可乐。


你们猜S要干什么。


他当然没有喝可乐。他要的不是可乐,而是那个刚好可以穿过一根手指的拉环。随后捧着已经褪色的塑料花,举着那个金属拉环,在我面前单膝跪下。


你们的S先生, 在和我交往仅仅十分钟后,就向我求婚了。


我一定是和他在一起待久了,也变得和他一样蠢,因为我竟然还是答应了。无名指上套着可乐罐上的拉环,然后举着那盆全是灰尘的圣诞红,我和他一起走回了他的公寓,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这完全是我及其冲动做出的决定,但我却从来没有后悔。后来S向我的上司声明了我们两个的情况,我的上司事后找我好好谈了一次,他也问我是否这个决定做得太冲动。我否认了,把这一切归咎于一个美好的意外,S爱上了我,我也恰巧爱上了他。


到现在为止我们一起经历了不少事情,我们会一起吃晚饭,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以及偶尔在单位里虐虐狗,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我们也都受过不轻的伤,很多次险些面对生离死别,这让我们对于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及其的珍惜。


我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


现在S就坐在我的斜对面,刚才我在写东西的时候他还偷偷瞟我,以为我从电脑屏幕里看不见他一样。真的太蠢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他看上去就像在发呆的大型犬,但同时又矛盾地很让人安心。


所以S大概就是那种所谓的犬系男友吗?我不知道现在还称他为“男友”合不合适,难道要叫“犬系伴侣”?更奇怪了好不好,我还是习惯像原来一样称他为S先生。


以上,估计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各位随意看看吧。


编辑于 2016-5-21 收起评论 感谢 分享   收藏 • 没有帮助 • 举报 •  作者保留权利

——————————————————————————————————


-END-感谢你读到这里,留下评论关爱写手

           觉得光是这个设定就可以写出一个系列来……

         


评论(14)
热度(179)
  1. 敖缘凤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