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福切】错位

*警报:福切,隐含小田切X西山千鹤的倾向,混乱邪恶赛高

*隐晦的R18描写?小田切的第一次?

*恋母情结可以玩一年


踏进大东亚文化协会破败的大门,距离午夜还有两个小时。

尽管刻意压低脚步,走廊间还是回响着开裂木板相互挤压发出的刺耳声音。所有灯都是暗的,不奇怪,机关里的作息一贯怪异,午夜之前都划入了出门娱乐的时间。

先去了水房,捧上凉水冲淡脸上的温度,随后小田切推开了寝室的木门。

又是一声惨烈的吱呀。

街灯的光亮从窗口投射进来,给他一个男人剪影。

背对着他的人听闻开门声转过身来,靠着床边坐下。

“你准备好了?”

一阵沉默后小田切给了他回答。

“是。”

解开衬衫外包裹的马甲,然后是领口的扣子,手指向下,滑到胸口。很奇怪,触碰过的地方都像是发烫了一般。

“你紧张吗?”对方的声音虽然低沉,但是尾音不可听闻地上翘了一点。

“不。”

衬衫被放在床头,夜风有点凉,身体里有什么在躁动。

对面的人重新站起来,随即两具躯体熨帖在一起,在秋夜里捂出了汗。

无比清醒,脱离梦境。小田切明白,这种所谓的欲望,偶尔被允许,偶尔戳痛你。


他记得还在陆军士官学校时,刚迈进寝室时粉刷地亮白的墙面刺得人眼前一阵恍惚。一切都井然有序,排放整齐的水壶,永远平整的被套,还有严格规定的作息,看上去没有任何东西会滑脱轨道。

但是他也知道,午夜过半后就是不同的景象。

那时候他似乎离成年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在那里度过的第一个晚上仿佛失去了现实和虚幻的边界。

他在睡梦中被什么推醒,迷蒙中一叠近乎被揉烂的纸片塞到了他的手里。

纸片是淡黄色的,不知道这是他原本的颜色,还是被汗液浸透的结果。整间屋子里全是男人,经历了一天的疲惫后散发出的汗味和另一种不知名的味道掺杂在一起熏得他有些头重脚轻。

小田切低头了。

他看到了所谓的“最原始的人性”。

纸片上画的都是女人。她们眉头深锁,看上去很不舒服,或者用痛来形容更加贴切;画面上几乎布满了她们的脸或者某些局部特写。

但他却下意识地追寻被刻意遗漏的那双手,那双脚,或是一道脊椎分明的背影。

他把那叠东西放下,觉得自己很难受,很热。房间里随即传出了压抑的,但幸灾乐祸的笑声。

顺着月光往床脚下看,那里躺着几张卷曲的纸,或者是布,蜷曲着像蒸坏了的面食。

他意识到那股陌生气味的来由。


为什么她们会感受到痛苦?

最快乐的表现是否常常源自于自虐?

就像十余年前的夜晚,露水沾湿深秋的后半夜。他惊醒,发现身边没有人了。

不满十周岁的孩童压抑住心里的惊慌,蹑手蹑脚地穿过宅院,无声无息到像一只小鬼,没有惊扰到任何人的美梦。

宅子的尽头有声音,好奇心驱使着他一点点往前走。

门没关紧,留了一道缝隙。

小田切看到了她始终不忘的画面。

瞬间眯开眼,那道缝隙里的千鹤姐侧过头来,好像在望着你笑,而在其上的男人,那个让见过几面的男人只剩上半身,进军般地前后摆动。

这大概只是个梦,但是经年以来愈发清晰,关于千鹤姐的那抹笑,他想探究原因,即使那抹笑容已经枯萎在了异乡的土地上。

他早已无父无母,他只有千鹤姐。

小田切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在梦里规律的晃荡,像有规律的海潮,他像是还漂浮在母亲子宫内的羊水之中,感觉温暖而安全。

为什么千鹤姐会笑呢。


而现在他将自己打开,让另一个人进来。

没有开灯。先是润滑,不属于生育的所在被一点点撑开。

他闭上眼睛想象着黑暗中另一人的面容,即将硬挺挺地刺痛你。

这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他不介意你和他相比黯淡的过去,两个人彼此赤裸着,感受对方柔软的舌尖和口腔。

他很想吞下那个坚硬之物,穿透十余年来污秽无光的黑洞,填满他,抵达他自己都未曾探索的深邃的地方。

“痛吗。”

“可以,请继续。”

请留在这里,不要出去。街上少有地开过一辆车,车灯从左至右慢慢照亮房间的每一角,最后慢慢消失,一切归于黑暗。玻璃上反射的微光不可能照亮整个黑夜的暗,阴影洒落在他自己的脸上,还有对方的躯体上。

疼,全心全意地疼痛着。但对方的双手有力地环绕着他,他们的胸膛紧紧相贴着,黏腻地汗水全部混合在一起。呼吸,心跳一致,仿佛他们就是不可分离的一个人。

此时此刻他感觉满足,感觉痛。

他想到了千鹤姐的笑,和那些纸上女人的痛苦。极致的痛苦是愉悦的,像是顺着梦境里的海潮,一同前进后退。

对方的手指,带着一点薄茧,一寸寸摩挲过自己的皮肤,他们的嘴唇相互碰撞,扯出一道道易断的线条。对方的一条腿撑成L形,而他的脊背向后完成漂亮的弓,两个人的每条肌肉都拉伸到极致。

他催眠自己,还待在母亲那里,还拉着千鹤姐的手光着脚行走带着清香的田间,加上那一抹笑容,让他彻夜地忘记痛苦。

紧咬着身下的床单,露出相互摩擦的牙齿,对方的动作渐渐加剧,最后在他耳边吞吐一句不知真假的我爱你。

内里如同被填满。

等到对方离开,灯被拧亮,黑暗被暂时地驱逐了。

他们一起喘着气,现在他能看清对方的脸了,就是他,没有错。

小田切接过对方递来的一根烟,含在嘴里没有点燃。

“福本,谢谢你。”

-END-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评论(9)
热度(45)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