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福切】人浮于食

*严肃认真的厨师paro

*一个小田切迷妹的自我修养(不在沉默中产出,就在沉默中灭亡)

*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

*福本,请你不要耍流氓

*受不了杀鱼这一步骤的妹子注意!!!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

批轮班的夜宵师傅刚下班。负责最后收尾几个清洁工把操作台擦得锃亮,金属台面反射着安全出口指示牌投下的微弱绿光。颠锅炒勺也都泡进了消毒液里,后厨里食材的气味消散殆尽,空气中弥漫的水蒸气的温热潮湿。

此时偌大的厨房里仅有北边一角还亮着白亮的灯光。

小田切身上的厨师制服依旧与工作时一样服帖,卷起的袖口雪白干净,然而面前沾着深浅不一油污的围裙隐瞒不了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将近一整天的事实。

这是一个厨师的基本修养:脏裙净袖。

操作台上的真鲷才从水里捞出来,瞳孔明净透亮,鲜红的鱼尾拍打着案板。小田切伸出左手用拇指食指扣紧鱼头,右手执刀,使刀背斜向下叩击在鱼的脊骨上。这是一种省时间且低痛苦的杀鱼方法,方才还活蹦乱跳的真鲷已经安静的躺下。

整鱼去骨,这是练习了无数遍的操作。以片鱼扇为基础,将刀从脊背处紧贴鱼的脊骨刺划开,翻面,同样的刀法,脊骨刺就与鱼肉分离了,总时长不超过5秒。接着拉出鱼脊,换刀,把脊骨刺与鱼尾相连处剁断,鱼肚里外反转,洗净内脏和鱼血。

还差最后一步,片除两片胸刺。刀锋偏侧,小田切刚要用力,桌角的手机屏幕亮了。

【福本:等我一下,马上就来,今晚不做菜了。】

今天的夜宵异常多,福本为此加班了。算上换干净工作服的时间,所谓的“马上”估计还要有十分钟左右。

把这条鱼处理完绰绰有余。

小田切低下头,继续手头未尽的工作。不过就在此时,身后的大门被从外向内推开,推门的人用力很大,门边打在墙面上发出不小的响声。

说好的还有一会儿。

侧过来的刀锋因为方才那一声出人意料的碰撞向上提起,小田切下意识地移走左手,但是太晚了。

手心里的疼痛是过了几秒才传过来的,那时血已经顺着指缝滴到了白色的地板上,氤氲着水汽和很淡的鱼腥的空气里多出了浓烈的血腥味。

小田切听见了身后急切的脚步声。

福本你跑什么,他想,随后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年前的画面。

————————————————————————

从医务室走回来的小田切左手近乎失去直觉。最后一批夜宵师傅也已经下班了,他站在空荡荡的准备室门口,看着操作台上的三大筐紫皮洋葱。

方才被割破的左手隐隐作痛,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卷起袖口,迈了进去。

他现在是西餐厨房储备准备区的员工,工作只有一个,那就是基础切分。

一个月前,他刚刚因为指出一家与自己单位有所“协议”的餐馆中餐饮质量有问题而被原本工作的食品卫生管理局开除。他以为自己会过上一段待业的生活,但被解雇当天,就有一个看上去五十余岁的中年人聘请他去他的餐厅工作。

他本以为是工作内容会停留在行政方面,但事实上,那个叫结城的男人希望他待在厨房里。

几乎没有下过厨房的小田切花了这整整一个月学习如何使用那些有着美丽但怪异弧度的西餐刀,但直到现在,他切出来的东西还是有一半都不合格。

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拉他这样一个“赔钱货”做厨师。他除了为人老实一点,味觉灵敏一点,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他还记得今天早晨,那个叫三好的厨师像机器一样挥着刀叉把他面前那盆洋葱碎里不合格的剔除出来,当盆里只剩下不到一半时,对着他露出戏谑的笑容。对面的波多野幸灾乐祸的把剔骨刀刺进砧板里,端着调味料在经过自己时不知有意无意撞了撞他握着刀的右手。

三好有精细的刀工,波多野偏爱大火炙烤,实井擅长将最普通的食材做到极致,甘利的调味激起人全身的感官,神永的点心从来讨女人们的欢心,他还见过田崎一人面对四个煎锅,变魔术似的花一份时间做出四份不同的菜品。

只有角落里的那个擅长调制汤料的福本小田切还不甚熟悉。

总之这个厨房里都是一群怪物。

小田切觉得自己在那群人面前显然表现得非常自卑,并不是因为他本身是个软弱而胆小的人,而是因为那群人身上的气场太过强大了。

所以现在他从零开始,即使不能做到和他们一样,也要争取维护自己作为一个厨师的尊严。

他用受伤的左手抵住光滑的洋葱,右手提起了刀。

洋葱的味道很快激出了生理性的泪水,小田切提起手腕用袖口擦了一下。

已经切了100个。他开始忍不住有些烦躁,他看着刀起刀落,切在这种球形的蔬菜上,拉出长条。

随后是200个,胳膊和手已经酸痛不已,但是那种反应机制也渐渐形成,他不用去思考,完全凭借着肌肉的记忆下刀。可以说现在切菜的是刀,而不是小田切他自己。

300个,400个,500个。

500个,已经是他现在的极限了。右手连提刀的力气都不剩下,左手的绷带上有血迹渗出,两臂的肌肉都是僵硬的。口干舌燥,小田切用手背去蹭眼睛,眼角是干的。

连生理性的泪水都流光了。

撑着桌子,小田切觉得自己在这么切下去一定会在后厨里猝死。他低下头,闭上眼睛,觉得脑袋里有水在荡阿荡。

然后他听见了身后门锁转动的声音。

方才还在休息状态下的小田切下意识地警觉起来,这种时候厨房里应该没有一个人了才对。

“谁?”他向门口喊去,没有注意到现在自己的样子很狼狈。

关紧的门没有给他回答。

他提着刀往门口走,门锁还在转动。

手握门把手,屏息凝神,然后在瞬间开门,把刀架在不速之客的脖子上。

门口的男人穿着厨师制服,比小田切高不少。眼角下垂,显得有些疲惫。此时被刀架着没有显示出一点慌乱,他伸手,握住刀把,把那把刀从双手已经脱力的小田切那里拿过来。

小田切愣住了,这个人是福本。这么晚了他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看见灯还亮着,”高个子男人往厨房里走,卷起袖子,“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他拿着那把中号的西餐刀,站在操作台前,盯着那几大盆洋葱碎愣了几秒,接着用刀尖把那些在小田切已经切得相当不错的洋葱碎里浑水摸鱼的不合格品挑了出来。

没有早晨三好那么过分,但也挑出了小半盆。

福本把刀放回案板上,转过身来望着呆在门口的小田切:“谢谢你帮我开门,做得还不错。”随后做出了示意小田切朝他那边去的手势。

小田切向着操作台走回来,他走得很慢,因为两个人之间貌似浮动着很奇怪的气团。然而就算走得再慢,十米的距离很快也走完了,小田切看着福本,头需要微微仰起。他已经很累了,这样一来后颈有些酸痛。

随后让他很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有些寡言的大厨福本伸手拿了筐里的一颗洋葱,接着抓住了小田切的左手。早晨他伤了那只手,此刻福本带着他用左手摁住洋葱,伤口刺痛。福本感到他瑟缩了一下,又看了看渗血的纱布,减小了力度。下一秒小田切的右手上也多着了陌生的触感,福本握着他的手,他的手握着刀。

福本这是打算帮我?

他站在小田切身后,两个大男人贴在一起显得很尴尬,虽然这个姿势真的非常奇怪,但当小田切明白了福本要做什么时,心里更多的是感激。

就在几秒钟之后刀光开始闪动。

小田切还没来得及反应,一盘整齐地洋葱碎凭空冒出来一样,摆在他们的面前,而那些多余的碎末还粘在明晃晃的刀刃上。福本把那把刀竖在他的面前,小田切有点颤抖,然后竖起右手食指,把粘在刀上的碎屑擦掉,然后推进了操作台下的垃圾桶里。

接着福本的手掌覆在小田切的右手上,帮他摆好了正确地拿刀姿势。刀的位置是对的,只要微微向下用力,就能切出很漂亮的洋葱碎来。

确实省力很多。刀刃的弧度贴合洋葱的表面切下去,先是竖切,然后码整齐,换方向。福本还是面无表情,用自己的左手又塞了一个洋葱到刀刃下方,抓住小田切的手使他五指微微弯曲。

小田切是明白的,只是在体会要切的食材的形状。手里的洋葱有些凉,隔着纱布也能感觉得到,并不是完美地球体,有些扁平,但也更方便下刀。

继续下刀,福本带着他又切了100个,觉得他摸到了门道,便把手松开,往后退了一步。此时小田切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汗湿了。

面前的洋葱碎堆成小山一样的一堆,每一个都很完美。

“剩下的你自己试试。”福本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盯着正准备握刀的新手厨师,叹了口气。

“腰挺起来,”他摇着头在小田切的腰上拍了一下,然后在操作台上放下了一个饭盒,“先吃了夜宵再切。”

透明的饭盒里有两个纸杯蛋糕,还是热的,饭盒内壁站着一层水珠。

请自己吃东西?小田切不知道在这么严格的一个厨房里还可以明目张胆地偷吃。

“吃啊。”福本端起饭盒,在他面前打开,取出一个,直接递到小田切嘴边。

小田切被吓到了,下意识往后退,结果腰抵在了金属操作台上。纸杯蛋糕闻起来很好,大麦和糖浆的味道很浓郁,上面还铺着一层深红色的酱。

果香味,樱桃味最重,随后扑面而来的是层次不甚分明的杂果甜香。

说实在的小田切真的是饿坏了,首先因为工作进度问题错过了下午的员工餐,有进行了大量的体力劳动,如果不补充所需的能量不过多久身体就会垮掉。

而现在摆在面前的纸杯蛋糕,高热量,高糖分。

经历了内心的挣扎后,小田切还是决定咬了一口。

这绝对是他吃过最好的纸杯蛋糕。

在当厨师之前小田切的薪水不高,仅仅达到温饱。现在咬在嘴里的东西,首先的味道是甜,无论是顶料上的杂果樱桃酱还是蛋糕里揉进的糖浆,扑面而来的先是甜味,但接着的酸马上把就要溢出来的甜味压住了,果酱里加了柠檬,丰富了整个点心的层次,最后的点睛之笔是蛋糕里的大麦,微苦,收尾。

这种东西是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全是波多野藏起来的东西。”

福本看着小田切吃蛋糕,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后者差点把自己噎到。

小田切想象着那个不可貌相的小个子厨师,觉得后背发凉。

福本愣住了,但很快回过神来。小田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好像看到了这个平常沉默寡言且面无表情的厨师笑了。

“凡是波多野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随便吃,他不知道的。”

福本把另一个蛋糕也取出来,接着而是先抓起台面清洁剂和抹布,仔仔细细地把切过菜的台面擦干净,把边角料和掉下的蛋糕渣一起推进垃圾桶里,用刀背抵了抵小田切的袖口。

“切菜的时候把手夹在身体两侧,夹紧,否则锋刀热铁容易受伤,”他指了指小田切的左手,“并且保持袖口干净,厨师格言:脏裙净袖。”

“真的很感谢。”

“没关系,明天晚上我还来,切这个。”

福本拿起空饭盒朝门外走去,随手朝案板上扔了一个没削皮的土豆。

———————————————————————

“没关系。帮我拿餐巾过来。”

小田切把手指拢住,右手捏紧伤口。在福本从门口跑进来的这十米距离里,他回忆了从上一次划伤自己的手到现在,每一个和福本泡在厨房里的晚上。从最简单的基础切分到后来的每天晚上一道菜,他不知道福本有什么企图,只觉得自己异常感谢这个人。不是他的话自己估计连这里的切菜工都当不了。

从门口大步迈过来的福本看着小田切不慎受伤的左手,取下他搭在围裙边上的餐巾,先垫在伤口处,随即从他带来的纸袋里取出了一瓶透明的液体。

“可能会疼。”

液体滴在那道伤口上时果不其然传来了刺痛,小田切意识到冲洗自己伤口的是酒精。血水被冲淡,略微透明的猩红色顺着白色的袖口往下流。

接着瓶口碰到了他的嘴唇,还带着血腥味。瓶身微微翘起,福本试着让小田切喝一点。

一直以来,小田切以为这种做法只可能发生在老电影里的斯拉夫人身上。而他现在昂起头,酒精顺着喉咙往下烧,整个人异常地暖和。酒液绵密顺滑、优雅柔和,很快口腔里就有了回味,甜的。

小田切放下细长的酒瓶,抬起完好的右手,用袖口擦了擦方才顺着嘴角滑下的血和酒精的混合物。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的下颌线条很硬朗,抬起头时为擦净的浅色液体划过喉结处,以至于这幅场景竟有些被白桦木过滤似的的、纯净但情色的味道……

于此同时福本已经用干净的餐巾把他的左手裹好了。伤口虽然长,但是不深,血很快止住,白色的餐巾上只氤出隐隐的红色出血点。

“我已经告诉过你今天不用再做菜。”

“你发短信之前我已经在准备了。”

福本站起来,把阴影完全覆盖在他身上,而还蹲在地上的小田切抬头看着他,眼神一贯的真诚坦率。

坦率到可爱的地步。

他叹了一口气,附身拎起刚才那瓶已经被倒了一小半的酒,在小田切面前晃了一下。透明的瓶身上有浅蓝色的花纹,瓶身瓶颈交界处灰色的飞鸟图案浮在玻璃上。

“灰雁?”小田切不敢相信刚才福本徒手倒掉了半瓶灰雁伏特加,而自己就像喝水一样,轻松平常地把它咽了下去。

“原本打算和你一起喝的,不在这里,出去喝。”福本搭着他的右臂拉他起来,比他矮一些的小田切靠在操作台边看着他。现在自己的影子完全完全覆盖在他身上,这让他有一种奇妙的满足和胜利的感觉。

这一年……怎么说呢。

福本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小田切说清楚。

“今天晚上我打算约你出去。”他决定和自己新来的那位同事学习一下,一记直球打出去,有没有效果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面前的人身上散发出的味道给他双重的刺激,一如当时在厨房的第一次见面时,这个清汤一般的人让他觉得眼前一亮。

他是个厨师,最擅长的是做汤,对于他来说,理解一个人亦是这样。他的同事们都过于个性,每个人的味道都异常浓烈。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如此清亮的味道让人无法移开视线,至少对他而言是这样的。而后来,他发觉,只要加入简单的调味,清汤就会充满层次,并且更好的发散出自己原本的味道。

他现在要和这个人说清楚,各种意义上……

“无话可说或者想说太多的时候,一个拥抱能解决很多问题。”福本记得神永曾经在闲谈时分享过这样的经验。于是他果断这么做了,早就想这么做了。

在小田切反应过来之前,他圈住他,收紧手臂,把脸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衣物间散发出淡淡的灰雁伏特加味,还有对方自身的味道,类似甘草一样淡然的甜味。

双臂间的身体先是僵硬如石,但很快慢慢变软。

“所以今晚不做菜了,跟我出去可以吗,”福本把那个想要转过身去的身影捞回来,让他面对自己,“我把酒都带来了。”

他的祈使句型似乎让对面的人勾起嘴角。

“这也是波多野藏的吧。”

“不是,自己花工资买的。”

福本听见气流滑过鼻腔的声音,果然笑了啊。

但下一秒小田切就不笑了。

亲吻由上至下滑过他的额头和眉心,触及嘴唇是,这个没有如此经验且方才轻微失血的人几乎趴在了福本身上。

“等一下。”

福本觉得有人在推他,睁眼,小田切在尝试着转过身去。

“我……请让我把那条鱼处理完。”

“然后一起出门?”

没人回话了,小田切面朝操作台,轻轻执刀。福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听见急促的呼吸声,发红的耳根而近在咫尺。

“心情不平静的时候最好不要动刀。”

小田切手上的动作又顿了一下,随后背后隔着一层厨师制服传来一阵温热。福本的手握着他的手,他的手握着刀,手心不经意间出汗,小田切甚至害怕刀会因为摩擦太小滑出去。

“腰挺起来。”

刀尖划过鱼扇两边的胸骨,留下微微泛着粉红的半透明鱼肉。当横刀划出薄厚均匀的鱼片时,后背和手臂上已经完全汗湿了。

要做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但福本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福本?”小田切开口提醒,依然没有回答。

随后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抵在了自己腰间。


-END-    下文因涉及违规内容未能显示嘿嘿嘿

             啊小田切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福本拔刀吧!!!

             写完以后已经不认识“切”这个字了


评论(22)
热度(103)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