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一棵咸菜
网易云音乐ID:啃白菜的骆驼

【佐三】Silver city 18

*中秋节爬起来诈尸,大概没人记得这个坑了吧
*到此为止16章的插叙正式结束,画风突变!

18.
“但事实是,他们可以证明我不是生理学上的人类。”
昨夜的雪已经停了,佐久间、三好和甘利坐在街角的咖啡厅里,玻璃上沾满了呼吸带出的白色雾气。三好说得很平静,就像在讲述一个别人的故事。佐久间低头喝着咖啡,听闻身边的三好这样的一句话,皱起眉头。瓷杯被放回桌面,他握住三好搭在膝头的手,轻轻捏了一下。
甘利全都看在眼里,觉得心里一阵微妙的感慨。风组出现后,大家就都不难猜出这次的事情绝对不是可以简单摆平的小事,但也没有人能想到,这件事能闹到那么大。昨天三好已经用佐久间的账号在聊天频道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帮他脱身的D组成员们,那已然是可以颠覆人生观的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接受这样的事实需要时间,何况是处在事情风口浪尖的三好。
然而三好在他面前表现出他一贯强大的心理素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现在作为一个律师,很欣赏三好就事论事的态度,他知道理性和感性应当分开,明白他们现在要和法庭打交道,然而作为一个朋友,他隐约感到担忧。
如同金属过钢则易折,三好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不可能事事都一个人用理智硬扛着。
但接着让他感慨的是佐久间。
他们两个的手在桌下相握,佐久间把三好往自己身边拉近了一些,顺手推开他面前已经有些凉了的咖啡。近一个月的作息颠倒和高强度工作让他面露倦容,即便如此他依然坐得端正,好让三好把自己斜靠在他身上休息。在很久以前,当D组实验室外三好故意丢出的那只金属鸽子擦着佐久间的头顶飞过,而佐久间直接愣在原地时,他就知道他们不是一路人。但当佐久间对着屏幕帮他们把草稿上的程序一个个敲进电脑,而非以他监督员的身份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时,甘利明白,这是个忠实又可靠的人,和国安局其他的那些以为仰仗着身后权力就能为所欲为的人不一样。
至于三好和佐久间选择缔结婚姻的事实,他一开始觉得有些出乎意料,之后才发现这早就在情理之中。
甘利觉得自己还是挺欣慰的。
他看着自己面前性格各异,然而放在一起就特别和谐的两个人,他苦笑着摇摇头。抽出公文包里的纸和笔,铺在大理石桌面上:“那我们开始吧。”


三好昨天晚上确实跟着佐久间“回家”了。
寒风从狭窄的街道中穿梭而过,使人更加贪恋弥足珍贵的热度。当他缓缓睁开双眼时第一眼就看见了对方直视他的目光时,他发觉自己新生一般。
三好做了自己做过最冲动地一件事,他搭上佐久间的手,毫不犹豫地跟着他走出了这条幽暗无光的小巷,去往他们以前的那个“家”。
不计后果,只跟随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
这才是一个真正“人类”的活法。
为了避免可能发生的意外,佐久间已经提前把家里的东西都打包好了,空旷的客厅里堆叠着几个不大的纸箱子。三好离开后佐久间忙于和风组周旋,家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打理,餐桌上积了一层薄灰,厨房也再也没开过火。佐久间不清楚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无论原先这里的生活气息已经多么薄弱,只要三好和他一起踏进家门,这里的生气就一点点冒出来了。
所谓的“以你归处为家”。他握紧三好的手,把他圈进自己的怀里,对方没有挣脱,双手攀上他的背,隔着大衣传来若有若无的触感。
心里酸楚一下,类似于失而复得的百感交集。
他再也不会把三好弄丢了。
风组的动作很快,他们到家时,门缝里就被塞进了一张传票。经过整个晚上的折腾,风组的行动已经完全暴露,明天一早就会有大小报刊都会登出“赤风车座一年轻男子遭黑衣人围堵”这样的夺人眼球的新闻,虽然事情到最后和风组反而没什么关系了,但这个黑锅给他们背也还算合适。
武力强取已经不可能成功了,他们只能走法律程序。那张传票上的被告方写的是佐久间,案件类型属于财产纠纷。
敢情他们还把三好当作一个物品来看待。
两位当事人的内心已经基本上没什么波澜了,三好斜靠在沙发上,盯着那份传单,佐久间拎出医药箱,帮他检查肩上的伤口。
“你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吗?”酒精涂上曾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时,三好用手抓了一下佐久间的外套,但随即用和往常相同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没有,”佐久间放轻手上的动作,取出消毒纱布缠上伤口,拉着三好示意他躺在自己的腿上休息一会儿,“如果真的有,那就是今晚的超速行驶。”
“没人知道那是你。除此之外,你没有因为这件事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情,”三好侧躺下来,那张传票被他举到眼前,“我也是,在本案可纳入的审理范围内,我从未违法。”
他翻过身,抬起头望着佐久间:”我有我的身份证,户籍证明,出生证明,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在校档案,大学的入学记录,甚至还有医保的记录。这些证件都是真的,我从未参与伪造它们。”
“如果用这些去判断一个人的存在,那没有人可以否认你作为人类的事实。”佐久间把绷带的两头扎好,接上了三好的话,“但这也仅仅是你没有参与其中,风组有数不尽的理由能证明它们是假的。”
“话不能这样说,”三好举起他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举到佐久间面前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我怎么能对别人的行为负责?”
这个想法很妙。
佐久间明白了,只要完全把自己当做一个不了解内幕的局外人,再证明三好可以做到和人类一样运用情感,做到在感性和理性地共同作用下思考,他们就有可能胜诉。
这又是放手一搏,但他们都不后悔。
他们现在需要一个优秀的律师。


“明白了。”甘利盖上笔盖,把笔记本的封面轻轻合上。
“我很乐意帮忙。我们可以先专注于你们手头的这个案子,再向法院申请人身限制令,”甘利用笔尖轻轻敲击台面,“你们还有视频和目击证人可以证明他们已经侵犯了三好的隐私权,而且很可能会继续侵犯到他的人身自由权。”
“但他们有法定授权。”三好耸了一下肩膀,朝佐久间撇了撇嘴。
“如果能证明他们本身的证据不属实,当然申请人身限制令已经足够了,”甘利收起那支笔,手指交叉,”但这个案子肯定会有风险,而且风险只会大不会小。“
“我们清楚。但这个风险可以接受。”佐久间依然没有丝毫的动摇。
“可以,那这个案子我接下来了。”
三个人走出咖啡馆,分别朝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甘利拐弯时回过头,从压低云层到积着薄雪的地面间一片刺目的亮白,三好和佐久间还未走远。风开始刮,地上的冰渣被卷起来,发出咯啦的脆响,那两个人靠得很近,脚步坚定从容。方才观察到一个小细节,三好起身时佐久间搭了一把手,但他伸出的并非是惯用手,而是别扭地用左臂拉起了三好。甘利这才意识到,三好昨天伤了肩膀,为了避免接触伤口,佐久间把伸出的手换了一只。
他们两个间特别亲昵的小动作不多,但仅仅是这个细节就能说服甘利。
他丝毫不怀疑这两个人相爱。
感慨着掏出钥匙打开家门,Emma醒了,从餐厅里小跑出来,伸出两只小手,把甘利抱地紧紧的。
甘利其实有些累,这个案子将耗费他大量的经力,他的当事人们将面临无可估量的风险。这是一个高成本、高风险、回报极有可能等于零的案子。
然而他抱起自己的女儿,抚摸她柔软的发顶,随后印下一个吻。玄关处挂着Emma以前画的图画,孩子用色彩鲜艳的蜡笔用自由的笔触勾勒出一个高个子男人,一只灰色小狗,还有一个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不仅有这些,画面的另一边,还单独地画着一个金发的妇人,和Emma一样有着湛蓝的双眸。
这是一个让甘利尊敬的女人,Emma的亲生母亲。
他看着玻璃相框里的那幅画,口袋里的拳微微握紧,随后又松开。
这场官司是为了三好和佐久间打的,也可以说是为了这个女人,为了他未尽的梦想和心目中真正的司法正义而打的。
他绝对不会退缩。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下一章大概会专门讲讲甘利和艾玛(遥遥无期的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58)
©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 Powered by LOFTER